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9

陶傑 2013年01月12日 - 2013年01月19日

拒絕夢醒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有如梁振英一上台鬧出僭建醜聞,十八大後的習總書記還沒坐定,就爆出《南方周末》言論打壓之爭。《南方周末》事件是南周系知識分子長期積壓的怨憤總爆發。當汪洋在任時,氣氛相對「寬鬆」,還沒有「上面」直接改稿、代筆寫評論、趁編輯放假時匆忙印刷出街的事件。知識分子非常重視他們寫的每一個字的「高度自治權」,所以這次忍不住要上街了。

繼續閱讀

土地多的是
2013年01月1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特首施政報告,又引起不滿。不是沒有建屋大計,而是沒有顛覆型的新意思。

譬如,土地短缺,有大把可以開拓。首先,將香港的各大監獄:赤柱、石壁、芝麻灣什麼的,北遷到廣東腹地,監獄用地即刻可以騰出來建住宅。

犯刑事,一聽說要去大陸服刑,即刻魂飛魄散,信不信由你:一舉兩得,香港的罪案也會少許多。

從前英國的囚犯流放澳洲,新加坡馬來亞的囚犯放逐婆羅乃,法國有一個圭亞那,在加勒比海,還上演過一齣「巴比龍」呢。誰說監獄一定要在本土?不錯,台北有一座土城監獄,但孤懸太平洋,也有一座火燒島。

赤柱監獄一搬遷,「保育」也可以有一部份。譬如從前「三狼案」執行死刑密室,就不必拆,原樣保留在中間,四周夷為平地,建成屋邨,讓父母帶着孩子走過時訓誡:長大了,不要做壞事,不然你看,就是這等下場。

中國的「解放軍營」也不必要這許多,駐紮在深圳東莞,效果一樣。加起來,土地夠多的,一點也不用再去新界徵收農地。

還有哥爾夫球場、木球會、草地滾球會,從清水灣到九龍的佐敦鬧市,此等場所,純粹是殖民地時代特權產物。有幾個香港人會打草地滾球?土地收回來,也建居屋公屋,香港人口再多兩百萬,也夠地方。

人家英國殖民地政府,本來在遮打道有一個木球場,洋人在打球,黃包車夫在外面拉車,又是「華人與狗」的特權禁地。但七十年代末期,英國人眼見時勢變了,不必你來要求,也不必諮詢,主動把地交出來,這點洞燭先機的智慧,後來「當家作主」的人,再投胎十次,也學不到。

特區的「施政報告」,是模仿殖民地總督的「承傳」動作,喜歡東一句「高瞻遠矚」,西一句「長遠規劃」,中環人也時時學着洋人說「在盒子以外思考」,全是泡沫口號,怎怪得香港人覺得殖民地好?最怕貨比貨呀。


第一份報告
2013年01月1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梁振英的施政報告,平心而論,總體來說,不比十五年前差,但沒有用,因為這個小孩上學期,也就是頭六個月,成績和操行一片紅,所以這個學期,考個及格,也不夠,要考個超優良,才能把前一截的壞成績追補回來。

這樣一來,就吃力了。梁先生的報告不是沒有實質內容,譬如,這裏的土地幾多公頃,那一片土地多少,共建多少房屋,都講出來了,但是太過平淡,施政報告缺乏一點神來之筆。

什麼是神來之筆?英治時代,明知道香港租約快滿了,即將交回中國,麥理浩臨走還宣布:港島的中區,建一條登山扶手電梯。這就是神來之筆。沒有人想到從干德道半山,有一天可以步行到皇后大道中,登山電梯顛覆了許多人的生活想像,大家能期待,有一天,不用跑路,一條自動輸送帶把人送到半山,電梯動工,兩旁的商戶抗議,但英國人不管,造成之後,你看,電梯兩邊的房產和商舖,都變成了黃金戶。

這就是Governing,管治。一九八九年大陸「六四」,衛奕信宣佈玫瑰園大計,斥資千億建新機場,今天的梁振英,明知道建屋要三五年,但缺乏了神采的一筆。

譬如,施政報告裏講,建地下街、洞穴城、人工島。衝口而出的「理念」,沒有進一步的內容。

地下街,太古的金鐘早已有了。洞穴城,是什麼意思?在東平洲選幾個山洞,還是與獅子山隧道平行,挖一條冷氣商場的步行街?講得清楚一點,就為人帶來期望。

在這方面,梁班子要早有論證。像人工島,要花多少錢?二十年前的新機場,只是大嶼山北開一個小半島,花一千億,今天,要一座人工島,至少四五千億。島的位置在何處?離港島的海岸要近,因為要有大橋連接,島上有豪宅,但也有公屋和居屋,商場、學校、戲院,附着施政報告,一個地圖拋出來,建築師找日本人,因為日本有關西機場和筑波都是人工島,成本之外,還從印尼輸入大量勞工,政府早已談好了,不信?你們看。

