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1

陶傑 2012年12月24日 - 2012年12月31日

南美排華熱身
2012年12月31日 爽報 透心涼

阿根廷爆發小規模排華暴亂。中國人開設的超市,十多座城市共四十多家,遭到當地人大規模搶掠。

二十年來,中國人在阿根廷開的超市,超過一萬間,一年生意額六十億美元。由於中國人不用信用卡,以現金直接由供應商平價入貨,成本低廉又薄利搶銷,搞得南美洲本地行業無法競爭。

此次阿根廷超市搶掠暴亂,不似是民間自發。因為既然中國人的超市柴米油鹽始終樣樣便宜,世界上沒有因為價格廉宜而暴動起義的道理,百物騰貴、通脹失控方是暴亂和革命之本。因此八九成是阿根廷本地零售業的愛國熱血人士,為保障市場、捍衞家鄉、不受外來者顛覆經濟秩序的反抗行動。

阿根廷人抗擊過英國的福克蘭,愛國指數絕不低於大陸五毛黨。這次阿根廷超市零售商若是組織起義,下一次就輪到非洲黑人和其他國家礦產的主要企業界。中國人走到哪裏,永遠自我中心。對別國的風土人情、民族感受一概不理,只有「中國人民的感情」最脆弱而最大。

香港人要留意這類國際新聞,勿以為唔關你事。手持適當的護照,二零一三年去各地旅遊,要做好思想意識防禦工夫,更要識得運路行、知碇企,做一個趨吉避凶的醒目仔呀。


寧用劉華 摒逐劉熊 CY捉蟲
2012年12月31日 爽報 爽論

香港兩大精英李鵬飛、王永平相繼高調批梁,斥責梁特無法凝聚人才,而港人遊行抗梁,更屬應有之義。

梁特用人的判斷力,確實有重大缺陷。如寧用挑釁民主的「劉華」,死也不用功在扶持上位的「劉熊」,過橋抽板,負義寡恩。劉政協扶梁上位,不但有屈原之忠、韓信之勇,豈知梁特功成之後,沉冤汩羅,夢熊有道;王的盛宴,尖啤冇份。此為左中右不齒,人鬼神共憤。

劉熊政治魅力在梁班子各人之上,解讀大陸政治脈搏準確,譬如十八大之前膽敢呼籲江澤民復出南巡,結果江澤民果然復出十八大主席台,習總則南巡廣東,此即全國無人敢押的一注獨贏。劉熊與習辦有直線,或如此遭梁班子所忌,覺得卧榻之旁,有此黑熊,怕習近平能第一手了解梁班子真相。

劉夢熊多次痛斥梁班子「三劣」:人事劣、政治質素劣、戰鬥能力劣。既是如此,中方應趁整換中聯辦人事之便,先強力矯正梁特半年來用人亂來一氣之「無厘頭、無定向、無民望」三無作風,起點是責令梁特,不管喜歡與否,均須倚重劉夢熊,聘為「特別顧問」。梁特須先按劉熊之指引,由根基先動手術,從頭來過,改組行會與中策組,將劉氏點過名的庸人、閹人、奸人剔出,再整頓司局,如此方可有叻人、強人、聖人肯埋位。梁特幸勿鬥氣,洗心革面,由向劉熊認錯開始。


天不會塌下來
2012年12月3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尚有一些言論自由。反對梁振英和支持梁振英,都有各自的理由。反梁的理由聽得多,擁護梁特,也可以有許多理由,譬如,覺得梁振英口才好過奧巴馬,或者懷念董建華統治,又或仇恨林鄭月娥和曾俊華一類「港英餘孽」,不想殖民地精英派復辟,所以死也支持梁振英。又或者,同情梁振英那個纏了小足還要送膠花的可憐母親,支持梁振英,即是支持中國婦女得解放,種種理由,都可以。

但是支持梁振英,其中有一個普遍的理由,卻是極度愚蠢的,而且是帶有中國特色的愚蠢,就是:「梁振英如果現在下了台,誰能代替?」

有此一問,當然不是第一次。二○○三年,五十萬人遊行倒董,那時保董的人也惶恐問:阿董是不可以下台的,這時下了台,特首誰能做?

