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陶傑 2013年01月19日 - 2013年01月26日

音樂殿堂淪陷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英國的 HMV熬不下去,宣布隨時破產。此一消息與韓國諧星 Psy的「江南 Style」點擊率超過十億,前後傳來,時間上是巧合,在市場的經濟裡,有明顯的因果關係。

繼續閱讀

譯名之爭
2013年01月2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戲曲,兩字,音譯為Xiqu,英語世界的人無法發音,莫名其妙,是失敗的名稱。

譬如功夫,叫做Kung Fu,一叫就在西方流行了,因為音節鏗鏘。大陸後來再出口一個花樣,叫Wushu,就不行了。Kung Fu壟斷了語言霸權,因為有李小龍,然後又有大衛卡列甸的劇集。有這樣的Marketing,名字很快上了牛津詞典。

英文是很開放的語言,有許多外來語,因為殖民地一度遍佈天下,Papaya,木瓜,是馬來話,Bangalo,單層樓房,是印度語,但能打得進牛津詞典的,不靠行政手段,要靠市場。

Kung Fu能有市場,「氣功」(Qi Gong)就差點。為什麼不叫Chi Kung?這樣就可以把一個Kung字的意義統一,方便外國人了解。但有人要鬥氣,他偏另搞一套,要你放棄自己,與他一樣。

Xiqu沒有世界市場,因為錯過了時機。中國傳統戲曲,在江南Style的時代,很難向外推銷。中國文化許多深層的事物,因為語言隔閡,與世界無緣。

加上自己的地域爭鬥,中國人自己在製造障礙。明明有了Kung Fu,為何還要僭建一個Wushu?因為大陸的北方人看不起粵語,他們認為,北方的少林方是正宗,幾時輪到李小龍和葉問的詠春代表中國?

但是,Kung Fu是廣為全世界熟知的,有一個現成的詞彙殼,為何不借殼上巿?但北方的中國人器量畢竟小,你說「維珍尼亞」,他一定要「弗吉尼亞」,隱然有「大一統」意識。

這樣一來,中國人做人,自己辛苦,明明簡單的事,他喜歡搞得很複雜,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也吵吵鬧鬧的為輸出文化造成許多不便。建立「軟實力」,不那麼容易的,要有聰明的頭腦,全盤的構思。長期的爭來鬥去,在唐人街裏打轉,像條狗般追咬自己的尾巴,小事都提升到國家民族的政治,難怪戾氣深重。沒有得醫,這是絕症。


中國戲藝
2013年01月2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戲曲」叫做Xiqu,原來是香港西九當局的暫稱,尚未定案。北面的許多「音譯」,是不成熟的,一切自我中心,不管這個世界有幾多人懂得「漢語拼音」,結果是你有你關門自賞,世界不知什麼叫Xiqu,但看見群湧掃貨奶粉和歐洲名牌,會漸漸知道什麼叫Qiang Bao Shan,搶包山。

「戲曲」不只指粵劇(Cantonese Opera),戲曲中心,也不會只演粵劇,還應該包羅京戲、黃梅戲、評彈、大鼓、崑曲什麼的。這樣一來,更應該詳細說明,譬如,戲曲統稱Chinese Traditional Musics and Theatrical Arts。

中國的戲曲藝術,是另一個世界。評彈和大鼓,介乎說書和唱戲之間,西方沒有這等灰色地帶。說書、相聲,雖然沒有「曲」,但說話人在台上表演,也要有一點「藝」,演說演說,「演」字先行,故亦應歸入「戲曲」範疇。

至於Music,為什麼加一個s呢?漢族的管弦樂器:蕭笛二胡、古箏胡琴,還有嗩吶、竹板、木魚、鑼鼓,自成一個系統。

如果漢族的音樂即是中國音樂的全部,Chinese Traditional Music,就是單數,但現在講「文化多元」,維吾爾族、彝族、蒙古,樂器和風格不同。譬如雲南的僳僳族,有一種「鋼片琴」,由印支半島北傳,有點像西洋鋼琴。苗族人吹笙,一面吹,一面跳舞,少數民族比漢人少包袱,他們的音樂比較歡樂,不是講「中國統一」嗎?所以,Chinese Musics,用眾數,比較正確。

印尼的爪哇、蘇門答臘、峇里,音樂因部落而大異,所以印尼的音樂,必稱Indonesian Musics。

即使粵劇和京戲,除了唱功,還講身段、造手、關目,種種細節,為西方Opera所無。東西方文化溝通,涉及文學、美術、音樂,就不是簡單的事。一個譯名,如果引起文化趣味的探討,也不壞,即使叫「私處」,不是有一齣戲叫「陰道獨白」嗎?不也很「藝術」?


