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10

潘小濤:北京能用錢解決 「沙沙石石」的六四事件嗎?

天安門母親在「六四」22周年前夕發表聲明,透露北京公安今年2月底開始,三度登門造訪其中一名難屬,提出用多少錢才能「解決六四問題」。雖然這只是試探性質,但畢竟是北京當局首次向難屬們「示弱」,意義非比尋常。

22年來,隨着中國經濟實力與日俱增,北京當局也財大氣粗起來,特別是北京奧運之後,再沒需要乞求西方各國之處,於是對外的態度驟然強硬,對內侵犯人權、拘禁異己就更加肆無忌憚了,而對外界批評其人權狀况也會強烈反擊甚至經濟報復。如此強勢之下,北京當局竟一反常態,向天安門母親的難屬提出和解建議,說明什麼呢?

中共高幹部,特別是中南海的現任最高領導層,多經歷或見證過「六四」,心裏都很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也明白到,無論今天的經濟成就多驕人,城市多繁華,都無法掩蓋這段史實:中共當局於1989年6月4日,動用數十萬野戰部隊、使用坦克及自動步槍等重型武器,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北京市民,數以百計甚至千計的平民遇害。

中共對「三.一八慘案」曾義憤填膺

中共對類似的「三.一八慘案」,也曾義憤填膺。1926年3月18日,中共聯同國民黨在北京組織數千人到天安門廣場,抗議日、英、法等國戰艦炮轟天津大沽口,而中國政府(北洋)表現軟弱。示威者之後遊行到段祺瑞的總理府,遭到衛隊開槍,復用鐵棒、砍刀等追殺,造成47死、199人受傷。當時《晨報》以「北平群眾運動空前慘劇國務院衛隊槍擊群眾」作報道;《國民新報》則直指「段祺瑞屠殺愛國民眾」,魯迅的學生劉和珍是死者之一,他在《紀念劉和珍君》中稱之為「民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事後,段祺瑞趕回總理府,看到如此血腥場面,對着學生屍體長跪,日後吃齋懺悔!正因為這次屠殺,激起全國公憤,學界、報界、商界等莫不聲討,北洋政府的合法性蕩然無存。

相對「三.一八慘案」,「六四」屠殺的規模更大、影響更廣,中共背負的血債更重,早晚會受到清算!多年來,他們千方百計淡化「六四」,不僅是一心一意發展經濟,希望以時間去撫平傷口,以功業去換取民眾的信任和支持;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公開力挺「六四」大開殺戒是好事!事實相反,當年被稱為「六四」劊子手的「鄧李楊」,李鵬想出版日記,將「六四」屠城的責任往鄧小平身上推,而楊尚昆家人早年也向海外傳媒放風,指楊尚昆當初是支持趙紫陽的。

「六四」早晚要平反

總之,從沒人公開邀功,說自己在鎮壓中表現出色,即使殺人有功的「共和國衛士」,也早就隱姓埋名,更改檔案,抹去這些「殊功」。因為大家都明白到,宋高宗及秦檜以「莫須有」謀害岳飛,朝野雖噤若寒蟬,但他們最後都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而中共建政後的慘案,被批倒鬥死的右派、賣國賊等,全被平反。「六四」早晚要平反,到時「有功者」必遭清算。既如此,他們又怎會跳出來,往自己身上潑髒水呢?

今年北京公安試圖用錢解決六四問題,說明北京當局有點迫切感,至少說明胡錦濤及溫家寶等現屆領導層,希望藉此讓外界知道,他們也曾嘗試解決問題,以撇清與「六四」的關係,就像他們切割與三峽工程的關係一樣。

不過,中共官員設法與六四劃清界線時,政治智慧欠奉兼目光如豆的特區官員,以及愚不可及的政客,竟開腔為鎮壓辯護。特首曾蔭權前年以中國經濟欣欣向榮來合理化鎮壓;教育局常秘謝凌潔貞日前又以歷史的沙沙石石去形容「六四」;至於呂智偉、陳一諤之流,更不值一提。奇怪的是,總愛對香港問題指指點點的西環,對港人的六四爭論一直都置身事外!

一字記之曰「蠢」

為什麼北京的皇帝未急,香港的太監先群起急之?這就是政治智慧的分別,京官及西環現在努力撇清與六四的關係;相反,愚不可及的港官卻以為有鴻鵠將至,心口寫個勇字為「六四」鎮壓護航,以為這就是專業官僚盡責的表現,必獲北大人賞識,殊不知這是自掘墳墓,形同讓自己雙手抹上枉死者的鮮血。一字記之曰「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