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03

王岸然:港人滄桑九七開始

【信報】國慶日發生大海難,李剛現身醫院,梁特首在李剛向記者發言時站在一旁成為副手,第一時間惹來網上罵聲不絕,港人的憤怒迅速蓋過對死難者的哀傷;再加上同日下午中聯辦外出現多支港英旗,同日早上疑似示威學生被逐離場,正式示威學生被阻於會場一哩之外……,國慶日盡是負面新聞。

香港人只知有放假之日,不知有國慶這一回事,香港人的情懷,從不覺得有國可慶,反而香港的滄桑由1997年開始。

才女林燕妮最近寫了篇文章,憶及回歸前到北京,無論是文化界或是電視台的訪問,硬要定性香港的過去是「百年滄桑」,說成在殖民地生活時很慘,香港人是遭到英帝國主義者剝削的奴隸,全靠祖國的打救得以從殖民地解放出來,得以當家作主。

港人貢獻內地矮化

才女當然不同意,筆者也不同意,但國內的國民教育、公眾宣傳肯定以這個角度形容香港;香港人的自強不息,香港人對中國在改革開放期間所作的貢獻,遭內地矮化隱化,這是造成今天有年輕人拿港英旗出來揮動漸成潮流的深層次原因。

筆者從不緬懷英殖民地時代,殖民統治是不義的,沒有任何知識分子會不同意,英國人何嘗對港人有義?筆者自出生以來便擁有的英國國籍給英國人在1980 年收回,英國人撤退前幾年才開放部分代議政制,無非是確保其有效統治。筆者不會認同英國米字旗的香港旗,但也對中國國旗、香港區旗沒半點感情,若有人能設計一面不代表英國、也不代表中國的「香港旗」,筆者一定放心認同,相信大多數人也能藉香港旗合情合理地找回香港身份的認同。

自九十年代已經主理香港事務的陳佐洱說在7 月1 日見到有人拿出米字旗「感到痛心」。其實,他不應該「感到痛心」,而應該感到慚愧,因為正是他身為主管港澳事務者的失敗,所以香港回歸十五年後才會民心不歸,才會有人拿出米字旗,才會全民反對他說是「天經地義」的「國民教育」。為官半生,處理香港事務如斯失敗,有負國家所託,陳佐洱知羞沒有?還有何面目說三道四?

香港特首變為副手

香港人的滄桑,不在於殖民時代的艱苦,而在於由1997 年開始對自身社會認同的失落感,在於離開英國的殖民統治後,再一次成為中國的次殖民地,這種感覺日益強烈,強烈到在行動上爆發出來。前天的國慶固然全無國慶日應有的氣氛,這也罷了,吃唱玩樂享受假期,總不會是壞事,晚上驚聞海難,人人悲傷;但更大的悲傷在於見到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跑到醫院見記者時以「領導人」的身份講話,梁振英頓時貶為站在一旁聽令的副官。這一刻港人終於明白,在重大事件上,中央已經直接領導香港,香港人再次成為殖民奴隸,亦由這一刻開始。

《基本法》清楚寫明,除國防外交之外,香港所有事情由特區處理,由特區負責。小小一次海難,香港處理不來嗎?特首有認為香港處理不來的災難、所以要求中央幫忙嗎?不請自來的好意,不一定是好意,可以是治權的宣示,李剛正是以行動顯示中聯辦與特首共治香港的權力,這不是無心之失,而是陸續有來的事情。

特首梁振英在國慶酒會的談話,可能被海難事件沖淡其重要性,他說中港融合是事實也是現實。說到事實與現實,他何不一併解釋中環西環共治也已經是事實與現實?他不用說的,香港人非常聰明,懂得在事實中找出現實,李剛領導救災,是故意做給香港人看的事實,從而令香港人接受現實。

中港融合,無論是現實還是事實,只要能令港人得益,港人沒有不歡迎的理由。香港人是現實的族群,但為何現實中的港人會抗拒中港融合這個表面上對港人有利的方向?這個問題,非常簡單,梁振英與中央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若不能答,就請勿再推融合政策,因為這會造成社會不穩,甚而騷亂,居民自發的「光復上水」行動就是警號,國慶日中聯辦外的英國旗,更是警號。

回歸之後港人變窮

1997 年,中港尚未融合之前,大學生新畢業的可以月入兩萬元,今天是萬多元;當年的勞動階級月入萬元以上比比皆是,但今天只有六七千元,還拜是千辛萬苦爭取到的最低工資立法所賜。中港大融合十多年來一直在發展,中港愈是融合,愈大多數港人愈窮;窮不單在有形的金錢,還在無形的生活質素,大陸來客不單買去日常用品,奪去街邊小店,連港人到郊外露營享受一下大自然的權利也遭到侵奪,令港人日窮的中港融合,一般人又焉會支持?

數字上看,回歸後香港的GDP 上升了數倍,人均收入大增,香港的經濟似乎是受惠於中港融合的好處,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最少治港的京官與梁振英看這些數字,沒理由不發展中港融合的經濟政策。

但何以港人不單不支持,還出現起而反抗與國內來客衝突的情況?香港人不再現實了嗎?是少數人興風作浪,煽動民粹嗎?

當然不是。原因非常簡單,絕大多數港人沒有因為回歸而受益,沒有因融合而受惠,反而變得更窮。現實的香港人直接得到的現實與事實是,大家的滄桑是從回歸開始,於今尤烈,所有經濟利益都走到大資本家和地產霸權那裏。這麼簡單的道理梁振英明白嗎?他是明白的,但不感覺到嚴重性,因為他其實也是富人,是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