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3

沈旭暉:沙特阿拉伯足球退步之謎

沙特阿拉伯足球隊曾4次打進世界盃決賽週﹐包括在1994年在徹底看淡的情況下﹐在小組賽贏比利時、贏摩洛哥、僅負荷蘭﹐居然以第一名出線﹐在16強敗於當屆季軍瑞典﹔沙特球員奧華倫(Saed Al Owarain)一人扭過半隊比利時那一球﹐更被列入世界盃經典金球之一。沙特足球產生了不少傳奇﹐例如守門員艾迪耶亞(Mohamed Al-Deayea)是代表國家隊次數最多的紀錄保持者﹐共代表181次﹐沙特球員也曾製造了開賽2秒入球的紀錄。不過闖出名堂後﹐沙特足球的表現卻持續下滑﹐這是為什麼﹖

首先﹐沙特由於擁有伊斯蘭聖城麥加和麥地那﹐被視為穆斯林的聖地﹐宗教影響力無處不在﹐國王也自稱真神的僕人。王室信奉遜尼派最保守的派系瓦哈比教派(Wahhabism)﹐發展體育有諸多限制﹐例如傳統女性不能參加大部份體育項目﹐也不能觀賞比賽﹐並不比塔里班寬鬆多少。雖然伊朗原來也有類似限制﹐但近年對婦女的開放越來越多﹐畢竟伊朗有完善的民主制度﹐伊朗政府內閣也有大量婦女﹐她們足以對體育發聲﹐這在保守的沙特不可能出現。既然有一半人口不能對體育有任何參與﹐沙特的先天缺憾已難以補償。

沙特貧富懸殊的情況十分嚴重﹐王室自然富有﹐但貧民也為數甚多﹐潛在不少社會矛盾﹐不少恐怖主義組織才會源於沙特、才會以推翻腐敗王室為號召﹐而且頗得人心。伊朗雖窮﹐但政府對貧民的照顧比沙特好﹐對體育投資也有較合理監管﹐不像沙特那樣﹐往往浪費金錢﹐又不能改善成績。以沙特的球場為例﹐一般設備極好﹐因為球會主場可能有酋長駕臨﹐但球場的觀眾卻極少﹐窮人負擔不起﹐富人又情願看歐洲賽。

觀眾少的另一原因﹐來自沙特酋長全憑個人喜好的體育投資﹐對此記者摩爾(Alan Moore)在體育雜誌《When Saturday Comes》有詳細分析。由於沙特法律不完善﹐沒有西方那些反壟斷法﹐國內聯賽不少球隊都由共同的酋長班主持有﹐他們為了得到好成績﹐往往在關鍵時刻下令其中一隊讓球。雖然沙特班主們毋須為錢操控賽果﹐其他原因卻令球賽有相同效果﹐觀眾見賽果經常不正常﹐觀賞意欲自然降低。運動員適應了這樣的「國情」﹐到國際比賽﹐才知道自己的實力平日被嚴重高估﹐但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