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6

林茵:當選舉變成揀爛蘋果

日月報專訊】台灣著名評論家南方朔提醒台灣選民,不要甘做政黨對立下的一面棋子「含淚投票」。
回看香港,今屆區選泛民大分裂,多年來供應民主派鐵票的市民今日都非常煩惱——民主黨與人民力量互斥對方是「民建聯B隊」,應該信誰?
公民黨和社民連似乎最堅守人權法治等基本價值,惜參選人甚少。報稱獨立、實質有親建制社團支持的候選人四處插旗,忠奸難辨。
在很多選區,追求民主的香港選民都感到「揀唔落手」。
面前都是爛蘋果,如何判斷誰才是沒那麼爛的一個?
全都一樣爛的話,投白票亦是一種表態嗎?
有些人連煩惱都沒資格,因為所屬選區已被建制派自動當選了。
仍有機會投票的他們,細述了各自的處境、考慮因素和抉擇。
在得票結果的數字以外,讓我們看看一張選票背後要表達的是什麼。

小為 80後 網絡創作人
屯門 景峰選區

1. 何杏梅 民主黨(現任)
2. 崔君毅 自由黨
3. 黎樂民 人民力量

票一定要投,是為了告訴政府,香港是屬於人民的,我哋有份、我哋關注。但面對一堆爛蘋果揀唔落手時,投白票也很合理,這是要告訴候選人他們太爛了,是揀唔落手的一種表態。

過去都有投票,不過比較盲摸摸,其實我是近年才搞清楚怎樣分建制派和泛民,不過我也是從來不投民建聯的。區選我首要考慮的是政黨背景,然後才是地區工作。這次3個候選人中,自由黨是搵錢黨,我好憎商人,所以一定不會投。人民力量,我唔知點解硬係覺得有點恐怖,可能他們太激動了,而且他們那位候選人我完全不認識,又無見他拉票,好難相信他會為地區做些什麼事。

民主黨的何杏梅,我相信我投不投她都會連任的。對於投給民主黨候選人,我也覺得有點矛盾,因為他們在政改問題上是有不對的地方,但我又不認為就此要否定所有的黨員,畢竟他們在地區層面也有過貢獻,而政改應該是一班黨內大佬的決定,是否要一併「懲罰」下面啲?以何杏梅個人在地區上的貢獻來說,我不會說她是爛蘋果;但以她所屬的政黨在民主發展方面看來,就是。現在我不清楚投票給她對民主的影響有多大,所以仍在投她還是投白票之間猶豫。

庫斯克 70後 教師
深水埗 美孚南選區

1. 黃達東 民建聯
2. 陳建浚 獨立
3. 王德全 公民黨(現任)

我不太看地區工作,在這些私人屋苑選區,修橋補路的事情有業主立案法團處理,沒多少社區問題要靠區議員,所以選擇時都是看政黨陣營。民建聯是建制的一部分,如果希望社會改變,不可能投他們。

這次我已決定一定會投給公民黨,因為我認同他們在外傭事件上的立場,整件事被建制派抄作和抹黑,他們面對失票危機的時候,我更加要支持。我也欣賞王德全在美孚屏風樓事件上,不怕得罪地產商,為居民出頭,甚至自己做埋第一被告。相比其他候選人,明明是用居民支付的管理費去進行翻新工程,卻攬上身說是自己成功爭取,這些宣傳我覺得很討厭。

很多朋友面對建制派與民主黨的兩難抉擇,剛好沒有發生在我這區。如果只有這兩個選擇,我會看民主黨候選人的個人表現。其實自從民主黨立會選舉打告急牌令何姨姨落選那次,我已覺得佢哋班話事人好有問題。如果是政改一役有份同中聯辦談判那班大佬,我會寧願投白票,還要在他們的名字上蓋一個大交叉;如果只是一般樁腳黨工,我會看他們有沒有地區工作表現。至於政改後退黨的前民主黨員再出選,我是必定會投他以示支持的,我投王德全也是因為認同他這個決定。

Nick Lee 70後 自由工作者
九龍城 何文田選區

1. 鄭利明 獨立
2. 伍精民 公民黨(現任)

其實我有時投票都好兒戲,不是看喜歡哪一個,而是看他有沒有說過或做過一些令我很不喜歡的事情。

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通常都有一定知名度,可以憑他過去的政治取向選擇。區會就不同,候選人形象不明顯。今次的兩個我都不認識,也不清楚他們做過什麼。2號公民黨那位是現任區議員,我對他沒有特別不滿,只是覺得他成功爭取在路邊欄杆上加建的盆栽好核突。其實我相信很多選民所考慮的都是些細微和兒戲的事情,而民主竟然又可以work,是一個奇蹟。