高永文抗水匪 吳局長親雙非?
2013年01月25日 爽報 爽論

梁特曾承諾二○一三年香港「零雙非」,豈料又有變化。教局吳克儉竟踢爆,在電台宣佈「雙非兒是香港的生力軍,港人應該歡迎他們」。
難道「嚴打雙非」之梁特政綱,真是「信一成都死」?梁特立場是否有改變,應緊急澄清。

若雙非是生力軍,那麼水貨客更是解放軍了。大陸水客會同港奸,以勇奪釣魚島之態,全港瘋搶奶粉。德、荷、澳、紐等國相繼爆發奶粉蝗禍,白人輿論嚴正聲討,水客即轉戰香港。龍年搶閘出世大量中國嬰兒,加上大陸有放鬆「一孩政策」以避人口老化,所以香港之奶蝗搶奪戰,未來數年,只會惡化。

食衞局高永文與吳克儉有異,高調宣佈「不排除」嚴厲措施打擊水客,穩奶護粉。
何謂嚴厲措施?不妨向港人開始懷念的日治三年零八個月時代借鑑,嚴限購買奶粉配額。

不止奶粉,港人也想以合理價格購買LV、Chanel,現在這些品牌被大陸人炒至天價,崇洋不是大陸中國人的專利,做過英國殖民地的港人比鄰近地區更有此天賦人權,嚴限買貨配額應不限奶粉,視乎巿場瘋癲狀況,由衞生巾杯麵至Prada全線推廣。
高永文反水匪,吳克儉則親雙非,「金發局」與金管局兩套班子,陳德霖鬥查史,口徑凌亂的梁班子究竟在搞邊科?


工人鬧事
2013年01月25日 爽報 透心涼

日中因尖閣之爭,傳說即將開戰,此時上海一家日資工廠嚴懲偷懶中國工人,遲到一次罰五十元,遭工人借保釣反日之勢,聚眾作反(圖),禁錮日資工廠高層,經我國英雄的公安武警特擊圍剿暴徒之後,將日籍總裁救出,一時成為佳話。

這家日本工廠全名「神明電機」,有名給你叫:舉頭三尺有神明,日本人的神明是誰?就是日本天皇。要求工人準時返工,古今中外皆然。若不想罰款,準時報到就是了,倒果為因而反枱,不是刁民又是甚麼?

香港在三年八個月日治時期,在三角碼頭一旦有人打尖,日本憲兵即拖出斬首。今天,日本人已經「文明」許多,就像共產黨廢除了反革命罪,劉曉波之流三十年前應該槍斃,今日只判十一年,日本人也一樣,遲到、打尖,不再砍首了,只輕罰五十元。凡事要向前看,對待日本要與對待中國一樣,不可帶有偏見,要給予時間人家改善。

中國武警此次果斷平暴,也值得一讚,因為此等行為在網上隨時會被五毛指為漢奸。但幸好大陸五毛也很現實,武警腰間有槍,五毛就不敢亂罵。所以中共奉行森林定律,日本也深明此理,只有刁民不明而已。


「私處」中心?
2013年01月2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新成立的「戲曲中心」,英文叫Xiqu Centre,引起香港網民公憤。

政府解釋,中國的戲曲,尤其粵劇,與西方的Opera不一樣,所以不可跟隨。

Xiqu,廣東話念來像「私處」,這是對女性和梨園子弟的侮辱。

中國的毛筆,也跟西洋的鋼筆不一樣,毛筆為什麼不改叫Mao-bi──那個「B」音,在北京話裏,豈也不是「私處」的俗稱?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香港特區政府有這等文化的庸官,特區政府不需要別人來嘲笑,自己也醜死。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和」,與美國共和黨的共和、法蘭西的共和,也不一樣的,是不是也跟Xiqu看齊,正名為The People's Gong-he Guo of China?