這樣一來,國際新聞會報道,香港人就覺得有奔頭了,那十多萬房屋單位,十年才建得成,也可以等了,因為大家覺得這是一個有遠景的地方。政治就是在虛實之間,希望的創造(Creation of Hope),以及期望的管理(Management of Hope),施政報告就是缺了這一樣,香港人不滿意,有什麼好說呢,對不?


施政報告未能建立信心
2013年01月18日 爽報 爽論

梁特施政報告,雖提出共十年建屋大計,但由於頭五年建屋量承襲曾蔭權的「七萬五」而無寸增,又承諾二○一八年起的五年建屋十萬,但「競選」時對基層貧民的「三年上樓」保證再無確認,導致大量基層市民不滿。施政報告沒有提及中小企,中產階級也沒有甚麼實惠。

這樣一來,未來五年,房屋方面,即使每年一萬五能完成,等於沿着曾特首任內定下的軌迹移動,梁特當初聲稱的「解決房屋問題」、「打大老虎」等,最多只能在二○一八年才開始。

為何搞成這樣?原因應是梁特就任後方知建屋問題,錯綜複雜,絕非「競選」時想像之容易。土地、勞力、地產商利益、環保,瓣瓣衝突,環環相剋,曾蔭權定下每年一萬五,梁班子無力增加。

但「三年保證上樓」既不敢再承諾,梁特都「拍心口保證」五年完成「曾限額」,公眾又有何信心?而且未來一兩年,萬一全球再爆金融海嘯,「拍心口保證完成建屋額」會不會成為僵化的教條,有如董伯當年一上台,遇到金融風暴,「八萬五」收不回來?香港未來,實在觸目驚心!


大陸人示威有創意
2013年01月18日 爽報 透心涼

香港九十後示威,打出殖民地龍獅旗,看來真是傷了「國家感情」,各級官員,時時念念不忘,覺得香港人唔多想做中國人。

但正如警務處曾偉雄講,遊行示威,打米字旗、龍獅旗,並不犯法。加上首席大法官馬道立嚴正指出:香港法律不受政治左右,打米字旗,如無意外,應該不會坐監。

然而,法理是一件事,情緒是另一回事,共產黨唔鍾意見到米字旗,是很情緒化的反應,香港人是不是考慮一下:一來不要太刺激大陸,英國旗打一次半次,全世界畫面賣通街,已經足夠,不必凡遊行都要打。

UA戲院都要換吓畫。譬如,胡總的家鄉泰州,有維權土地之農民,申訴冤情,就挺起美國旗,未見當地公安毀旗拉人,控以叛國罪,所以香港九十後不必太僵化。

告洋狀,既是中國人天生的基因,難以戒除,即使要告,方式也可以豐富一點,譬如北京民工追討欠薪,就跑到外國大使館門口集會,得到最大的國際曝光。大陸人民反而多創意,維權(或者「搞事」)很快就會打出英女皇奧巴馬肖像,甚至日本旗,中國農民很現實,當做貼符治鬼,符不止一款的,香港的殖民戀人,可以參考。


無廁門的傳統
2013年01月17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一科大女生考試中途不適如廁,但女助教不許其關上廁門,以防作弊。女生認為隱私遭侵犯,事後向教授投訴,對方回覆,稱「學生如有外遊或讀過歷史,都會知道有門洗手間非人類傳統。」
根據此一邏輯,女生打開門如廁感到不便,有辱尊嚴,反而是她沒有讀過歷史,或沒有出外見識過世面之過。

不錯,讀過一點歷史都知道,明清兩朝的科舉考試,為防作弊,手段嚴厲:考生入考場,每人獲派一間獨立「號房」,其實是一座囚籠,只比香港的籠屋高幾呎,可以坐直。考生入房前先要「剝光豬」,徹底搜身,考試開始,號房鎖門,考生要在房內過一晚,吃飯睡覺上廁所,都在房內解決。