過去選舉我不是次次都會投票,大概一半半。不過因為今年有「超級區議員」可以晉身立會,令我覺得區會選舉的政治影響力有所提升,所以今次一早已決定要投票。雖然知道民主派可能大敗,但我不會受其他區的選情左右,只會考慮自己那區的情况。過去投票我都是民主派的支持者,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投民建聯的人。上次立法會我投票給黃毓民,下一屆我也不介意再投給他,因為我覺得他所謂的激進行為,都是現行議會政治的缺失所逼出來的。

程展緯 70後 創作人、藝術班導師
大埔 船灣選區

1. 盧三勝 獨立(現任)
2. 劉志成 獨立
3. 黃惠棠 獨立

這處是個鄉事勢力的選區,三個候選人都是原居民,但我完全無機會跟他們接觸。我決定投廢票,並在選票上寫我對他們的建議,因為聽說廢票要由各參選人派的代表檢閱,或者是唯一機會表達我的想法。

在鄉事派的選區是不會見到候選人擺街站拉票的,也沒有任何諮詢論壇、答問大會可以跟他們溝通,因為都是動員親友去票站,靠人際關係當選。他們會印好大幅banner,將候選人(即是一個阿伯)的樣子放到整幢兩、三層的村屋那麼高;宣傳品上又會印他們跟某某村長的合照,或者指着一片廢棄空地說會搞好地區發展。

其實他們列出的政績和政綱都一樣。同一條渠有改善工程,大家都說自己有份爭取;大家都是說會關注大埔區的旅遊業發展。現任的盧三勝已連任多次,過往區選我都投他的對手,希望可以有點改變,但最後都是他勝出。這次真的不知道可以投哪個,或許投票日看看在票站是否能碰到候選人,有機會了解他們的話,我再想。

阿兆 40後 退休教師
元朗 頌柏選區

1. 陳偉文 自由黨
2. 謝巨誠 獨立
3. 李子強 獨立
4. 黃卓建 新民黨
5. 楊世昌 民主黨

(新劃分的選區,並無現任區議員)

會投給民主黨候選人。我不覺得要指摘該黨在政改一役上的表現,因為政治是要妥協的,凡是枱底談判都要說成背叛和出賣港人的話,我會覺得很幼稚。而他們當日的妥協的確令雙方各退一步,打破了政改的僵局。反而狙擊他們的人民力量更像「民建聯B隊」,就算沒有這意圖都有這效果。

過往立法會選舉我一定會投泛民候選人,但區選較多考慮地區工作,所以也投過民建聯和建制派支持的獨立候選人。不過今次有「超級區議員」,而且近年都說會逐步下放權力給區會,所以我對他們的政治立場較關注。

本來考慮過1號和4號的,他們都有為社區做過點事,但我不想建制派的勢力進一步擴大,所以決定了投給5號的民主黨。較喜歡5號楊世昌亦因為他02年已開始幫民主黨的黃偉賢做事,而黃偉賢與已故的吳明欽,多年來都在屯門、元朗區做過很多利民工作,所以我對這位年輕人也是有期望的。

Kitty Ho 80後 教育工作者
東區 欣藍選區

1. 黃建興 獨立(現任)
2. 梁俊健 民主黨

掙扎了好久,決定投白票。「含淚投票」給民主黨不是問題,但我在想「含淚」都要有個值得的原因。

公投、政改那些我還可以接受,但他們對於外傭申請居港權上的表態令我徹底失望。不尊重法治、基本人權、少數族裔權利的話,就算有了普選都只是「多數人的暴政」,所以現在再說什麼為了民主發展要投民主黨,我認為是嘥氣。我不可以用手中的選票縱容這些不講基本原則的人,但這一張白票我投得極度無奈。

另一個獨立候選人,我沒十足證據說他是隱形建制派,但上屆競選時和任期內他都與范太關係密切,令我對他的政治背景存疑。過去四年他搞很多服務居民的活動,今次競選也非常落力,笑容可掬地拿着5、6呎高的大banner在路口揮舞,想吸引巴士乘客的目光。

反而空降這區的民主黨候選人,我完全無見過他現身。只見到一條banner和幾張海報,上面寫着「致力推動香港東區欣藍選區發展為一個能合適眾多不同年齡層人士能更安居樂業歸根的現代社區」、「不作浮躁宣傳!不作只聽不行!不作只提不議!」等狗屁不通的中文,我忍不住寫信提醒他要勤力一點。不料他的回覆大剌剌又求其,左一句「見人見智」(又錯字了!),右一句「是否你因一句口號,就不選我呢!」又強調自己在這區雖是空降,在別區卻做過很多事……看到這樣的回信後,我實在說服不了自己把票投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