當年許多師奶、維園阿伯、新移民,好像天塌下來的恐懼,紛紛和應:係啊,阿董下了台,邊個做?

結果,阿董真的下台了,曾爵士上了台,而且天沒塌下來。同理,即使梁特半年就下台,香港人才有的是:林鄭月娥、曾俊華、林煥光、陳智思,哪一個隨時都可以頂上。

愚民須要被「領導」,如同羊群聽慣了牧羊人的口令、牧羊狗吠聲的指引,牠們,不,他們無法想像有一天「領導」突然不在、牧羊犬又不知所終的混亂狀態,因為牧羊犬雖然有幾隻,但牧羊人只有一個,在羊群的意識中,「領導人」不見了,雖然只剩下狗,但犬比羊畢竟只高了半級,因此,「某某若倒了,誰可以代替」,成為中國愚民集體的間歇恐慌症。

一九七六年一月,中國總理周恩來死亡,中港許多知識分子如喪考妣。同年九月,輪到「毛主席」死了,瞻仰遺容時,許多貧下中農的代表大哭:主席啊,您去了,誰來領導我們?

當時大量愚民哭得天昏地暗,只少數智商聰明的人在心裏喜得放鞭炮,但裝出一張哭喪臉。而且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民間,也有許多智者在那天偷偷地笑了,如畫家陳丹青。從此我明白,孔子說:「上智下愚」,說得不錯,一九七六年嚎啕哭過至少一次的,屬於孔子說的下等人。

現在,這等自我蟻化的毛病又發作了。梁特下了台,誰可代替?不要那麼作賤,勿侮辱自己,可以嗎?誰都能代替,包括叫曾蔭權回來,林鄭月娥、林公公等,都可以勝任,甚至欽點任何一個維園阿伯。



不就是共業?
2012年12月3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大角嘴一幢舊大廈要收購拆卸「重建」,只剩一名地舖業主不肯接受賠償價,他「獅子大開口」,行政會議的張震遠叫這個人「顧全大局」,香港的華文輿論,紛紛加入鬥爭聲討,結果出現「聖誕奇蹟」,業主屈服。

這宗新聞,充滿中國特色。首先,不肯接受協議的業主,先會被他周圍的中國人「定性」為「獅子大開口」,也就是說,你不肯搬,因為嫌錢不夠。

但是在「西方先進國家」,保障私人財產,一個人不接受「集體協議」的收購價,可能有其他理由。我可能捨不得這座舊居,因為這是四十年前我遇上初戀情人的地方;也可能是我眷戀窗外的那片街景,在英文裏,「眷戀」比價格更重要,叫做Sentimental Value。

中國人社會不承認Sentimental Value,你不肯搬,一定是嫌錢不夠。平心而論,那個業主,十之八九可能真的為了錢,所以,一個人的自私,妨礙了九十九個人「發達」收現鈔,那九十九個,即刻「XX聲」,發起公審,自私的那個人,即成為過街老鼠。

這種事情,對這個民族深切了解的,都不會奇怪。因此,美國憲法保障公民持槍的權利,對於美國人,房產是我的,房子就是我的堡壘,沒有我的批准,你私自闖進來,我可以開槍轟了你的腦袋。這一點「文化隔閡」,中國人永遠不能明白。

其次就是中國人公審的威力。譬如:「組織」上派一個大媽女同志上你的家門,給你大小姐做「思想工作」:身為女人,要作風樸素呀,不要沾染小資產階級思想呀,看,這些化妝品、口紅,這些花裙子,都是西方腐朽的東西呀,你應該穿毛裝,鬧革命呀──隨便問一個上一代來自北京上海的女移民,她都經歷過一個個奉命上門在你眼前嘮嘮叨叨講耶穌的那種中國式的疲勞轟炸。

舊樓的業主,平時可能都反對「地產霸權」,但地產商上門,給他錢,他也會成全「地產霸權」。所以李純恩說:不必可憐那些哭哭啼啼的農民,他們只是哭自己的命運不濟,若有機會給他們貪,他們也會成為霸主!中國的劉邦、朱元璋,全是這回事,一切只是共業。



