2011-05-19

孔捷生:連蟑螂都不如的中國孩子

用蟑螂比喻孩子,這話並非我說的,趙連海在毒奶風暴三年後痛心疾首道:「我們的孩子好像連蟑螂都不如!」向乳製品投放三聚氰胺的二十二家企業,曾許諾出資成立「醫療賠償基金」;政府也承諾為三十萬結石寶寶提供免費治療。事隔三年,政府被追問基金會運作和資金流向,官員答覆此為「國家機密」,「不宜公佈」。

據當局查核,汶川難童不是七千多,是五千多,但他們的名字卻一樣是「國家機密」,「不宜公佈」,獨立調查難童數字和名字的譚作人、黃琦、艾未未都被關進大牢;而劉賢斌和冉雲飛坐牢之罪名,據說和「顛覆國家政權」有關。如今那些被活埋的孩子按余秋雨所言,都往生成了「菩薩」,可以安息了,他們的名字不需要記住,這些連蟑螂都不如的孩子,只要記住黨的恩情就行了。

於是想起大陸盲人歌手周雲蓬的《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詞曰:「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艾滋病在血液裏哈哈的笑;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兇光;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中國孩子的爸爸媽媽並非都是怯懦的人,趙連海就是保護小羊的老山羊;淒風苦雨二十二年的「天安門母親」,是一群偉大的母親;鐵石心腸的是這個專制制度,它禁止人民祭奠六四死難者,它強迫震區百姓簽署不得訴諸法律的保證書,否則得不到賑災錢物;它威脅趙連海更改自己的博客,把「以死抗爭」為艾未未仗義執言的誓言吞回肚子裏。是這個制度及其強大的國家暴力機器,讓大多數爸爸媽媽變成怯懦的人,更把他們的孩子變得連蟑螂都不如。

在這個制度下如有人不怯懦,便是「特立獨行」和「桀驁不馴」,必須將他整治得服服貼貼,不肯低頭就把牢底坐穿。更可怕的是,這個制度不但謀殺了父母的親子之情,還要謀殺孩子天真無邪的性靈。在汶川政府紀念地震三周年《因為有了共產黨─愛在汶川》的舞台上,孩子們載歌載舞向黨感恩,宛如一群走向邪惡祭壇的羔羊。最近揚名全國的武漢「五道杠」十三歲學生黃藝博,兩三歲開始每日看央視《新聞聯播》、讀《人民日報》、《參考消息》,官階為中國少先隊武漢市副總隊長,這孩子言談舉止一副官腔和官相,已被毒化入骨。於是想起魯迅所寫:「不可救藥的民族中,一定有許多英雄,專向孩子瞪眼。這些孱頭們!孩子們在瞪眼中長大了,又向別的孩子們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