科舉考試是不是傳統?當然是,還行之有效至少五百年,但不等於沒有問題,終於連光緒皇帝也看不下去,宣佈廢除。男人留辮子,女人紮小腳,不也一度是傳統?孫中山又有沒有保留?中國改革家王安石的名言:「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同樣,傳統也不等於合理,不足以成為根據。

有門的洗手間不是人類傳統,但後來,門到底加了上去,正如人類也曾赤身露體,現在都穿上了衣服。今天公認的文明國家,洗手間都有門,因為無門板的廁所,只是極權而又貧窮國家的傳統,農民在黃土高坡上,一邊方便,一邊抽煙,你眼望我眼,全無隱私,何來甚麼尊嚴?


歲月留聲
2013年01月1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HMV做不下去,要清盤了,文明世界齊呼可惜。

九十年的名牌,因為那個商標:一隻狗蹲在一副留聲機喇叭前聆聽:「他主人的聲音」。

His Master's Voice──小時候,我在家裏聽唱片,桃麗絲黛的Que Sera Sera,還有芭蒂貝芝的「櫥窗裏的小狗多少錢」,四十五轉唱片,棗紅色的商標紙,印着這個圖案。

本來是一張油畫,畫家名叫巴羅德。一八九八年,他在英格蘭西部布里斯托一家劇院當舞台經理,他喜歡繪畫,有時佈景和海報都由他繪製。

巴羅德收養了一隻流浪狗,帶了回家。小狗有一個怪脾氣,看見人的腳跟就追上去咬。巴羅德給牠取名叫Nipper──小咬,從此相依為命。他買了一副留聲機回家,用手絞動唱片,小咬聽見了,走過來,坐在留聲機的喇叭前,側頭凝神聆聽。巴羅德據此畫了一幅油畫。兩年之後,一百鎊賣給一個唱片商人。從此,這隻叫Nipper的狗就不朽。

HMV把油畫的主題製成商標。那時剛打完第一次世界大戰不久,有許多英軍陣亡。HMV的小狗聽喇叭標記:「他主人的聲音」,令許多人看了覺得傷感。主人不在人世了,留下了聲音,他的小狗一面聽,一面懷念着人。HMV這個名字,有一個人情味的故事,而且商標的畫面,是一個小劇場的一景。

然後是歐戰,邱吉爾的戰爭廣播,蒼涼的聲音,在收音機裏傳來,小咬象徵的是一份忠貞,地老天荒,為一個意念長廝守、長相憶,HMV就這樣成為國家的典故。

三代人的情感,都灌鑄在百年的唱片裏。真正的歲月留聲,因為一幅油畫,一個畫家,和他收養過的一隻流浪狗,為人世留下一個如此美好的名字。這才是真正的品牌(Brand),不但是優良的產品,而且蘊含着善良和美,閃耀着人間大愛。


明修房屋棧道暗渡權力陳倉
2013年01月17日 爽報 爽論

梁特施政報告,上半部中央前、內地後,一大堆均是空話。梁特重點主攻房屋,提出二○一八年起五年建公居屋十萬,此前維持曾特部署之每年萬五,總算知所節制。此着是橫跨二○一七「特首普選」,先行將民意「吊癮」,針對「中央只准CY玩一屆」之傳言:一七你選我,方有翌年起之十萬單位,搶奪尚未出現之候選人話語權,繞過中方,可謂佈局深遠。

但若未來五年之建屋泡湯,則連任當然免談。所以各方勢力欲阻梁連任,必須以各路兵力合縱連橫:令梁特頭五年房屋大計夭折。

這就有一番暗鬥。建屋目標數字一大堆,秦始皇築長城,要大量民工,建築工人向何處招聘?大陸輸入,極為敏感,以港幣滙率之低,也很難招人,惟有向印尼孟加拉招手?報告一字不提。

經濟民生優先,向「港英餘孽」奪權也一樣重要。成立大量「委員會」,包括「經濟發展」、「土地督導」,另委梁粉空降,下下殺着,步步摻沙,將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與儍強等矮化為「執行者」,等同向老董致敬,向公務員宣戰而報仇雪恨。

至於教育,梁特稱要「鞏固休養生息」,意指多年之「教改」如甚麼母語教育、通識、國教等變性隆胸的折騰奔突之焦頭爛額,或告一段落,這一點,梁班子若迷夢知醒,停止前董遺傳的政治狂躁症,倒值得一讚。