二○一三年
2012年12月2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的居住危機,梁特首說要多蓋房屋,但他沒有從另一角度來想:不是房子不夠,而是人口太多。

香港人懷念的八十年代,人口只有五百萬,粗略可以論證:香港這個地方,人口的臨界點就是五百萬。

今天,人人都說中國大陸的發展很好,香港的未來在大陸。按照這樣的邏輯,香港人應該北上移居才對──正如十九世紀末,英國和歐洲都認定美國最有工業和經濟的美好前途,英國和歐洲大量向美國移民。

今天,同樣的機會來了。認為中國大陸擁有美好前途的,請盡快移民大陸,而中國政府如果想協助梁振英解決香港的居住問題,就是協助香港人北遷,而且,申請來香港「團聚」的大陸人應該減少──港男在大陸娶妻生子,應該搬上大陸長居,而不是把家人申請來香港。

這一點,又是普通的常識。如果沒有發生,只有一個可能:中國大陸的前景,並不是像香港一般人渲染之好。

二○五○年之前,世界人口會增到九十億,國際機構統計:今天,全世界人口平均每天需求八千六百萬桶原油,二○三○年,會增加到一億一千六百萬桶,但屆時全世界還有十四億人沒有電燈。

中國每天增加一萬四千輛新車駛上公路,二○三○年之前,有四億中國人離開農村遷往城市。香港的前景死活,緊扣在這股瘋狂的趨勢裏。

建更多的公路,挖更多的石油,對於解決汽車增加,不是辦法,改用其他能源,像電池汽車,才是。如此類推,面對中國大陸強勁的增長,香港要自保,先是把自己的人口減少到五百萬,多餘的人口向北推。

但是,做得到嗎?誰都知道不可能。為什麼?原因很簡單:香港有英國人留下的法治,人有安全感,於是,人人開始欺騙別人,也在欺騙自己。這是二○一三年不令人樂觀的理由,因為,騙局還在繼續。


悲慘世界
2012年12月2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音樂劇「孤星淚」拍成電影,羅素高爾、安夏莎威、曉積遜,一幫大明星表演歌喉而且現場收音。明星像趕考科場,看着也覺得辛苦。一個個比歌喉,顧得了唱技,忙不上演技。哪個唱得不好,不但壞了戲,而且即刻在網上受到嘲笑。

五十年代的「國王與我」,一樣音樂劇拍成電影。飾演國王的尤伯連納能唱,演女教師安娜的狄波拉嘉不能唱,要找幕後代唱,找來了方露頭角的朱莉安德絲,於是這位英國歌手紅到美國。狄波拉嘉退下去了,朱莉安德絲再演「仙樂飄飄處處聞」,更紅遍全球。尤伯連納從此定型,在百老匯唱暹羅王,唱到逝世。

「孤星淚」本名「悲慘世界」,論譯名,「悲慘世界」比「孤星淚」準確。雨果小說裏的孤女不是主角,她的義父囚犯才是主角,孤星只是那個時代無數悲慘的人物之一。電影裏的羅素高爾相對最弱。他演一個監獄的惡警,性格兇悍,生得大塊頭,一開口,觀眾期望他有巴伐洛提山嶽汪洋般的肺活量。

但是羅素高爾沒有。反而安夏莎威的角色最討好,她演窮妓女,遭受欺凌,日子過不下去,導演用一個特寫的長鏡頭,四分多鐘,要她唱這齣戲的首本名曲「我有一個夢」(I Dreamed a Dream):我有一個夢,夢裏的世界眾生平等,人人有尊嚴,個個有飯吃。這首歌,即使唱得氣量殘缺,荒腔走板,觀眾可以原諒,因為戲中的角色在垂死狀態。何況兩年前的才藝比賽,這首歌讓英國的胖村姑蘇珊貝爾(Susan Boyle)唱成一首光朗欣樂的作品,竄改了作者的原意,但因嗓音完全是國色天香,一炮而紅。

