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7

無待堂--賣愛的節日

原文連結

大時大節,是賣愛的日子。早前有鐘錶廣告在Facebook引起洗板潮,令我摸不着頭腦。看着朋友們一句一句好浪漫、好感動,不知究竟是我太冷漠還是其他人感情太過豐富。一個造作、台式「小清新」到極的廣告,卻把枯燥的城市人弄得集體高潮。

都市人最常消費的不是柴米油鹽,而是「愛」。買錶也要扯到一生一世今生今世下輩子再見,其他賣感覺的高價貨就更要出盡吃奶力去擠出感動。

嶽敏君《帽子系列:才子佳人》

嶽敏君《帽子系列:才子佳人》

我們信奉同一種生死病死的做人方法。戀愛一旦到了頭,便要結婚。香港人是一定要結婚的。不結婚,就不浪漫、不幸福;不結婚,就没人買鑽戒、光顧酒席、找攝影師、「婚禮策劃師」,不會有人過大禮、買金買玉買銀。有人結婚,這些行業才會賺大錢。我們也越来越常在電視上看見這些美滿幸福的廣告畫面。給女孩子一個家,叫作嫁;時間,讓愛更了解愛;老先生決定要續一百年的約‥‥‥婚禮和婚姻被割開來了。做人不只一定要不停追求幸福,也一定要搞極盡一次豪華的婚禮。

因為愛情在消費世界越來越重要,我們也越來越怕寂寞。大時大節,總覺得自己和人家特别缺伴、也特别姣。没人逃得過這種洗腦。我們不只有失控的正向思維,更有失控的快樂強迫症。在消費的節日,病就更嚴重。因此聖誕前夕我們都忙着找愛人、參加單身party,毒撚也更加毒。

我們被很成功地塑造成特别偏陡和痴狂的一代,人生價值就只剩下戀愛和結婚生仔。政府狂sell東北發展區的政治廣告,主角也是一個少婦和小兒子,對白是:「有了他(兒子),就是人生一大成就。」想出這條廣告橋的人又十分聰明和惡毒,將一代人「安居樂業」的願望和為大陸人服務的發展主義捆綁在一起,潛台詞是:想安安樂樂、結婚生仔嗎?支持政府吧。

因為這種無孔不入的置入式人生觀,節日就變得比其他日子更令人焦慮、更有壓力。聖誕節正日,有兩個青年不約而同自殺,一個跳樓、一個跳軌。老屎忽網民例牌大談「現在的九十後為了小事自殺,没有一點堅強」云云。這些人的膚淺,是他自己的膚淺,又是對別人的殘忍。Blame the victims,是現代人的常態。幸好死了的人已經死了,不會再聽到旁人的苛責。

我們都是服膺於同一個價值體系、或者樂在其中,所以不察覺潛伏於節日文化的壓力和焦燥。那些不快樂的人,在「普天同慶」的日子,會更加悲傷。節日也令人的情緒變得更加極端,悲的極悲,喜的狂喜。聖誕早就不是一個安祥的宗教日子了。

我不愛狂歡,因為狂歡之後通常更加空虛。那種大起大落之後的苦悶和憂鬱,就像在平安夜聽到自我亢奮的基督徒在街上「報佳音」一樣,令人覺得世界格外荒謬和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