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8

謝志峰:編輯部又來了一名新人

新任廣播處長上周四上任首日即受港台工會以黑地氈接待,有社會人士認為工會未見鄧忍光先生政績先憤慨,實在太過分。工會的行動誠然絕非友善,但不是向着鄧忍光先生個人,只針對政府的愚蠢政策;抗議在不讓港台成為公共廣播機構下,進而公然漠視公開招聘程序,不顧員工士氣,一再空降政務官控制港台,排擠有經驗有專業知識的港台同事合理合情晉升。試問服務港台快將一輩子,平和得如周恩來,技兼台前幕後,顧及內外關係的老臣戴健文都不能容納,到底政府的用人標準在哪?是否真的「誰都可以,港台內部除外」?空降又置同事對政府的歸屬感何在?港台高層人員面對多番空降,已笑稱每次開會都在辦「處長訓練班」,此言或有點過分,但面對連番行外人坐莊,其無奈之情,溢於言表。

港台同事爭取公共廣播多年,絕非為個人或機構的利益出發,其實愈爭取,離名利愈遠;但我們依然義無反顧,為的只不過想通過言論自由,傳媒監察等現代社會機制,幫助社會達至真正的和諧共融,但這簡單率直的理念,卻在政府的虛怯情緒下,屢遭懷疑打壓。港台多年紛紛揚揚,完全在於員工價值取態立場,絕少涉及個人或職系福利升遷,這些雷鋒式的人民公僕心態,難道不值得一點尊重?

港台員工非為個人福利

難道真要如小部分極左人士說要把港台變成一條政府的哈吧狗才算人心回歸嗎?前總理朱鎔基10年前就說:「我非常重視香港的輿論。在內地的報紙上找不到罵我的文章,香港報紙上這類文章就多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以針砭自已。批評可以尖銳,這是新聞自由,但最好不要刻薄、謾罵、挖苦……去年(2000年)香港有家報紙說我是『黑手黨』的『教父』,我一笑置之。」再看看日前溫家寶總理所說「從制度上改變權力過分集中而又得不到制約的狀况,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和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我想兩名總理這段話對目前香港當官的,做傳媒的,身為讀者的都仍有參考價值,好好思考行事分寸,否則今後爭拗只會層出不窮」。設立公共廣播機構,不就是制約權力的方法之一?難道香港作為全國最發達地區,卻沒有勇氣為現代文明,走出這一小步嗎?我們祖先百年內前仆後繼,推翻封建皇朝,驅除外敵,建立共和,力拼經濟,研發科學,下一步不就是促進良好管治嗎?良好管治沒有傳媒監督政府,行嗎?香港作為全國最發達地方若都不擔當這工作,我們是愧對先烈,也交代不了下一代。香港官員,我們的預視能力真這麽不濟?還是沒有勇氣?

今後員工與任鄧處長的關係,其實很簡單,所謂「德不孤必有鄰」,只要管方高層將來的政策目標符合公共利益,無損香港核心價值,手法是開明布公的,則自然得到同事的尊重支持,否則必然遭至常理的懷疑、質詢及抗拒。

看鄧忍光先生上班第一天一腳踏上黑地氈,立即巡視部門,不管你白衫黑衫,逢人微笑握手,足見他有一度氣量手腕;我所接觸的同事,除了示威時高叫口號外,其餘與處長相見,均一秉辦公室倫理,坦承專業地滙報工作,展開了第一輪良性互動。

傅小慧離任獲百人設宴送行

這點,鄧先生多少應感謝他的前二任政務官傅小慧小姐,回想她當年在會議中,被200多名同事不留餘地逼迫的情景,真是我見猶憐。但傅小姐離任時卻獲近百人設宴送行;港台中人真是否與人為難?恐怕也繫於雙方一念之間。現任政務官梁松泰先生其實也能與同事共處不錯,就是遇上司徒華先生去世,他個人直接指令港台新媒體網站不要轉播華叔安息彌撒後,被指摘一頓外,似無特別事端。

但這次事件則明顯突出編輯員工與政務官的天生衝突本質,也就是這本質,令工會未見政績就反對政務官空降。今後鄧處長與同事關係似乎也脫離不了這類矛盾模式。彼此是否能化戾氣為祥和,觀乎雙方智慧和大環境是鬆是緊吧!

面對新政務官,同事抗議後下回合怎辦?我覺得應堅守崗位,因為上層領導方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每個寫稿和廣播的同事,能否恪守社會整體利益,堅持普世文明價值,遵奉專業守則,凡事客觀持平,容納正反意見,做到不黨不私不賣不盲。能如此自然受人尊重,嬴得別人及社會支持。

每一支筆,每一張嘴,每一個腦袋,才是媒體的生命之本,自己不放棄,誰能小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