安夏莎威有很好的藉口,但羅素高爾沒有。幸好今天是一個不太懂得音樂的時代,九十後觀眾看Youtube,漸漸分不清什麼是好歌,什麼不是,何況哪個唱得好,哪個不好。

看電影版的音樂劇「孤星淚」,變成看製作,並體會其中的政治。在敘利亞的暴君阿薩德用飛機轟炸平民之際,在阿拉伯綠色革命的時候,甚或在歐元危機中華爾街遭到佔領和包圍中,「悲慘世界」的公映便有了意義。面對強權欺壓無道,再忍氣吞聲茍活下去的人,不就與畜生無異?想世界不再悲慘,雨果早就告訴了你,為了你自己,為了你的子孫後代,要犧牲的,這一天的大攤牌、大流血、大決鬥,躲不過的。


差過梁振英?
2012年12月28日 爽報 透心涼

亞視老闆王征召開高層會議,訓斥某副總裁:「還做甚麼主管,我給他做,他沒跟,所以就敗了、就投降,比梁振英更差。」

可見「梁振英程度」是許多大陸海歸精英心中的一條不及格基線。以王老闆的意思,香港的梁振英已經夠差了,所以不能容忍比梁振英更差的夥計。

香港許多在中環工作的大陸知識專才,本人近日私下接觸一些,個個講老實話的時候,不幸梁特皆惡評如潮。王征受過高深教育,與大陸精英想法一致,這一點不足為奇。
但是平心而論,王征的亞視,論高層形象,一定好過梁振英。梁振英班子一批頭目,被指為面貌騎呢、五官奇特,有的似蒙古兒,有的像變了性的太監,最近還引入「過街老鼠」型的哨牙仔。梁班子形象超差,中環人私下,包括公務員,普遍紛紛搖頭。

但王征的亞視高層就不同了,王征本人固然皮光肉滑,有書卷氣,其副手盛品儒更是俊比潘安,一出場即時將一眾港女一顆心都溶化掉,港女最鍾意看盛品儒出鏡。還有實幹型的副總裁鄺凱迎,形象穩重。王征的ATV班子,絕不差過梁振英,而是靚仔好多班。亞視不必妄自菲薄,王老闆也要認識自己的強項。差過梁振英?計總分絕不太差,ATV阻政府發牌,路途遙遠,要加把勁呀。


林鄭山中七日世上千年
2012年12月28日 爽報 爽論

聖誕期間,梁特放假隱閃,政務司司長林鄭由英國叉電完畢,回港署任特首之職,香港人稍為安心。

林鄭在山明水秀的劍橋休養半月,山中七日,世上千年,回港才發現,梁特趁其不在,如同政變,將林鄭之「何東花園保育」和「政府山西翼重建」閃電推翻,新界人之僭建,滿期十年亦不追究,將林鄭強言之「絕不特赦」,當做耳邊風。

加上榻畔多橫陳一名副局長劉華,將會以愛國原則力推「政改」,一七普選門檻加高,刺激劉慧卿等,令泛民認定「並非真普選」而否決,將「一七無普選」的責任,讓劉華傳交給泛民。屆時還極可能要卵翼過吳克儉的林鄭,再做一回奶媽,出面向劉華哺乳而挺撐。惡性消費劉華,公眾必遷怒於民建聯,萬一高門檻的普選方案險僅通過,民建聯派出的一七候選人,必輸給連任的梁特。CY在幕後推出棚政治哨牙,可同時狂噬泛民、嚙咬林鄭、啃削傳統愛國陣營(即一般俗稱之「土共」)。梁特的政治謀術,遠在大陸的胡溫之上,有當年毛澤東起用林彪同時惡搞劉少奇與周恩來的餘風。

何況林鄭背後還有「張波芝」等「中央文革小組」,不但架空「國務院」,連「政治局」也無癮。二○一三年,香港政局充滿爆炸性,緊張刺激。


酒鬼與茅台
2012年12月27日 爽報 透心涼

大陸之「酒鬼」、「茅台」兩大名酒,最近不知何故,分別被驗出「塑化劑含量超標」,有網民污衊稱,對中國飲食,信心盡失,云云。

這些網民,反中情緒太偏激,「酒鬼」、「茅台」,有名俾你叫。酒鬼酒鬼,酒一沾,即刻會飲死你,人死了,就會變鬼。酒名已經有足夠提示,應該要「走鬼」,你還要幫襯,以香港的殖民地英式法治邏輯,你買了這瓶明知飲了會做鬼的「名酒」,是自願簽署協議,沒有得索償。

