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14

沈旭暉:《昂山素姬》——北京眼中的「原罪」(下)丈夫與西藏篇

明報-咫尺地球】昂山素姬除了父母的日本、英國、印度聯繫讓北京憂慮,在內地憤青眼中,她的已故丈夫阿里斯博士(Dr. Michael Aris)也是惹火人物。阿里斯博士是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奧學院的南亞研究學者,在校內十分有名(當然也有妻子的原因),雖然早於1999年離世,但筆者在學院時,還是曾和同學一起慕名尋找他的足跡。電影《昂山素姬》有一幕講述阿里斯與學生談不丹文化、家庭價值,其實他同樣為人熟悉的是在西藏研究的角色。至於電影似乎刻意避免觸及西藏,觀眾可自行判斷。

昂山素姬丈夫被批鬥為「藏獨份子」

在憤青的世界觀,阿里斯經常被批鬥為「藏獨份子」、「達賴集團走狗」,這也許與阿里斯本人研究喜馬拉雅文化,喜愛藏傳佛教、同情達賴喇嘛有關,但假如只是如此,帽子也不能扣得這麼穩。原來真切的「證據」,來自一本阿里斯和昂山素姬共同編輯的書:《Tibetan Studies in Honor of Hugh Richardson》,而阿里斯負責寫序,肯定這位「Hugh Richardson」對藏學研究的貢獻,自此兩者被混為一談,上綱上線。

Hugh Richardson無論在學界、還是外交界,確實赫赫有名得,他的漢名是「黎吉生」,早被北京定性為非一般藏獨份子的「藏獨教父」,因為他曾擔任民國時代英國駐西藏的最高代表,在印度獨立後,又代表印度出任駐西藏代表,直到西藏「和平解放」。他對達賴喇嘛完全支持,主張西藏自決,捲入不少北京眼中的分裂行為,例如1947年的熱振活佛被殺事件、1949年的西藏噶厦驅逐漢人事件等,中共建國後,自然被批評為「以學術身份進行政治活動」、陰謀顛覆西藏的「偽學者」。但在西方學術世界,黎吉生著作等身,被普遍尊為整個藏學的奠基人、西方首席「西藏通」,阿里斯作為其同僚,自然深受其影響,這已足以刺激內地的反分裂情緒。何況為黎吉生「樹碑立傳」的還有昂山素姬本人,這更令憤青難以接受。

阿里斯博士曾擔任不丹王室教師

學術身份以外,阿里斯本人也有傳奇經歷,早年並非住家男人。他大學畢業後,曾在印度旁邊的不丹住了六年(1967-1973年),獲旺楚克王室聘請擔任王室子弟的私人教師,這奠定了他「不丹權威」的地位。他也是在這職位任內向昂山素姬求婚,求婚地點是不丹雪山下的虎穴寺,情節極其浪漫,此後二人共同在不丹住了一年既是蜜月、又是公幹的日子,當時昂山素姬也獲聘為不丹外交部調查員。類似經歷,教人想起《安娜與國王》泰王的英格蘭老師安娜、《西藏七年》達賴喇嘛的奧地利老師哈勒、乃至《末代皇帝》溥儀的蘇格蘭老師莊士頓等,舉一反三,阿里斯大概也不會對不丹王室日後的意識形態毫無影響。不丹是目前世上極少數同時與北京和台北都沒有外交關係的獨立國家,形同印度保護國,近年不丹國王宣佈走西方民主道路,這都不為北京所喜。當然,這筆「賬」不能算到昂山素姬頭上,但從上任不丹國王的現代化政策(阿里斯到來時他還是12歲小童)、到現任不丹年青國王在牛津大學畢業的傳承,都依稀看到阿里斯的歷史遺產。

基於上述淵源,昂山素姬被北京視為親美、親英、親印、親日之餘,還加上「親達賴」。雖然昂山素姬避免直接批評北京,但從無掩飾對達賴的崇敬,電影也交代她對緬甸軍政府說,達賴提供了私人醫生讓丈夫到緬甸見最後一面,可見二人相知之情。她和達賴喇嘛的諾貝爾和平獎只相隔一年,評審委員會似乎有意把兩個案例掛鈎,北京自然視為共同施壓。月前南非總統祖馬(相信在北京壓力下)延遲簽發簽證予達賴喇嘛,令達賴錯過了另一諾貝爾獎得主、南非大主教圖圖的八十大壽,也被昂山素姬公開批評。這些姿態,並非歷史往事,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以北京對西藏的思維,很難被按下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