還有,二○一七年香港的「普選」,也將會跟西方的普選不一樣的:有一個委員會,篩選進門檻,而且,還可能保留英國人留下來的「功能組別」,很有「中國特色」的東西,因此到時不要叫Universal Franchise,應該叫Pu Xuan。

如果要順着北面的「普通話」一一正名,香港人將會很忙碌。首先,中國大陸不叫「功夫」,只叫「武術」,Kung Fu是廣東話,應予廢除,跟隨大陸,叫Wushu。

而特首梁振英還叫做Leung Chun-ying,不由就任之日開始改叫Liang Zhen-ying,拒絕中港融合,也令人很奇怪。

Xiqu怎樣發音,隨便叫一個白種人來試試,十之其九,叫不出來。一件產品,最重要是名稱,發音要顯淺,名字叫不出來,就讓中國的戲曲在世界上沒人理會好了,這樣一鬧,反而提醒這些笨蛋。不過,一改回去,變成順從「民粹」,没有面子,所以最好還是不要改,一直「私處」、「西九」下去,不亦樂乎?


雙嚴打、鋤水奸、保過年
2013年01月24日 爽報 爽論

梁特施政報告反應慘淡,建屋遠景,難濟燃眉之困,五年後七萬五是否能如期交貨,也因誠信問題令人存疑。為求救急,只有「雙嚴打」──腳踢水貨客,維穩農曆新年食品;拳打雙非嬰,杜絕跨境僭竊生育。

水貨客是眼前危機,但四成是大陸人,六成為代購運輸之港奸。懲治這兩股惡勢力,一是取消一簽多行,二是責成港鐵執行運輸條例,嚴禁上落貨物。但這兩項措施皆成效有限,因香港自由市場,難以限制任何人掃貨。巴黎的法國名店,店員有民族尊嚴,中國人多買四五隻LV袋,法國人即知是拿回大陸炒賣,即行喝止,中國人的錢再多,也不得要領。

但香港的零售業與水貨駁腳,豈有此等公民質素?成龍名言:「中國人是要管的。」若今日香港是日治時代,皇軍駐守上水,現場搜掠,抓獲水貨客,就地殺頭正法,絕無人敢造次。

充公水貨客貨物
梁特若想嚴整,須使出「挑動群眾鬥群眾」的強項,任由港人組織「反水鋤奸自衞隊」,自行巡邏糾察,類似較早前梁粉大軍街頭大罵反梁示威者,即場嚴厲痛斥而報警,將水貨客上水粉嶺遊街一圈,羞辱過程上網,貨物充公,亦可奏效。

中國客全球搶奶粉,論事要公正,是國際危機,香港難獨善,亦非梁振英一手製造,但梁班子施不出狠勁來打煞住,民望會更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梁特欲自保,行動要快速了。


網捕禾花雀
2013年01月24日 爽報 透心涼

大陸十八大後,聲稱加強反腐敗。大陸民間與知識份子一樣天真,低智商情緒反應,竟然信以為真,紛紛舉報貪官淫官。許多人民見舉報毫無反應,即聘用私家偵探主動搜集貪官「罪證」。

此等舉報貪腐的私家偵探大軍,令官場人人自危。「習李新政」一上台,除了封《南周》,還大舉掃蕩私家偵探社,一口氣抓獲二千五百名私家偵探。
在大陸開辦私家偵探社,如同在老虎頭上動土。因為國安、公安才是正式認可的偵探,你民間另搞一套,無疑與大陸中央對抗。

天無二日,國無二主,大陸官方只有他偷聽你電話、偷拍你叫雞,那裏容得你聘用私家偵探反過來偷拍跟蹤他?

最慘就是十年CEPA自由行,一些香港私家偵探,響應董梁「中港融合」,以為大陸大把生意,豈知這次的禾花雀大行動,港人偵探一樣遭殃,行政扣留多名,至今尚未獲釋。

特府在大陸不是有政府辦事處嗎?這些人會與中方「協調」或營救否?答案是不會。當年中共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在毛伯伯的專列裝偷聽器,結果被打成「彭羅陸楊反黨集團」,可見「私偵」行為係共產黨大忌,香港人不知碇,北上私偵,妹仔大過主人婆,抵你死啦。


八十年前
2013年01月2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南周》事件還沒了完。只是一群知識份子想做個「憲政夢」罷了,沒有越軌,哪知道得罪了「習李新政」。