至於茅台,更是「奸茅」、「打茅波」個「茅」,奈何橋對面「望鄉台」個「台」,更是提點到出面。何況大陸人人皆知,茅台另有一條特供專道,款待「領導人」與「外賓」,沒有親戚在中南海,千祈勿以身試法。

對於塑化含量超標的中國酒,不予文化包容,反而抵制酒鬼、杯葛茅台,是很愚昧的農民行為。日本仔侵佔了釣魚台,應該一齊杯葛「沙茄」米酒才對,鎗口一致對外,為何要排斥同胞?

此外,人人都不喝中國酒,認定有毒,法國紅酒商笑呵呵。拉弗、煲豬脷(Beaujolais,這個法文字,我唔識發音,只好參考東莞式讀法)、毛澤東,法國佬等你飲到上癮之後,法國總統即接見達賴喇嘛,那時怎樣杯葛?
冇得飲,都回家打老婆?


唐唐叉電歸來才華煥發
2012年12月27日 爽報 爽論

聖誕前夕,趁梁特赴北京「述職」,唐唐被發現與一眾餘孽忠貞友好歡聚灣仔「老巴剎」,吃喝一番,似為慶祝。觀乎梁特近月之憔悴,唐唐神采飛揚,圖片所見,眾人應該是打從心底裏樂出來的一片歡欣,慶祝之主題,應是林大輝預告,中國佛學「天理循環,報應不爽」的某些現眼結局。

唐唐半年充電,先在美國暢遊,吸攝正能量,政治才華大有提高,不但講嘢流利,而且學到共產黨精髓。評論僭建醜聞,「CY應心裏有數」,將中國人的誅心論發揮於梁特,「你犯過甚麼反革命罪,你自己心裏明白」,實在是心戰高手。

至於屋宇署之擁梁踩唐,唐唐稱「一路追緊,屋宇署仲未批准我哋還原」,更是明摑自稱公正的署長區載佳和林鄭一巴掌。明知梁特一切向北看,唐唐宣佈剛壯遊南極,意指與梁某「南轅北轍」,絕不同路,也不同方向,此亦神來之筆。

唐唐無一言提及梁,只強調「寄望現政府」,但「對香港市民有信心」。唐唐和港人一條心,元旦日起香港人又豈能不齊心邁步,報答唐唐的厚愛呢?


用人的權術
2012年12月2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梁特起用劉江華做「政制副局長」,引起公眾嘩然,紛紛猜測,梁特為什麼要這樣做。

「都說這個特首城府深, 」律師朋友說:「這樣子用人,明擺着會低拖自己的民望,早知如此,當初為什麼不用林公公當政務司司長,叫林公公去推二○一七年的普選呢?」

「林公公是公務員,劉江華先生是民建聯副主席。這就是分別, 」我說:「梁特把二○一七年的普選門檻從嚴加高,讓『劉華』做前線的炮手,用這位性格丑生的嘴臉故意來刺激泛民,到時,梁振英還會低三下四,目泛淚光,哀求你要了方案,但『劉華』卻擺出呲牙裂嘴的『奸相』,三貞九烈的劉慧卿追打劉華,二○一七年的普選,就會否決掉,這樣一來,沒有了普選,責任在泛民了。此為其一。」

「嘩,用心咁狼毒?」律師朋友驚呼。

「根本不算狼毒,只是一點小手段而已, 」我說:「更高明的地方,是二○一七的特首普選,最後泛民妥協,莫名其妙收了貨,劉江華的形象,其舉手投足的一些作風,本性難移,會將民建聯的形象也拖累消耗掉。二○一七年,你民建聯和左派,想派人直選特首跟我梁特爭?一定輸。所以起用劉江華,進可攻,借雙刀殺人,讓劉江華和泛民,做掉二○一七年特首普選;退可守,有普選,也少一個競爭對手,一本萬利,如此買賣,為什麼不做?」

「是所謂狼毒,還是聰明,套一句濫調,這是見仁見智, 」我笑嘻嘻提醒:「不要對梁先生有偏見,我認為他很聰明。你們一片罵聲,梁特說:中央對我是肯定的,這就把用劉華的責任,卸了五分給中國政府,加一重保險鎖。」