美蝗廣告襲港
2013年01月17日 爽報 透心涼

因美國唐人街華人傳媒廣告宣傳,誘哄中國大肚婆赴美產卵,引發蝗禍,洛杉磯警方嚴打,搞到雞飛狗走,轉戰中港一體化之遠東,香港網絡也出現「香港人快去美國生BB」之蝗產廣告,宣傳去美國生B,着數巨大,可擁有美國福利兼護照。

此等廣告,對奉公守法、面皮不夠厚而知恥之本土香港人並無作用,明顯吸引近期來香港定居已取得居港權之大陸新移民或「優才計劃」之尖子,鼓勵其走得快好世界,將香港當中途跳板,好似兔子踏着龜背過河,早日逃離梁班子淪陷區,投奔白人文明,往生極樂。

但香港特區護照之全體香港本土持有人,必受拖累。因英治時代建立之香港信譽,加上曾爵士政府之游說,美國政府本來已心郁郁,考慮給予特區香港護照免簽證地位,與台灣相同,經此蝗產廣告警醒,不但不免簽,花園道方面還會收緊,凡香港肥妹、肥婆,明明只想去加州迪士尼玩,一律當你大肚想入境產蝗之疑犯,用一名僱自重慶大廈之黑人櫃台保安,操半鹹淡粵語,笑罵:「你哋中國人學鄧小平個仔喺嗰度生孫入籍?No Way。你老味,返屋企食蕉,Eat banana啦。」

香港人自保,就要劃清界線,主動向美國領事館舉報此等劣質廣告,協助美國掃蝗打非,維護美國利益,同時港女減肥瘦身,為去美旅行不受辱,多了一重動力。


滿座衣冠
2013年01月1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的大法官律師開年會,香港終審庭首席大法官,穿上黑色法官長袍,發表講話,嚴正指出:香港司法獨立,法官判案,不理會政治。

其他法官,也全副黑袍,銀假髮,很悲壯的陣容,有誓師的味道。司法獨立,在一個文明社會,像太陽從東邊升起來,今天的美國聯邦法院,昨天的殖民地香港最高的樞密院,都不必勞煩大法官全體站出來,講一個關於母親的性別──也就是廣東人說的「阿媽係女人」的顯淺道理,但在今天的香港,有此需要了,為什麼滿座衣冠,人人心裏明白,所以氣氛肅穆。

香港的大法官、大律師,披黑袍戴假髮的擺一個陣出來,不管他們說什麼,這套服飾,先令中國十分的厭惡。

假髮和黑袍,十八世紀末開始在英國的法庭着戴起來。一八七三年,正式成為法律,叫Judicature Act,規定黑袍必須用絲造,頭上的假髮長短、衣袖的花飾,二百年來,時有法例修正,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英國的刑事上訴庭,法官可以穿黑或深紅袍,上議院首席大法官的那件,都配有金邊。

英國大法官的衣飾,不但象徵法律神聖,衣飾是一套符號,刻意將大法官裝扮成上帝的形象。因為耶教文明講末日審判,所以人間的法官,須要仿效上帝,令人對法治有敬畏之心。

這套符號,看在中國政府的眼裏,怎會不厭惡而憎恨?因為符號代表的意識:法律至高無上,人人平等,法治獨立,法官有超然的人格,全都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天敵。天敵,是不講理性的,就像貓頭鷹見到田鼠,就會湧起無緣故的憎恨,非要把田鼠消滅吃掉不可。

所以,大法官的講話,中國句句不中聽,中國要「三權合作」,法官都要做政治工具,但大法官還要用那麼純正的皇室英語來刺激中國,這就很嚴重了,不信,一兩年內,必有變故。


馬首官王者清場必有後患
2013年01月16日 爽報 爽論

終審庭首席大法官馬道立以皇室英語嚴詞宣示:香港的法庭不會被政治化,社會的各種評論,有其自由,但不影響司法獨立。

此說包括反駁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大罵法官不懂「國家利益」的政治批判。馬道立的意思是,梁愛詩你有你講,但不會有作用。審案釋法與否,由終審庭全權決定,不由得閒人拉拉扯扯、罵罵咧咧、推推撞撞。

