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0

沈旭暉:「加沙之戰」的背景,與國際秩序的重構

明報-咫尺地球】以巴衝突在哈馬斯控制的加沙地帶再次激化,傷亡愈來愈多,以色列大城市接連遇襲,以方認為導火線是哈馬斯持續向以色列邊境發動火箭炮襲擊,哈馬斯則以領導人、特別是二號軍事人物「卡桑旅」領袖賈巴里被重點清除為轉捩點。然而這類事件並非首次發生,危機卻在今天全面爆發,真正背景還在於一系列國際格局的調整:

一、利庫德集團與奧巴馬

有評論認為,以色列是為了2013 年1 月舉行的大選才行動,因為對猶太人而言,卡桑旅領袖被殺,也許比擊斃拉登更重要。但現任總理、代表右翼利庫德集團的內塔尼亞胡,大選支持度一直遙遙領先,他選擇這時機行動,反而更可能與美國總統選舉有關。自從奧巴馬以「事忙」為由拒見內塔尼亞胡,又把美以聯合軍演的規模降級,加上內塔尼亞胡在美國大選期間支持羅姆尼,都令兩人不和廣為人知。奧巴馬連任,內塔尼亞胡是最失望的人之一,但他還是要證明自己有能力維持和美國的特殊關係,以免奧巴馬自行處理伊朗問題。在這次危機,雖然奧巴馬不認同以色列動用地面部隊,但也明確支持以色列「自衛還擊」,足讓內塔尼亞胡鬆口氣。

二、哈馬斯與聯合國觀察員國

巴勒斯坦也剛舉行了地方選舉,由於哈馬斯杯葛,法塔赫自然在約旦河西岸勝出。但就是如此,法塔赫也贏得不漂亮,投票率見新低,脫離法塔赫的獨立代表更勝出不少議席,原因是西岸巴人過去1 年進行了不少示威,對象不是以色列,卻是法塔赫管治下的高漲物價。法塔赫無力改善經濟,又擔心哈馬斯連西岸根據地也奪去,唯有訴諸外交,現在王牌是申請成為聯合國觀察員國,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還要在11 月29 日到聯合國大會拉票。其實巴勒斯坦1974 年已獲聯合國觀察員身分(observer entity),這次是申請成為「觀察員國」(observer state),權利是成為聯合國屬下組織沒有投票權的正式成員,真正動機卻似是為了凝聚內部支持。哈馬斯此時攻擊以色列,立刻從法塔赫手中奪回主導權,而哈馬斯一直希望自己全面掌控局面後,才取得外交成果,以證明自己內政、外交、軍事都有管治能力。

三、埃及穆斯林兄弟會「亮劍」?

加上埃及變天後,民選總統穆爾西是穆斯林兄弟會成員,而哈馬斯正是穆兄會建立的分支之一,雖然兩者沒太多正式組織聯繫,但基層成員間交往還是十分頻繁;以色列封鎖加沙期間,哈馬斯物資來源幾乎全靠埃及。埃及以往是以色列在中東的最重要盟友,但自穆兄會上台,以色列就擔心埃及與哈馬斯裏應外合,哈馬斯今年襲擊以色列的武器較從前先進,令以色列懷疑他們正獲埃及秘密武裝。當加沙爆發衝突,以色列希望暴露埃及對哈馬斯的支持,讓國際輿論逼埃及收斂;哈馬斯則希望藉埃及輿論向穆爾西施壓,進一步鞏固埃及為後援,特別是有埃及士兵死亡,更令埃及國內群情洶湧;穆爾西要宣示和穆巴拉克不同的獨立外交政策、重奪中東大國地位,也希望多角度參與這次危機,先支持哈馬斯武裝,再主導外交斡旋,讓國際明白唯有埃及足以約束哈馬斯。

四、哈馬斯從敘利亞抽身

另外,在老阿薩德年代,敘利亞曾大力支持巴勒斯坦各派系,視哈馬斯為「抵抗陣營」盟友之一,哈馬斯總部就設在敘利亞境內的難民營,雖然敘利亞最支持的派系還不是哈馬斯。敘利亞爆發內戰後,政府軍與反對派都拉攏巴勒斯坦各派、特別是境內的巴勒斯坦難民,哈馬斯卻保持中立,並開始疏遠阿薩德。哈馬斯作為穆兄會分支,以往在內政層面與敘利亞並非沒有矛盾,疏遠與什葉派結盟的執政阿拉維派、同情以遜尼派為主的反對派,也不教人意外,雖然此舉明顯是押注,判斷阿薩德不能長期維持下去。為此,哈馬斯受到內部一些批評,畢竟雙方曾是戰友,這時和以色列正面衝突,除可以證明自己始終如一、安撫內部親敘派系,更可解釋為何要集中人力,以抽身於敘利亞戰場。

五、真主黨,以色列與伊朗:敘利亞內戰的蝴蝶效應

敘利亞另一盟友黎巴嫩真主黨因獲伊朗支持,卻不可能離棄阿薩德,並正努力把戰場擴大到以色列。黎巴嫩情報首長月前被暗殺,當地普遍懷疑是敘利亞主使、真主黨執行,以讓黎巴嫩再陷入亂局。不久前,真主黨曾派無人駕駛飛機進入以色列境內遭擊落,其網站則表示一旦出現地區衝突,會以以色列加利利地區為目標,都令以色列警惕。所以以色列加大震懾力量的對象不單是哈馬斯,也包括真主黨、敘利亞乃至敘國最後盟友的伊朗;內塔尼亞胡甚至曾說要直接出兵敘利亞,以免敘利亞化武落入哈馬斯、真主黨、穆兄會等手中。以色列徵召後備軍人,其實是內塔尼亞胡早就希望做的事。中東各國、各派系間關係錯綜複雜,假如以巴衝突和敘利亞內戰兩大熱點掛鈎,引發進一步蝴蝶效應,足以對世界和平構成真正威脅。各大國希望目前的衝突適可而止,應是衷心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