律師朋友聽了,大為讚服,不是讚我,而是讚梁先生。

「最後,還要懂點心理學。中國人的政治,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兩個字:鬥氣, 」我說:「你說東,我偏要西。大陸也是一樣:習總公布了『新政』,禁止領導人退休之後題詞,你剛說完,不就有人題了詞嗎?都乖乖聽你的,我的權力在哪裏?」

挑釁有挑釁的樂趣,看你氣得呱呱大叫的樣子,我就開心。人性是這樣子。

當然,人的動機,是很難猜測的,以上理論,純屬假設。有工夫,寧願猜一猜,少年Pi的漂流,船上的是老虎還是廚子,猜李安的心思,好過猜梁振英。


耶穌鬥孔子
2012年12月2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聖誕節的主題,誰都知道,是基督教精神。聖誕節不可以只有聖誕老人,沒有耶穌;只有購物消費,沒有街頭的聖詩。這一切加起來,才叫真正的「聖誕氣氛」。

當然,聖誕節是西方的白人「文化霸權」,但西方以聖誕節來體現霸權,很有道理。

鴉片戰爭不但將香港割引到文明法治的軌道,還有一項貢獻,是五口通商,上海首先開放,本來沒有上海,上海只是一個小小的「華亭縣」,鴉片戰爭之後,上海成為國際港口,西方的商船由吳淞口的海洋駛過來,而不是運河漕道,這才誕生了上海。

不但西方商人帶着合約,傳教士帶着《聖經》,也來了,西方商人遇到中國官場貪污行賄的「文化衝突」,傳教士遇到中國孔子儒家本土信仰的抗拒。西方傳教士開始融滙中國的倫理。英美的傳教士,與中國的讀書人辯論。美國傳教士林樂知、英國人李提摩太、馬禮遜,研究了中國的儒家,覺得孔子學說,不是不好,而是沒有上帝的信仰約束,再完美的理論,也無法實行。

但清廷抗拒,中國讀書人不服,愚民土匪,相繼燒教堂、殺傳教士,造成許多「教案」。到了二十世紀,中華民國終於有了信奉基督教的總統蔣中正,偕夫人宋美齡,到此為止,這是中國的重大進步。

為什麼?因為中國儒學與基督教,競爭了近兩百年,儒家講「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基督教講「博愛」──但今天,香港九龍的麥當勞店,通宵二十四小時營業,讓露宿者進門,倒伏在桌、橫卧於椅睡到天光,還有大陸的自由行,省卻酒店成本,把人家美國麥當勞,當做免費的客棧。

中國人開的食店,無論如何,不可能有此「善舉」,關了門,就要趕客,即使夜間營業,也一定嚴拿白撞,幫襯完了就要走,哪裏准許這樣子留宿?

所謂「天下為公」,中國的儒學,多半是寫在紙上的。麥當勞代表的耶教文化,博愛的精神,實踐起來,很明顯,比「天下為公」的儒家勝一籌。這是今日過聖誕節,除了吃喝玩樂、平安夜失貞破處,還可以用大腦,想一想,這就是中西文化衝突之下聖誕節的意義。



沒有主題的聖誕
2012年12月2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西方的衰竭,先由聖誕節開始。

因為左仔上台,將一個傳統的節日,強行政治化。西方的左派對自己的殖民史有自卑感,以為西方十九世紀一手持槍,一手持《聖經》,侵略非洲、拉美、遠東,於是連耶教和《聖經》,都視為當年罪惡的工具。

加上二十年來歐美濫收非耶教國家的移民。從中東、巴基斯坦來的異教徒,免費教育、醫療福利,可以向政府領錢蓋他們的寺廟,但不許西方國家政府宣揚耶教。首先,學校的幼稚園不許教小孩上演耶穌降生伯利恒的戲劇,這個場面,有一個專門名詞,叫Nativity。

小時候香港大百貨公司的聖誕櫥窗裝飾,除了聖誕老人,必有馬槽、北極星、三博士、天使的場面故事。聖誕的氣氛,要靠這樣的故事畫面來加強,還有街上的聖詩隊,子夜彌撒的教堂。

