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2

譚蕙芸專訪馬詩慧:烈女媽媽 從天橋走入人間

和馬詩慧見過兩次面。
第一次,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約她拍攝短片,她約我們在中環IFC city'super門外等,她一個人如風飄來,在烈日當空下的公眾天橋,讓我們擺佈半小時。見她這麼隨和,筆者打蛇隨棍上再約她做今次專訪。
為方便拍攝,我們在一間咖啡室的室外花園談足兩句鐘,當日攝氏34.5度,我們大汗淋漓,談得更熾熱。
筆者單身,她已婚;筆者不熱愛孩子,她有三個;筆者五呎一;她五呎九。
相差八吋的距離,我們卻找到相同話題:在現代社會,如何做一個有想法有性格的獨立女性。
即使婚後,她沒有隨夫姓變做王太;即使模特兒界沒有人談政治,她夠膽在大國崛起的世代不去「歌唱祖國」,而是坦承自己愛的地方叫「獅子山下」。
今次站出來反對洗腦教育,遠在美國的女兒越洋傳短訊撐她。
說到這裏,模特兒媽媽突然哽咽:「個女話,好proud of me做了這些事,你就知道無論結果怎樣,至少你是做對了。」
說罷她隨手抓起在枱面曾經包着我杯咖啡的餐紙來抹淚。好一個烈女。

愛國 毋須刻意營造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地氈式搜刮全港演藝界,希望找公眾人物出來表態,至今挺身而出的只有黃耀明、森美、周旭明和馬詩慧(Janet)。Janet是唯一的女性,唯一的媽媽。筆者跟她說﹕「我們很意外你會出來。」Janet打趣說:「我知,你們覺得模特兒無腦㗎嘛。」

Janet說,她對時事一直有想法,「我有參加過六四遊行,對於李旺陽事件,都覺得很無奈。說他是自殺?很多疑點吧。你還要毁屍滅迹!你都把(證據)拿走了,才說做報告做調查?」只不過,一直只有娛樂記者圍着她,甚少有港聞記者懂得去找她。

我們這裏不是北韓

至於今次國民教育,Janet說,是因為看到家長關注組的陳惜姿在電視新聞裏說「不想下一代接受洗腦教育」才開始留意。怎知,愈看新聞愈看愈不對路。「那些國情考察團,小朋友參觀前後要喊口號,什麼『我愛中華!』我覺得,愛或者尊重一個國家,不需要刻意營造出來。」對於要求學生對國旗要表現感動,Janet揶揄:「我們這裏不是北韓嘛。」

她又說,「好似近日奧運金牌選手來香港,你會看到大陸好多做事方法,慢慢滲入香港,只會把國家堂皇的一面展示出來。」Janet把對國家感情比喻為教仔:「你愛惜一個小朋友,怎會只讚他?他做錯的時候,還仍然讚他?還是指出他的錯誤?若他做錯仍讚他,他便不會改過。我們不能只看國家好的一面,要全面的,批判的思考。」

教育制度 逼迫孩子

說起教仔,Janet有一籮苦水,筆者覺得,她的風範有點似Tiger Mom。丈夫王敏德在美國讀書,是中國人和荷蘭人的混血兒,對管教孩子很「鬆」,覺得子女只要「有書讀」便可。Janet卻有要求。即使經濟上負擔到國際學校,她還是挑選本地名校:「孩子小的時候,我和丈夫經常為教仔而吵嘴,他批評我像軍訓,他不明白香港的教育制度,為何那麼辛苦,整天是測驗考試。」筆者和Janet兩名女兒,同是港島瑪利曼中小學的校友;她的幼子今年九月升讀華仁中一。

Janet出身基層,由外婆帶大,在一間地區天主教中學畢業便工作,她自己也不太喜歡讀書;做了母親後,認為本地學校比國際學校在訓練兒童「品德上」還是勝一籌:「至少我三個小朋友是乖的,在禮貌和待人接物上,也達到我的要求。」

港孩要有特異功能

作為用家,Janet對香港教育制度感到無奈。她形容,家長、學校和社會形成一個「壓迫集團」,要求孩子不但成績好,也要有「百般武藝」和「特異功能」:「學琴唔當係一樣樂器專長,你六級別人八級;小學補習有名師可以收一千蚊一個鐘。有啲家長看到小孩九十五分會咆哮:剩番五分去咗邊?」

她回憶道,自己無奈作為一分子,從早到晚日哦夜哦,陪孩子讀書考試,既痛心他們太辛苦,又擔心他們升不了班。「有人話,求學不是求分數,但升唔到班,你又會問,唔求分數唔通求籤咩?」Janet兩女兒還是應付不了香港學制,中三和中六後到美國升學。「到這刻,我只是希望小朋友健康開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已是我的成就了。」

