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16

傻強:立會選舉無間道——配票機器是怎樣煉成的

表面上看,今屆立法會選舉建制和泛民陣營都一片混戰。事實證明,互相搶票的只是泛民陣型,建制派的配票手法已是爐火純青,背後分票策略有條不紊。在五個區中,王國興、梁美芬、謝偉俊和梁志祥都得以掃走末席,基本上都是選舉當日下午四時後,組織將已能穩奪一席的候選人選票,過戶給他們。

2007年泛民在區議會選舉大敗,一篇「區選無間道」(編按﹕原刊於2007年11月25日「什麼人訪問什麼人」)詳述了建制派選舉機器之厲害,掌握選民資料之精細,在此不贅。跟該文受訪者一樣,我也是一個在建制派工作的民主派,今次讓大家看看我方陣營資源之豐厚,實在是想告訴大家一個可悲的事實——這個選舉遊戲實在是泛民玩不來的。

「阿爺」不在西環

配票要成功,重點在統一指揮、資源調配得宜。是次港島區選舉的操盤人是中聯辦港島工作部部長吳仰偉,我們覲見「阿爺」,不在西環而在上環中旅社,人稱「大樓」。各區部長作風不同,吳部長為人較開明講道理,是以港島區的選舉操作也較為審慎而不張揚。

抱歉我只能稍為「露一手」,拿出來的是中資機構的義工分配圖。光是港島區,已達29間公司、共533人參與。中國銀行最人強馬壯,派出150人,其次為中旅社、廣控和中國海外,各派出40人。

中資機構只是一例,其他數以百計的地區組織、社團協會也有類似分工。在街站幫忙只是表面的工作,他們更重要的任務是向身邊的親友拉票,有些地區領袖可影響區內數百或過千張選票,即等於一個中小型政黨的黨員人數了。除了地區選民,我們當地區工作的,還會收到功能組別選民的資料,同時為功能組別的候選人拉票,可見這一局棋的棋盤有多大。

工聯會的王國興今屆空降港島,形勢不佳,獲派義工160人,比「非直系親屬」葉劉淑儀多一倍。鍾樹根獲派義工數目第二多,達152人,可見組織一開始就沒打算要棄鍾保曾(順便一提,這也證明了自由黨確實不是自己人)。結果,東區山寨王鍾樹根以三萬多票高票當選;相反,葉劉淑儀由上屆六萬多票,「被流失」至今屆只得三萬票。究竟是阿爺強搶,還是她的實力從來沒那麼高,真的只有阿爺才知道。

事實上,建制派內裏非人人聽話。一向自視甚高的葉劉淑儀,認為公民黨在外傭居權案一事上失票甚多,這些票若非過戶給她,難道是給鍾樹根?所以,她的目標一直是在港島取下兩席。不過到了選舉後期,葉獲派的義工愈來愈少,而鍾的攻勢則愈見強大。正如希臘神話的悲劇英雄一樣,天神的旨意豈是人力所能改變,最後鍾的得票比她還要多,未知她心裏有多不是味兒了。

建制派中人也眼紅民建聯

拉票活動也是組織規劃好的。有的叫「共同開發區」,即可多於一個建制派候選人到該區拉票,有的是「專屬區」,只准一位候選人拉票,誰僭越他區,會馬上收到指示要略為收斂。紀律嚴明就是統一指揮的精髓。曾鈺成主要在中產票倉中西區和南區拉票,鍾樹根則完全不沾手這兩處,效果跟最近報章分析票站得票率的情况不謀而合。不過,建制派內部也有人認為組織資源分配不公,偏幫民建聯。先不說陳婉嫻在超級區議會中被李慧琼強搶選票,平日民建聯常常自恃是龍頭大哥,搶最多的資源,街站要霸最好的位置,其他旁支只能認命。

無論配票機器如何精密,說到底,也要選民配合才可成事。為什麼他們就不會「食窮民建聯,票投XXX」呢?我相信,建制派支持者中因政治立場而希望泛民大敗的,只佔少數,更多人投建制是源於對政治的冷漠與無知,建制和泛民在他們眼中根本毫無分別。泛民打着民主、核心價值等旗號可令十萬人汗流浹背遊行一整天,卻敵不過幾十萬人投下無所謂的一票。他們除了是敗給阿爺的選舉機器,也是敗給一班政治上毫無立場,或裝睡、或沉睡的市民手上。

積極一點想,阿爺既已掌握選舉必勝法,香港離普選不遠矣。

編按

本刊就此文章內容致電中聯辦查詢,職員確認有港島工作部部長吳仰偉其人,至於中聯辦及吳仰偉有否介入統籌建制派的選舉配票工程,職員以周六沒有人上班為由,表示無法找到同事回應相關問題。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晚上回覆電郵時則表示﹕「你所說的事情我從未聽說過。眾所周知,香港的選舉是特區內部事務,中聯辦不會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