這一切構成聖誕的質感。尤其Nativity,是聖誕的劇本,戲劇裏有導向善美的主題。一齣戲有男女主角和音樂特技,有服裝和道具,不可以沒有故事和主題。但西方的左派說,我們不可以壟斷信仰,許多外來移民敬拜別的神,他們是「弱勢社群」,他們會覺得不舒服。

但他們不舒服,本來可以留在中東,不必移民過來。移民英美加拿大,領取別人的國籍,大前提是認同人家的價值觀。西方文化由耶教而來。一群納粹分子如果移民以色列,不可以限制以色列人信奉猶太教,寬容必須是雙方對等的,不可以你要我包容你的喧嘩和吐痰,你不包容我在你的節日穿黑衣。

但西方的左派,以為清高,卻無常識,他們自掘墳墓,令一個世界缺乏原則、底線、邏輯,邪惡方得以伸張。當聖誕只剩下信用卡的消費,想擁有Merry Christmas,你就要找一個有真正聖誕節的地方。


地溝油無問題
2012年12月24日 爽報 透心涼

特區發現地溝油,批發商係一無牌山寨公司,至於供應商,名叫「北大荒」,其油產品經化驗,致癌風險超出歐盟標準。

香港大陸化,僅是時間問題。香港應該慶祝,經十五年之後方有地溝油滲入,是因為「中英聯合聲明」保障之英式法治道德隔濾有功。但英國人做了保護措施,香港人自己有一鋪破壞癮,如推動「中港融合」,繼而「包容隨地吐痰小便與食用地溝油文化」,英國人極力開化遠東,希望你脫蠻歸化文明,閣下自己堅持,彭定康與英女皇再慈悲為懷,亦愛莫能助。其次,中國人有一種說法,就是中國人口多,底子薄,歸化現代文明,有一個過程,凡事不可一蹴即就,要給這個國家一點時間。既然如此,地溝油之出現,也要一點時間來改善。美國的民主也要二百年啦,二百年即是七代人。你炎黃子孫智商高過美國佬,美國人要七代才建成天堂,那麼中國人消除地溝油,用三代時間,應該合理。

三代即八十年,地溝油慢慢食,八十年後,香港人的腸胃更加中國化,亦更能適應,大菌食細菌,所以八十年後更無問題。何況香港九七後,「行政會議」比起以前之行政局,港英餘孽比起以前「世界第一流公務員隊伍」,大話精特首比起口才品格國際化之末代港督,哪一樣不變成了地溝油?記住,食食吓就慣。地溝油一口一口循序漸進吃,不要心急。


梁特高招用劉華掌摑報復
2012年12月24日 爽報 爽論

梁特在瑪雅世界末日傳說之日公佈由劉江華出任「政制事務局」副局長,迎頭摑港人一巴掌,當做聖誕禮物。

此一任命,平心而論,有豐富的政治計算。「劉華」受泛民鄙視、公務員譁然,港人普遍唾棄。本欄講過:梁特是心頭高傲之人,性好挑釁,你藉僭建搞臭我?我也可以用一個小太監型的人物制定一七普選門檻,將泛民及一切中方不喜之人排拒在外,劉華正是這方面一員惡將。泛民越氣得呱呱大叫,梁特越有快感。

此一心理,很少人明白。正如網絡時有虐貓短片流傳,引起文明的愛動物人士越討,虐貓者感受越High,殘殺多幾隻,還引誘你人肉搜索行蹤。你大罵我用人核突?拋一個更令你作嘔的出來,看你班仆街能奈我何?

梁特訪京,將功贖罪,必向中方保證一七特首普選絕不出事,門檻從高從嚴,有劉華做人肉鋪墊,正如當年有葉劉推銷廿三條,若引起暴動,必要時可以犧牲劉華此一棋子,自己不上身。

劉華形象敗劣,但未來四年,本性不改,舉手投足,公眾厭惡指數長期高踞,必累及民建聯一起臭檔,這樣亦可削弱民建聯左營一七年出任與梁特爭位的人選。梁特推出劉江華,一石多鳥,用心之高巧,值得一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