我是香港人 婚後不改姓 拒入美籍

Janet丈夫王敏德擁美國護照,三名子女亦有美國籍。唯獨Janet是土生土長香港妹,拿香港護照,沒入籍美國。嫁了老公,她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結婚咁耐,無想過要轉姓,點解我嫁畀你就要轉?我不要人做我又做,我覺得沒這需要。」她和丈夫各有自己空間,她拍攝反對國民教育短片,亦不必問准丈夫。她說,王敏德不太關心這些時事,但亦不會阻止她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筆者問Janet,覺得自己是一個「香港人」還是「中國人」?Janet吸了一口氣,認真地答了兩次「香港人」﹕「從出世到九七,一路都係經歷英國統治,這地方叫香港,我住在這裏,我認為自己是一個香港人很正常啫。」筆者告訴Janet,現在正常已被扭曲,有人提出,中國大於香港,要求港人認同祖國先於香港,Janet反駁:「我不是一個很『祖國祖國』的人。當然我會為中國的發展而自豪,但這些發展,現在好像只限於經濟上,中國很多方面仍待要改進,例如民生。」

短片出街 女兒親友力撐

Janet承認,自己的敢言,在模特兒或娛樂界較罕見,她早前替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拍攝短片,模特兒界沒有人給她回應,親友卻給她很多正面迴響。一個在報館工作的朋友給她傳短訊,只有三個字,就是「好!好!好!」

遠在美國讀大學的大女兒曼喜的支持,令Janet最感動:「我個女畀咗好多鼓勵我。佢話,訪問出咗,佢以前嘅中學老師聯絡佢,告訴她很多鼓勵的說話。她寄番畀我,說好proud of me做咗呢件事。」說到這兒,Janet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當她說這些話,你會知道自己做對了。無論結果點,至少我做咗,而且你會覺得原來好多人支持你。」

婚後Janet間中會行模特兒騷,或做幕後策劃工作。現在內地客戶主導不少時裝活動,她不怕反對國民教育,會令廣告商卻步,影響生計嗎?「我出來說這些話,不是先想後果的。說了,就不要害怕。我覺得某程度上,某一個階段,要為自己的良心良知去做番啲嘢。」

若國民教育真的推行,今年升中一的幼子,好可能要修讀這科。Janet說,若真的成事,她會在家裏「再教育」兒子。至於會否把兒子「調去」國際學校免遭洗腦,她卻說:「這做法是斬腳趾避沙蟲。仍然有大批人在本地學校,他們也會影響未來的香港,不等於自己小朋友不在那裏就沒事。」她說,希望港人為未來打算:「未來香港要靠這班小朋友,若他們沒批判思想,怎管好這個社會?國民教育要三思而後行。」

入世模特 出世師奶

Janet說話快,行動快。她處理家庭主婦模特兒雙職,如同耍雜技,幾個波同時在半空仍應付自如,現在連國家大事,都不介意抽時間表態。問她,如何應付這麼多工作?她解釋,要很懂得走位和「攝罅隙」,把日程管理好。訪問這天選平日下午的中環區,她剛把兒子送去補習,訪問完就再接兒子去剪髮。其他名媛空餘會去high tea,她卻願意和我們思索香港未來,她形容:「要有自己的生活,這個才是我自己」。

但原來少女時的Janet並不像今天般獨立:「剛出來做模特兒,記得有次飛去法國,又迷路又想家,臨開騷前受不了寂寞,逃回香港。現在人長大了,有三個細路仔,個個都倚賴你,你還怎樣倚賴別人?」但Janet倔強的性格應該是始於年少。她未成年時已嫁了一次,後來遇上王敏德一見鍾情,離婚再嫁,不少人勸她:「好多人警告我王敏德係playboy,你還黐埋去?我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湊仔家務一腳踢

筆者對「模特兒」很多遐想,覺得她們很漂亮,過着夢幻般的生活。但身為香港名模之首的Janet卻很入世。她說,自己近來停用菲傭,一星期兩天有鐘點幫助,其餘時間,家務由她打理。所以,一雙玉手完全沒有塗甲油,「洗碗一陣就甩啦」。她沒有方向感,沒有開私家車,出入除了搭地鐵,電車是好選擇。有娛記曾拍下她把兒子送上電車的照片。她大讚電車好:「電車甚少塞車,夏天大家怕熱好少人搭,上層有風其實好涼快」。

Janet為了和三名子女溝通,已成為科技通。記者找她很容易,上Whatsapps跟她通訊,她回覆得很快,還發揮師奶慳家本領:「Whatsapps是很偉大的發明,免費的,現在有人寄SMS給我,我不會覆的,要錢嘛。」平日和女兒溝通,會選Skype,還成功讓女兒add了她做facebook friend。

反璞歸真

自八十年代已是香港頂尖模特兒,Janet今天卻穿戴樸素。她的手機是女兒不用的第一代iPhone,揹環保袋而不帶名牌袋。她說,年輕時已穿過最頂尖的品牌,現在反而反璞歸真。但對於扮靚,她還是有心得。筆者五呎一,很害怕高跟鞋刮腳,Janet苦口婆心勸說,高跟鞋會令女性腿型變得修長,建議筆者學習穿著。她有一條絕橋﹕「我去活動時,會穿平底鞋去,去到商場後樓梯,就換對高跟鞋,只需要走一小段路,一樣靚」。

馬詩慧替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拍攝短片,其大女兒力撐她,說好proud of me做咗呢件事。談及此事,她感觸哽咽。(陳淑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