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8

溫曉連:中國模式到頭了

胡溫時代即將落幕,在這十年裏,最令他們沾沾自喜的,是成功實踐了所謂中國模式,近期官方傳媒形容,這個模式,實現了中國人千年夢想,包括北京奧運、上海世博、國慶大典,還有叫中國人引以自豪的探月工程。由當政者撰寫的歷史,必定會把這十年定性為千年盛世。跟過去五千年中國歷史規律一樣,很多時候,每個盛世背後,都為即將來臨的衰敗埋下伏筆。

過去一年,跟內地各階層人士交流,加上細心留意網上民情走向,很容易便得出一個結論,不論既得利益階層,建制內,抑或以往不問世事的平民百姓,對現狀都表現出空前的不滿。這種民心的躁動,反映在普遍人對政府的不信任上。

政府誠信破產

七月北京發生了一場水災,官方公布的遇難者人數,由最初的三十七人,增加至七十七人,但當時問過北京所有朋友,就是沒有一個人相信政府的說法。民間相傳的死亡人數,達到一千多人。

八月中旬,重慶悍匪周克華被警員擊斃,但民間普遍不相信官方的報道,並言之鑿鑿地指死者是一名便衣探員,即使官方高調澄清,民間都沒有多少理會。這類例子,由首都到地方鄉鎮,比比皆是,公職人員的公信力,早已突破了臨界點,政府的誠信度,已經徹底破產。

至於官員腐敗早已不算什麼新聞,就連記者編輯都對這類消息表現得麻木了。但值得一提的是,近年腐敗問題已深入國防系統裏,軍人是特權階層,不受任何組織制約,每年拿到天文數字的國防撥款,成為腐敗的溫牀也是順理成章。有內地友人告知,他在河南的孩子多次以正常途徑考核,都進不了部隊服役,最後要向考官繳付一萬元人民幣疏通費,才能當上一名最基層的士兵,入伍後要晉升亦都一樣,沒準備好過百萬現鈔,休想獲提升至長官級別。軍中有一套說法,新晉升的軍官,大多是背負着巨債,因此在他們任內,必須要運用他們手上每一分的權力,掠取個人最大的利益。

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上月在他著作就指出,中國軍隊頭號的敵人,不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而是自身的腐敗,他形容,解放軍內的「貪將」,比文官系統內的貪官還要多。

軍中更有人警告,中、日兩國若果為釣魚島問題開戰,恐怕是甲午戰爭的翻版。一百二十年前,中、日兩國海軍實力相當,但仍大敗於日本胯下,其中最重要原因,就是軍、政系統裏的徹底腐敗。

擁護當政者的人會辯稱,在中國模式底下,縱然出現腐敗,但經濟運行良好,從經濟數據顯示,人民生活富足,國泰民安。我們外來人走到大城市裏,滿目盡是紙醉金迷的景象,很容易便會錯誤認同這個結論,但若果我們深入走進民間,又是另一幅圖畫。

泡沫掩蓋真象

先說數據,內地的統計部門,只有向相關單位索取數據的權力,而沒有核實的職能,各部門與地方政府提交的經濟數據,是自律性質,不容許查核。就拿通脹數字為例,官方這兩年公布,通脹最高峰時在百分之六左右,但稍懂一點數學原理的民眾都知道,這兩年物價飛升的速度,肯定是百分之十以上,食物價格更加以倍數上升。這例子可以說明,官方公布的經濟數據,參考還可以,拿它作推論的依據,只會被人取笑。

再說我們近幾年在廣東道看到的內地大款,他們是從何而來的。這類暴發戶,不像十年前的民企老闆,靠自己的辛勤白手興家,而是靠這幾年來的資產升值大潮,令自己身家暴漲。而房地產暴升,源自於銀行體系的超寬鬆政策,與及中央政府於○九年推出的四萬億救市措施。企業的正當運行無法經營,只有把借來資金投放在房地產參與炒賣。

至於國有企業,拿着四萬億,推行大躍進式的建設,全國各地都是工地,到處塵土飛揚,單是鐵道部負債已超過兩萬億,現在的車票收入,大部分用作支付利息。

地方政府負債更驚人,雖然中央限制地方政府自行借貸,但地方政府的附屬機構,肆無忌憚向國有銀行大量舉債,根據銀監會與審計署的推算,地方政府實際債務已遠超過十萬億,內地經濟學者預計,只要地產泡沫持續爆破,地方賣地收入銳減,債務危機將會隨時爆發。

以基建投資來救市的措施,令全國各地出現各式各樣的閒置設施,不但出現了大批空置樓宇,部分偏遠地區更出現一座座空城。

國企跋扈失控

這幾年最火紅的行業,就是分散在各主要民生經濟領域的國有企業,他們很輕易從國有銀行得到貸款,又憑着本身的壟斷地位,在計劃經濟體系裏合法地謀取暴利,員工的工資加上福利,比人均水平高出五至十倍不等。

石油石化公司每年營利達千億,但在油價上升時,仍以煉油虧本為理由,可以隨意停產,人為地製造油荒。

國內的民用電價,佔國民收入比例是2.49%,是德國的四倍,美國的十倍。地方電廠以優惠價取得的電煤,並不是全部用作發電,而是拿到市場倒賣,當煤價高企時,部分電廠索性停企發電,轉而炒賣電煤。

再說內地的寬頻上網,收費價格是全世界最貴,但速度慢得驚人,根據中國互聯網數據中心統計,網絡供應商聲稱有4M速度的網線,超過九成都是造假的。

國有巨企如此囂張,一方面是由於政府政策傾斜,更重要原因,是每間國企,背後代表龐大的政治利益集團,要國務院內一批技術官僚落實監管法規,尤如痴人說夢。

中國模式必然結果

以上就是當前國內的社會與經濟真實狀况,也是在中國模式底下必然的結果。

但在中國模式底下,人民勉強放棄個人權利,條件就是政府能保證經濟長期增長,這是自八九六四事件後,中國現政權的合法性依據,也是官民之間的一種無形默契。因此,中國政府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讓經濟急促下滑,並且用盡各種政治行政手段,扭曲經濟規律,從西方經濟學角度看,經濟循環是正常現象,人為擾亂經濟秩序,只會把問題積壓下去,到經濟危機爆發時,已是一發不可收拾。

總括而言,所謂中國模式其實很簡單,就是以管治階層(未必是精英階層)智慧,配合缺乏制約的體制,去解決十三億人的問題。

現在還有不少理論家,爭論着中國模式與普世價值孰優孰劣,筆者相信,這場爭論,很快會有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