馬首官強調,法官獨立判案,根據法律精神。言下之意,是任何政治情緒的其他發洩,皆不在考慮之列。馬首官之言論,排除政治喧譁之干擾,對於香港國際金融城市的聲譽有鞏固之功,西方的投資者應暫可放心。美國評級機構滿意,香港的財團、工商界、中產階級,以至小市民,都應滿意。

但是馬首官無一字提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四年前訪港高調指示的「三權合作論」,指行政、立法、司法機關要「相互支持」。法庭獨立判案,就不會「支持」任何人,此亦間接宣佈「三權合作論」之錯誤,在香港並無市場。

這樣一來,事態嚴重了,親中陣營肯定不甘心,必大罵「外部勢力把持司法」、「香港法院是誰家天下」。民族基因之別,引起的思維殘障,畢竟不是馬官一腔高貴英語所能矯正。


假扮高深
2013年01月16日 爽報 透心涼

特首施政報告,其「智囊」從事「期望降溫」,呼籲市民不要幻想太多,因為梁特之報告,不會是下里巴人世俗「流行音樂」,而是境界更高的交響曲。

如此譬喻,不倫不類。施政報告要有內容,內容就是實質,不論是汪明荃演唱會、還是顧嘉煇半世紀回顧騷,流行音樂就是清清楚楚的《小李飛刀》、《萬水千山總是情》、《書劍恩仇錄》,要大眾聽得明白。

古典音樂是大眾不識欣賞的東西,尤其馬勒、李斯特、史特拉汶斯基,納稅人供養梁班子,要求此班子「不扮高深,只求傳真」,派錢、起樓、減稅,美國總統的國情咨文,前英治時代的施政報告,無一不是流行音樂。

扮高深的人,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冇料到」,對着小市民玩甚麼「古典音樂」,以「高深」來掩蓋「空白」,豈非當這個社會是白痴?

既然如此,「施政報告」不必用廣東話,為何不用拉丁文來宣讀?拉丁文更為高貴。
今日香港,由一批扮高深的人來Hea時間、拖拉過日辰,豈有運行?「施政報告是古典音樂」這樣的「創意譬喻」都講得出,「阿爺」睇在眼中,怎會不眼火爆?


金融大權梁班誓要摻奪到手
2013年01月15日 爽報 爽論

由陳德霖領導之金管局,今年投資收益,高達千億,值全球經濟之凶險氣氛,陳金局的投資組合戰略極為成功,此一成績,見得人有餘,證明香港不是沒有人才。

但金管局公佈盈利之同一日,梁班子巧合地透露,將會另起爐灶,另行成立一個「金融發展局」,明顯是與陳德霖對着另外立一山頭,政治叫陣分權之勢,極為明顯。

香港有金管局,守護香港納稅人之血本,本已足夠。金融不須「發展」,只須「管理」,陳德霖警告:外圍因素極不穩定,意思就是不可領功心切、盲目冒進。但陳德霖、曾俊華、史美倫、傻強這個金融專業團隊,中環皆知,並非CY嫡系,梁特已經用一對肥波、高芝摻沙子挖牆角暗奪林鄭之人事任命權、大學研究撥款權,金管局這座金山,一向在「港英餘孽」尤其前曾特的影響力之下,又豈有不拿下之理。

至於有無本事操作金融,不必理會。當年毛澤東剛坐入中南海,延安土包班底,沒有幾個識英文,一樣可以用工農辦外交。陳德霖以千億盈利挑戰梁班子的新山頭,更激起梁班子奪權之鬥志,你以為我不懂、老子偏要管,所以大陸有兩個政權、兩種聲音,香港一樣有,而且對立將越趨激烈,龍年將逝,蛇年入位,龍蛇大戰,將會好戲連場。


記得執生就好
2013年01月15日 爽報 透心涼

廣州之商場食肆,有操普通話之外省婦人攜同幼女幫襯,幼女便急,外省婦即着其女就地大便。新聞圖片所見,地板打得「臘臘令」,該名中國女童之一堆「處女屎」,地板反光折射,色彩甚為感人。

事件即遭廣州本地網友聲討,怒斥為外地蝗蟲,香港之反蝗本土捍衞運動,上海已受感染,現在輪到廣州,確係可歌可泣。

不幸中之大幸,是當時食肆之員工,亦有據理干涉,但蝗婦稱「我會收拾」,隨即用紙將地板「蝗糞」包好,類似香港之良心狗主,放狗時揸住一份報紙之風月版隨時跟拖,為狗仔執狗屎一樣。

