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1

蔡子強:當政客說「我愛你」


有人說,當一個男生故作情深款款的望住一個女生,說「我愛你」的時候,很多時候,這也是騙對方上之前奏。那麼,當一個政客,向公眾說「我愛你」的時候,那又如何呢?

上個禮拜,香港人忽然發現自己被強行沐浴在一片「愛海」當中。

先是周四,長實主席李嘉誠發表疑似「挺唐」言論。當他被問到,較早之前疑似特首候選人、政務司長唐英年,呼籲年輕人反思為何做不到下一個李嘉誠的回應時,首富明顯有備而來,說這是司長「愛香港,愛年輕人」。

之後,另一疑似候選人、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也唯恐後人,趕忙於周日向記者「加碼」說: 「過去30 年一直要求自己愛國家、愛香港,同時愛不同年齡組別、不同階層、不同行業的香港人」。雞皮疙瘩

說真的,聽到這些話之後,我真的立時「毛管都戙了起來」,雞皮疙瘩,渾身不自在。

前幾年,台灣發生過如此的事件。為了激發選民的腎上腺素,陳水扁之流開始把「愛台灣」這樣的肉麻說話掛在嘴唇邊,開口埋口都說「愛台灣」。而對手看到之後,唯恐後人,於是又加碼地說「真正愛台灣」。這邊見狀,心有不甘,於是又再進一步加碼的說「粉身碎骨的愛台灣」。

就是如此,政治修辭學墮入了一種惡性循環,結果只有層層加碼下去,但在愈來愈濫情的情下,印證了經濟學上的「邊際效益遞減律」,大家也變得愈來愈麻木,最後變得無動於中。

政客,就是如此以濫情的修辭,把大家的情感都奪走,讓大家只能活在一個麻木的社會。

你估再下一次,疑似疑似候選人又會怎樣說?繼「愛不同年齡組別、不同階層、不同行業的香港人」之後,可能是「不只是人,連一草一木、一磚一瓦、貓貓狗狗、蟲蟲蟻蟻……我都那麼愛」。

大家都可能有過類似經驗,在演唱會上,偶像歌手以情深款款的chok 樣、電力十足的眼神,以及充滿磁性的聲音,望住台下觀眾說: 「我愛你們!」讓現場情緒上升至沸點。但那只是一個特定場合的迷幻藥、催情劑,在狂歡過後,什麼都煙消雲散。到了明天,當大家再在街上看到同一位偶像,正想一擁上前時,遇上的卻是其保母、工作人員等冰冷和粗壯的手臂。選舉,尤其是港式的小圈子選舉,更是一場等而下之的「秀」。無論,那些疑似候選人今天說幾愛你都好,他朝大局已定,黃袍加身時,大家想再接觸他們,申訴社會的不公義時,碰上的更加是警察的欄杆和胡椒噴霧,以及政府總部所架設起的鐵馬。

蔡子強: 「那些疑似候選人今天說幾愛你都好,他朝大局已定……大家想再接觸他們……碰上的更加是警察的欄杆和胡椒噴霧,以及政府總部所架設起的鐵馬。」

內地近年有所謂「被中產」、「被高鐵」、「被就業」……等詞彙,用來形容當事人的身不由己、無可選擇、被強加諸身上,想不到,如今香港人也要經歷類似的無奈,體會到什麼是「被愛」。

「被愛」

拜託,如果梁先生真的是如此愛心滿瀉的話,請把他的愛省下來,留給劉曉波、譚作人,以及明天將因尋釁滋事罪名上庭的王荔蕻……等等,尤其是仍在囚的中國異見、維權人士,他們更加需要你這位政協常委的愛。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