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0

沈旭暉:「名古屋獨立國」的反中國因子(日本系列之四)

明報-咫尺地球】在日本政壇,還有比大阪維新會更激進的地方計劃,中國同被捲入,典型例子來自名古屋。名古屋市屬於愛知縣,古稱尾張藩,為日本中部重鎮,與中國最切身攸關的是它原來與南京結成官方「姊妹城市」,而作為南京大屠殺的現場,南京一直在中日關係扮演重要角色。名古屋原來在國際社會無甚出格行為,直到現任市長河村隆之2009年上台,出現了擴權傾向,對國際事務,特別是中國事務,也有了更多關切。

名古屋中國使館夭折的背後

2010年中日爆發釣魚島撞船事件,日本民情激烈。中國原來購了一塊公地,作為駐名古屋領事館,但名古屋居民在撞船事件後發動抗議,迫使搬遷擱置。中國外交界對此大為不滿,批評日方違反處理外交事務的《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並懷疑是右翼的河村在背後搞小動作,而河村確實公開反對中國購館。

這並非個別事件:同時中國駐新潟要購入新使館,同樣面對日本群眾反對,同樣擱置;數年前一個在仙台市興建「中華街」的計劃,也被仙台市市長梅原克彥牽頭否決,梅原在使館事件中,更親身到新潟聲援,傳授「抗爭」經驗。這系列事件空穴來風,令一些中方官員和學者認為是日本右翼的集體陰謀,以致後來對日本駐華使館搬遷進行同類報復。

中國把河村隆之鎖定為反華分子的導火線出現在今年2月,當時河村代表名古屋,接見南京代表團,公然向對方說南京大屠殺「可能不存在」,並以其當兵的父親當年在南京獲南京人民「歡迎」作為「證據」。這論調出自南京姊妹城市的首長、發表對象又是南京人,中國自然視為惡意挑釁,宣布中止南京與名古屋的「姊妹關係」抗議,其後又拒絕河村拜訪中國駐名古屋領事館。但河村的言論則得到石原慎太郎、曾否認慰安婦被迫入伍的埼玉縣知事上田清司等地方右翼盟友全力支持,風風火火一輪,晉身了「諸侯領袖」之列。

河村隆之雖染指地方外交,但相對其他右翼而言,他更多是一個地方自治派,既沒石原慎太郎那樣的宏大「使命」,也沒橋下徹那樣的大局觀。他當選前,曾長期擔任愛知縣議員,在名古屋一帶有相當民意基礎,當選和連任都得到極大比數支持,他的主要政綱,就是加強地方權力,同時效法橋下徹的「大阪都構想」,也「想」出一個「中京都構想」出來;此前,愛知縣2005年舉行博覽會後,也曾醞釀一個類似的「國際交流大城市圈構想」。在得到國內外注視後,今年2月河村隆之再提出合併鄰近地區的新「構想」:建立「尾張名古屋共和國」,似乎一下提升到「國」的高度,其實是嘩眾取寵,此「國」與我們的理解不同,意思依然是爭取更大地方權利的自治,尚未脫離「中京都」的想法,更非脫離日本,卻似乎希望與東京都、未來「大阪都」等共同進退。

「向中國說不」增地方擴權本錢?

說起「共和國」、「獨立國」,日本地方行政長官似乎頗不避嫌,常將之掛在口邊宣傳。除了河村隆之,神奈川縣知事黑岩祐治不久前也說要成立「神奈川獨立國」,真正意思也是大同小異的自治,據說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也被當地部分人考慮。在同樣拒絕中國使館購地的新潟市,市長篠田昭聯同所屬的新潟縣知事泉田裕彥,也在去年提出擴權的「新潟州構想」,加上新潟沿海剛發現日本境內最大油田,更添其議價本錢。似乎在日本,只要中國威脅論盛行,向中國說不後,就多了地方自治的本錢。這些地方領袖不怕開罪中國,因為他們相信中國資本只要做生意,不會因這些言行而不流入;至於外交後遺症,則不是他們的份內事。就是這不足以讓地方凌駕中央,也足以讓其影響力滲透到鄰近地方,對地方諸侯而言,於願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