所以中國正在日益進步之中:若在三五年前,你叫該蝗媽執屎?她隨時call其老公,再召一群公安來將你打到變豬頭,將食肆拆為平地之後,再叫樓面經理跪下來將「處女屎」吃掉,然後叫小女兒嘻哈觀賞,體現母愛。

現在,該名雌性成年動物,竟然聽從訓誡,乖乖自己執手尾了,你說,國家係咪有希望?
中國人缺乏包容心,香港九○後對於國家又時時有偏見,幸好有本欄時時客觀分析,公正論斷,減少偏激思想。來香港的自由行阿媽,應以「廣州執屎好人好事」為榜樣,在香港的商場地鐵,屙完之後自己執番,就不會有港獨,大家就和諧了。


想 吃
2013年01月1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好吃而怕發胖,成為都市中產階級集體恐懼症。

三兩友好,以美食敍舊,鵝肝、紅燒肉、牛排,凡世上的食物,只有好吃和不好吃兩種,沒有卡路里高還是卡路里低的分別。

一面進餐,一面叫嚷怕膽固醇高,不但掃興,而且不道德,像一個妓女在接客時頻頻看手錶。

烹調的技巧,必須有講究,但對於食物營養,不必研究得太深入,正如女人喜歡男人,只要閉上眼睛愛他的床上功夫就夠了,他的職業、學歷、家世,永遠不那麼重要。

明智的母親教導成長的女兒:將來長大了,選擇丈夫,要有心理準備──有錢,或者是人品好,兩者只能擁有其一,絕不可兼得。同理,好吃的食物,必然不健康,所有的健康食品,從生菜沙律開始,一定不好吃。

就像老人痴呆,不,腦退化症這種病:得此症的聰明而博學的精英永遠居多,像高錕博士,你看第三世界的非洲和東南亞,在木瓜樹下抽大煙睡懶覺的獵頭族酋長,活到九十歲,幾時會老人痴呆?不信,你抓了他第十七個小老婆綁起來,推到他面前,說烹蒸來吃了,他一定認出,到頭來給大卸八塊下了廚的,是你自己。

上帝造人,也愚弄人類,山明水秀風景像世外桃源的地方,像新畿內亞和紐西蘭,你不會長住的,空氣污染如香港,你會留下來發財;毒霧瀰漫如北京,大把跨國企業的鬼佬CEO,四周只要有哈爾濱青島的鞏俐和章子怡圍繞着任他挑,打死他也不回加州或蘇格蘭。悟通這一點,就會開懷暢食了,脂肪、膽固醇、卡路里,通通去他媽的,在鐵達尼號船上的餐廳,當侍應推着甜品車過來,問那幾個貴婦:要芝士蛋糕、掉拉米梭,還是黑森林?想一想,那幾個女人手一揮,打發走:不要甜品了,我怕肥──想一想,她們多冤枉?


夢鄉
2013年01月1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大陸「南周」事件,是圍繞着一個「夢」字的一場中國人的內鬥。事情是這樣的:中國的習總,先發表講話,指「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中國的知識份子,感動流淚,覺得春天來了,即刻呼喊「中國夢,憲政夢」,這就得了禍。
共產黨改掉「南周」新年獻詞,換一條新題:「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接近夢想」。意思就是:你說你要做夢,做一個中國的「憲政夢」,就是在罵我們共產黨沒有實施「憲法」。現在老子告訴你,雖然現狀是無法無天,但不實施憲法,就是「最接近夢想」的境界了。

內部的鬥爭,是「上面」有令:「中國夢,夢之難」這樣的字眼不准出現,而且「中國夢」也太「敏感」,因為「中國」一詞敏感,只可叫「家國夢」,立即改版,而且「新年特輯」的主題,只能叫「追夢」。

習總不是「強勢南巡」了嗎?看,我們習總講話的精神,就在中國的南方給消了音。這一巴掌,當然不是打在「南周」臉上給中國的「知識份子」看的,而是給世界,尤其是對習主席上台、香港鄰近地區會有「政改」的西方文明國家看的。

讀過英國作家歐威爾的小說「一九八四」,就明白中國這場權力的「夢鬥」。「一九八四」的主角溫思敦,活在一個極權國家,但時時做夢。溫思敦的意識,給「老大哥」控制了,但他的潛意識,尚可以做夢來逃遁,於是他夢見女友朱莉亞、夢見母親,在夢中他凝聚了希望,他夢見一個叫「黃金國」(Golden Country)的烏托邦,那裏有藍天、草地,春風裏的榆樹和柳枝,在夢裏,他與女友討論「黨」的謊言。

