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4

許驥:難為了港漂——專訪在港學習的內地生

早前,香港中文大學內地生張文昌辱罵香港人是「港狗」的事件,部分港人口誅筆伐,張本人連連道歉。無獨有偶,最近在內地網站上掀起一股「港漂」的熱烈討論。作為從內地來到香港的年輕人,不少都說在港生活頗為艱辛。但他們又為何仍然選擇繼續留在香港呢?

方駿的網名叫「港台二哥」,由於經常在網上發布關於香港的「敏感信息」(比如七一遊行、反國教科運動等),並不時為港人辯白而與內地網民發聲爭論,他的微博帳號已經前後被刪除7次。最近,他看到報紙上關於國務院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稱近年有港獨勢力抬頭,「像病毒一樣蔓延得很快」之言論,方駿毫不諱言地評論道:「網民因為媒體的不對稱報道對實施產生錯誤判斷可以理解,你作為高官也這樣沒有判斷力嗎?還是故意要誤導民眾,把反洗腦、司法獨立、言論自由都定性為『港獨』,以掩飾你們工作的失敗?」

為港發言頻遭噤聲

正因為總是在網上發表支持港人的言論,方駿時不時會被內地網民罵「港燦」。但有趣的是,方駿本來並非香港人,從2010年到港大讀碩士研究生起算,居港不過兩年而已。去年又獲得台灣一所大學的入讀資格,赴台攻讀政治學博士學位,主要的研究方向是中國的民主化轉型。之所以取「港台二哥」這個網名,誠如他的自我介紹中所寫,他是「在台灣讀書的拿香港身分證的大陸人」。

還記得初來香港之時,因為沒有學校宿位,方駿曾在重慶大廈住過一段時間。他說,那個房間小得難以想像,真的只放得下一張脇。現在,方駿租住的公寓有大約200平方呎,每月租金5000元,比當年可謂「寬敞」許多。但是,要和內地的居住條件相比,還是捉襟見肘。下個月,方駿的父母要來香港探望方駿。他勸告父母先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按照內地對每月5000元房租的理解,應是「豪宅」。

在住宿這點上,正在中大攻讀社會學碩士學位的劉冉則幸運得多。她說,多年來中大都特別照顧內地學生,優先保證內地學生有宿位,而港生是否有宿位就不能保證了。並且,劉冉認為中大對內地生照顧有加,每個宿舍都有專門負責內地學生事務的工作人員,多是30歲不到的年輕女子。劉冉說:「無論戀愛、心情、學習,任何方面有問題都可以找她們。」正是基於這樣的考慮,劉冉覺得這位年輕的校友張文昌發出「港狗」的言論,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相信張只是一時激動說了那樣的話,不必過於苛責他。

棄北大清華入港大

話說回來,雖然在港大沒有享受內地生必定有宿位的照顧政策,要忍受重慶大廈的狹小居住空間,但方駿並不像某些「港漂」那樣自怨自艾。在他看來,來一地便要適應一地,不能總是以自己熟悉的環境作對比。記得剛剛來港時,老師會在課堂上推薦一些「禁書」,方駿就去找來看。但他的內地同學,對此就很不以為然。到六四、七一等例行的集會、遊行日子,方駿也會拉覑內地同學去參加。可其他人都很扭捏,生怕給自己惹麻煩。有次,方駿等人還真的被記者拍到,登在某報紙上。方駿說:「事實證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能夠從內地來到香港的學生,大多已不證自明,成為精英階層了。據了解,來自重慶的張文昌曾由於學習成績優異,被中大錄取時獲得全額學費資助。而劉冉也是一樣,6年前她以山東省理科狀元的身分考入中大,是當地的新聞人物。她的高考成績,全國所有學校可以任由她選擇,無論北大、清華,但為什麼她最終卻選擇來香港呢?劉冉說,高考前她參加北大、清華的自主招生,看到不少「黑幕」,學校領導的孩子靠拉關係、走後門紛紛被錄取,令她對中國的「最高學府」頓生幻滅之感。於是,劉冉便選擇來了香港。在港6年多,她說這個自由的城市有各種各樣的聲音,讓她學會了更加全面地去了解事情,不會輕易下結論。

不過,近年中港矛盾愈來愈多亦是不爭之事實。劉冉說,過去她從不感覺到內地人的身分有什麼問題。但今年,聽說在中大的民主牆上出現了反對內地人的言論。方駿也說,和兩年前相比,香港的社會矛盾尖銳了。從他政治學專業的角度看,原因相當複雜,其中自然包括內地勢力的滲透。

方駿和劉冉都不約而同地把香港和台灣作對比。這或許是因為他們都曾去過台灣讀書(劉冉曾以交換生身分在台半年),也有可能是因為「港台」在內地向來總是一起出現的緣故。兩位內地生,都覺得台灣是比較理想的社會。

香港不宜居

從生活的層面講,劉冉覺得香港的壓力大。她說,香港是年輕人打拼的好地方,但不是組建家庭的理想城市,買房就是個很頭疼的問題,將來生兒育女成本也過高。而對方駿來說,台灣社會成熟的政治氛圍是吸引他的要素。在台灣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中,方駿經常看到各種各樣的旗幟,青天白日滿地紅自不消說,五星紅旗也經常看見,還有各種版本的「台灣共和國」旗幟。台灣人對這些旗幟都習以為常,不會有人指摘「台獨病毒蔓延」。

但毋庸置疑的是,無論內地人對香港是怎樣的感情,在香港久了,都被香港潛移默化。方駿說在台灣時,他多次被台灣人問是不是香港人。這是個有趣的現象,明明操覑內地口音,卻會被誤認為是香港人。是不是香港有種獨特的氣質,已經深植於在港內地人的身上了呢?香港之於方駿,是一片自由的土地,這對他來說很重要。問他為什麼要選擇留在香港,他說:「我坐在這裏跟你談話,沒有恐懼感,我說的話你也都能夠發表出來,這就是理由。」而對劉冉來說,雖然她的計劃是在香港先打拼四五年,等要開始組建家庭時離開香港。但她耳濡目染到的「Hong Kong Style」,恐怕注定會伴隨她去天涯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