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2

馬國明:江澤民的生與死

「病逝」與國民教育

七月六日黃昏,香港亞洲電視本港台的新聞報道發佈「江澤民病逝」的消息。亞視本港台的報道是獨家消息,本港其他新聞媒體沒有相關的報道,不過網絡世界早已傳出大量有關江澤民病重垂危的消息。日本產經新聞亦在七月七日早上印發號外指江澤民因膀胱癌在北京病逝。但同日中午中國官方新華社發表聲明,譴責亞視發佈「江澤民病逝」的消息是造謠,令人憤慨云。香港亞洲電視一直嚴重虧損,股權多番變動,最新入主亞視的是國內近年湧現的長袖善舞紅色資本家,不少人認為亞視搶先獨家報道「江澤民病逝」的消息來源是來自亞視的最高層。無論如何,「江澤民病逝」的消息跟任何一位國內領導人病逝的消息一樣,是重大的「國家機密」,亞視的新聞主管當然明白事關重大,如果對消息來源沒有把握,不會貿然報道。新華社闢謠的聲明亦耐人尋味,聲明對亞視的報道表示憤慨,但卻足足等了十八小時才表達憤慨,為甚麼不是即時表達?

江澤民病重一事早已在中共慶祝建黨九十週年的慶典上清楚說明了,在慶典上,中共的元老們空群而出,唯獨缺了江澤民這位二○○五年才從中央軍委主席退下來的元老。江澤民已八十四歲,雖然以中共元老的標準而言,不算很老,但中共元老也不能脫離「生老病死」的定律,生病和死亡原是人之常情,如果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是正常的國家,國內的媒體早已清楚報道江澤民為何缺席建黨九十週年的慶典。當然也會報道他患病的情況,甚至會像香港一樣,由主診醫生會見新聞界,親自解說和回答查問。特首曾蔭權在今年的施政報告裡,委派教育局的課程發展處,在中、小學的課程裡,加入國民教育,讓香港年青一代認識中國的發展和中國的國情,增進年青一代的國家認同。曾蔭權的計劃公佈後,課程發展處火速發表了諮詢文件,連具體的教案亦詳盡列明,社會輿論則紛紛指責課程是「洗腦課程」。「江澤民逝世」的新聞報道一事清楚說明,客觀上香港年青一代更逼切須要認清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九七政權移交後最初幾年,中共處理香港事務小心翼翼,盡量不會令人感到中共干預香港事務。第一次「人大釋法」也是由老懵懂的董建華主動向中共提請。但種種跡象顯示,中共已放棄政權移交初年的做法,對香港頻頻作出干預。有人認為中共干預香港事務根本是主權國行使權利而已,並無不妥;殖民統治的年代,遠在倫敦的英國政府亦經常干預香港事務,毋須大驚小怪。問題在於中國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當一個不正常的國家頻頻干預香港事務時,香港亦必定變得不正常。

不正常的……

不妨以第一次「人大釋法」來說明問題,當年香港法律界嚴重抗議「人大釋法」,認為是粗暴干預香港的司法獨立。第一次「人大釋法」推翻香港終審法院有關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居港權的裁決,剝奪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當時香港社會重視的主要是法律界的擔憂,對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居港權一事則不甚了了。除了司法獨立,第一次「人大釋法」的後遺症在過去一、兩年間漸漸浮現。過去一、兩年,香港出現孕婦產子缺乏牀位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香港的出生率下降,按理不應有牀位不足的問題,表面上問題出於大量內地孕婦湧到香港產子,造成牀位不足。這些湧到香港的內地孕婦之中,不少是港人在內地配偶。由於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居港權被第一次「人大釋法」剝奪了,港人在內地的配偶懷孕後不惜一切也要到香港產子,子女才可以取得居港權,不至兩地分隔。政府當年漠視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的權益,今日一味以為嚴格限制內地孕婦到香港產子便能解決問題,完全忽視問題的根源在於一個不正常的國家干預香港事務。「人大釋法」就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才會發生的事,「人大釋法」其實嚴重誤導。人大的全名是人民代表大會,名義上是中國最高的立法機關,功能和地位等同西方國家的議會。但中國不是一個正常國家,西方國家的議會像香港的立法會一樣,會期頻密,個別議案可以日以繼夜,連續討論,議員又可以提出休會辯論。中國的人大每年只有一次會期,完全不能監察行政機關,所謂「人大釋法」並不是在每年僅有一次的人大會期中進行,而不過是由所謂「人大常委會」決定的。「釋法」是解釋香港的基本法,人大不是司法機關,「人大釋法」已有政治凌駕法律的風險,更何況「人大釋法」不過是人大常委釋法。人大常委本身已是政治任命,因此二○一二特首熱門之一的范徐麗泰,雖然未受過法律訓練,對法律的認識不會比普通市民深入,但由於取信於中共中央要員,而獲得委任當了人大常委,有政治須要時便參與「人大釋法」。

香港年青一代的確須要了解中共統治的中國不是一個正常國家,中國大陸是全世界外滙儲備最豐厚的國家,遠遠拋離第二位的日本。但中國大陸的福利設施卻停留在第三世界的水平,醫療設施更是自負盈虧,醫院實行先收費後治病的政策。大批國內孕婦湧到香港產子,原因之一是在香港出生的兒童有權享有香港的各項福利,這些福利全是國內沒有的。香港的社會輿論一度帶有歧視地指責那些貪圖享有香港各項社會福利而專誠到香港產子的人是「蝗蟲」,但真正威脅香港的是中共統治下形成的不正常國家,這個不正常的國家是香港的宗主國,有權干預香港。香港第一任特首便是由「生死未卜」的江澤民親自欽點的,江澤民曾是中國的國家元首,但從國家主席的職位退下後保留中央軍委會主席一職,依然掌握實權。甚至當江澤民從中央軍委會主席一職退下後,他仍然享有「太上皇」的地位,只有一個不正常的國家才會出現這種現象。在一個不正常的國家裡,一位已退休的前國家元首的生與死,便也毫不尋常,引用本港一家報章的標題,這位前國家元首「死去活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