後來,「黨」知道溫斯敦的夢,需要「規管」,因為他的夢可以是「顛覆國家」的武器。「一九八四」的「夢管篇」,承傳了佛洛伊德的論說。許多年前我看了,印象深刻,所以,後來金庸先生囑我寫專欄,編輯問我欄名,我不假思索,就叫做「黃金冒險號」。

因為中國人追逐「一九八四」的黃金夢,是要冒險的,我時時自我警醒。我慶幸選修了英國文學,不止因為憑「一九八四」一卷,已勝過了所有的巴金、老舍、沈從文之類的「中國現代文學」成就的總和。今日,我在船上,遙眺一個叫做「中國」的異鄉,那一度是許多人的夢土,如今,那個地方雖早不再是我今生的夢了,但在「自由行」的拜金中國瘋裏,還有那麼少勇敢的人在找尋他們的柳條春風,找他們的茱莉亞,雲海迢遞,多麼遙遠啊,我聽見嗚咽的汽笛聲。


粉碎「標準工時」民粹進攻
2013年01月14日 爽報 爽論

梁特「施政報告」出籠前夕,工聯會遊行示威,要求梁特在「施政報告」加入標準工時立法。

梁特之智囊早已預告,「施政報告」以「宣示理念」為主,不會派糖。傳統基金會警告,梁特不可聽從民粹擺佈,何謂民粹?是不是普選要求?不是,美國《華爾街日報》主編即點明:一是最低工資,二是標準工時立法,切不可順應民粹,否則變成政府干預市場,破壞香港傳統地位,外資不合心意,即會撤走。

美國的意見,梁特府不可不聽。「標準工時」是西方國家的社會福利主義事物,立法不合中國國情,中國成語裏的「刻苦耐勞」、「任勞任怨」、「日理萬機」、「廢寢忘餐」等,全都是對中國人勤勞拼搏本性之讚頌。

香港自五十年代以來,「獅子山下」精神,就是工作搏命,市場自由,人人可以「踩多兩更」。現在人口逐漸老化,九十後又缺乏鍛煉,嬌生慣養,年輕力壯,工時自動延長,這是人的選擇。

OT如何加薪,亦應由勞資雙方講數,不必政府立法代勞。美國人一片好心,勸導梁班子視國情施政,若有美國人的指示不聽,聽工聯會的民粹喧譁,梁班子將會十分愚昧,而且也忘記了自己是中國人。


日本仔同你鬥長
2013年01月14日 爽報 透心涼

日中因尖閣主權之爭隨時開戰,中國有五毛黨反日,日本也有愛國團體以不同方式向中國挑戰。

日本是島國,受英國影響學到「含蓄」此一美德。譬如日本有個「巨根網站」(圖),以男性生殖器會友,任何日男只要輸入自己JJ長度,網站即會統計,告訴他自己的J根,全國排第幾。

中國憤青平時多黑客,專門攻擊敵國網絡。日本這個「巨根網」叫做「ochinchin」,單看英文拼法,就知道是:Oh,China China 之簡稱,語帶嘲笑:噢支那支那,我哋日本仔長過你、大過你,噢支那支那,你敢比拼嗎?

如此公然挑釁,凡炎黃子孫,有血性的,又豈可坐視啞忍?南京大屠殺在前,巨根鬥長度在後,強國的五毛愛國憤青,這時如不紛紛除褲自拍,將圖鋪上巨根網,讓小日本見識一下大強國,又更待何時?

上載測量方式,日方有規定:男士要抬頭挺胸,腰板站直(這一點對於一般中國男人,已有難度),用任何方式包括周秀娜寫真照,搞到扯起,用尺由龜頭度到盆骨。中日兩國同種,因此中國憤青參加競賽影相時,記住手持五星旗以辨身份,祖國向香港輸出自由行,消費購物養活香港,香港人感恩,我們香港人在這邊一定高聲為強國巨根男吶喊打氣!

蛇 年
2013年01月1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蛇年來了。

龍是中國人想像出來的祥獸,但在現實裏,最像龍的就是蛇,反而令人驚怖。中國人龍年搶生子,蛇年不願生育,不信,數一數你身邊的朋友,屬蛇的應該最少。

蛇是龍的凶版,龍卻又是蛇的positive version,此一矛盾,論證了中國文化的分裂人格──龍既是「真命天子」之至尊,但蛇蠍心腸的皇帝數不勝數。中國文化真是「龍文化」?笑話。龍沒有幾條,數來數去只李小龍、成龍,但周圍像蛇一樣陰險蟄伏,平時低調,時機一到就咬閣下一口的,在「文化圈」最多。

江湖多獅狼虎豺之類的猛獸,中國的「文化人」多蛇。中國政府前副總理張春橋,是共產黨裏第一流的馬克思專家,但以陰毒算計著稱,中國前副主席林彪,背後就叫張春橋做「眼鏡蛇」。林彪的日記,時有「要提防眼鏡蛇」的警語,可見「文化人」一旦變種,頭腦簡單的武將,即使兇猛得像天龍八部,也不是對手。

白蛇傳裏的白素貞,紅顏禍水,也是蛇的化身。西方舊約聖經裏的撒旦,化身為蛇,誘哄夏娃食禁果,也不是好事。

金庸小說裏有一個金蛇郎君,原名夏雪宜,卻是美男子,其發跡的經過,是打聽得雲南有「五毒教」,想偷學使毒的秘技,為毒蛇所咬,遇到了教主的妹妹何紅藥,搭上線之後,偷了一把金蛇劍,從此獨行江湖。金蛇郎君從來沒出過場,只是由別人的口中轉述,下場淒慘,骸骨和金蛇秘笈同葬,被袁承志發現,因此袁承志有一位從未見面的師父。

金庸小說,人物的名字是另一絕:夏雪宜、金蛇郎君,白雪和金蛇輝映,還有何紅藥,色彩感強得不得了,還有霍青桐、公孫綠萼、藍鳳凰、阿朱、阿紫、刀白鳳,顏色一個賽一個引人入勝的艷麗無匹,寫小說像做菜,色香味俱全,小地方皆有用心。

但這都是古人。時下如果想寫一部關於港女的小說,名字不可以超現實,英文都叫Ivy、Miko、Elaine、Jennifer,中文都叫月娥呀、潔貞呀什麼的,還有家明與玫瑰呀?早沒有了。一個惡俗的時代,不也跟蛇年很配?


兩雄相遇
2013年01月1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今年奧斯卡將會是李安獨鬥史匹堡──一個的戲得到十一項提名,另一個,以「林肯」出陣,提名十二項。身為亞洲人,感性一點,當然希望李先生會連奪「最佳導演」,再得「最佳影片」。

但是印度出了西方憤怒的輪姦殺案,國家形象受損,可能影響評判的情緒觀感,加上史匹堡自從「雷霆救兵」之後,沒有再贏過。

奧斯卡這個場,是美國人的,李安一再進入決賽,已經非常的出色。但當前美國要重振聲威:茉莉花革命,推翻暴政,全世界都爭民主,如此政治氣氛之下,「林肯」比較強勢。

但是林肯這個人物很難寫,從歷史教科書的印象,這個人像文天祥和岳飛,「浩氣長存」得有點硬繃繃的平面,缺乏陰暗襯托。人物不論多英雄,一旦太過平面,就會僵化,在這方面,香港鄰近地區的「革命樣板戲」,是很珍貴的反面教材。

美國人沒有這樣基因,但感情時時流於外露。「少年Pi」對於美國觀眾,已經有點深奧,美國沒「國民教育」課題,但「舒特拉的名單」、「雷霆救兵」,加上這齣「林肯」,史匹堡就是美國國民教育的宗師。有了這位藝術家,美國不再需要像「美國發展模式」這種九流課本,自吹自擂,說議會民主是如何團結,無私進步。

相反,荷李活電影裏的議會民主,時時有黑金陰謀,政客加流氓,壞事做盡。但是美國在歷史上有林肯這樣拿得出手的人物,而不是秦始皇、漢武大帝、康熙和雍正。因此美國的「軟實力」大片,別管他有沒有美化和誇張,是吸引人的,因為其主題,是符合人性的。

林肯不用權術謀奪「帝位」,林肯沒有一批妻妾妃嬪勾心鬥角爭家產,林肯的子女不必陰謀奪嫡,因此,史匹堡和李安,不論哪個贏,都是美好而優越的事物得勝,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