了解這個民族的人,像本人,絕不會大驚小怪。今天為此喊冤的,是不懂得這個國家的輪迴史。

一九三二年底,有一本《東方雜誌》,為慶祝一九三三年元旦,主編胡愈之向全國四百位名人發出一封徵稿信,題為:「一九三三年新年,大家做一回好夢」:

「在這昏黑的年頭,我們的整個國家民族也都淪陷在苦海之中。我們詛咒今日,我們卻還有明日。假如白天的現實生活是緊張而悶氣的,在這漫長的冬夜裏,我們至少還可以做一二個甜蜜的舒適的夢。夢是我們所有的神聖權利啊!」

《東方雜誌》的徵稿信提出兩個問題:

一,先生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是怎樣?(請描寫一個輪廓或叙述未來中國的一個方面)。二,先生個人生活中有什麼夢想?(這夢想當然不一定是能實現的)

雜誌的「新年徵夢」,反應熱烈。一九三三年,即民國二十一年出版的《東方雜誌》,刊出了徐悲鴻、巴金、茅盾、郁達夫、俞平伯、柳亞子、周作人、林語堂、夏丐尊、鄒韜奮、葉聖陶的「追夢篇」,而畫家豐子愷。

《東方雜誌》的出版社是商務印書館,老闆王雲五,膽子比較小。一九三三年的元旦追夢號,有幾個批評了國民黨,王雲五找胡愈之訴苦:「你這些東西不得了喇,商務印書館要封門的呀,你能不能少發這種東西?」胡愈之說:「不行,編輯權在我,不在你。」王雲五說:「那我只好取消出版合同了。」胡愈之說;「你取消就取消。」

魯迅旁觀者清,指出:「本來連夢想這樣的特輯也不必搞」,因為「無論怎樣寫得光明,終究是個夢。」魯迅太了解中國人了。民國三十八年,王雲五很聰明的去了台灣,胡愈之留下來,迎來毛X東的惡夢。

今天,回顧八十年前的東方追夢號,只會笑那幫知識份子傻氣。一九三三年,有蔣中正先生領導,堅毅不拔,已是民國的黃金時代,即使東北「淪陷」,成立滿洲國,日本人也沒有焚書坑儒。一九三三年的中國,「昏黑」有限,絕對不是「苦海」,是一片樂土,有什麼可「詛咒」的?這夥幼稚的中國文人,像英文說的,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活該他們的大多數,包括胡愈之,沒有去台灣的,後來沉淪在真正的苦海!


「金發局」奪權 查太弱勢
2013年01月23日 爽報 爽論

「金融發展局」漸淪為怪胎,備受中環精英質疑而否定。主席查史美倫向傳媒企圖解畫,承認早前指「金發局」是所謂「民間組織」是錯誤。

如此大事,證明構想粗疏,急就章推出。「金發局」可以隨時向特府各部門調人,當然不是「民間組織」。香港有許多民間組織,如明光社、同志愛滋關懷熱線,以至法輪功,皆是香港民間組織,卻無法調動政府人員。

「金發局」若一生下來就不男不女,屬性不明,則對於以陳德霖為首的金管局,不但無法平起平坐,若斗膽向陳總督導金融發展,恐怕查太及其他人以「民間上市公司人士」身份求見,陳總可以當做將軍澳師奶或閒雜人來拍門,叫保安與秘書擋駕。

「名不正,言不順」,是中國人之忌,所以從前買辦何東爵士,娶多個老婆,也不叫「填房」,改稱「平妻」,意指地位平等。現在查太妾身未明,以後有得面色看。

梁特若以「金發局」復辟「副財政司」之位,向曾俊華與陳總埋手,恐怕從此多事。尤其人家陳德霖的金管局運作良好,今年盈利千億,陳總高調宣佈,已是對「金發局」之僭建表達不滿。

香港金融儲備巨大,以英式務實作風,須要專才低調掌管,與中國式的吹水酬酢作風格格不入。如此明目張膽另立山頭,勝則一舉將陳曾翦除,不使其挑戰特首大位,敗則班子崩析,香港付出代價。


反屍爬,移監倉
2013年01月23日 爽報 透心涼

梁特施政報告,全港鬧爆,因為房屋冇料到。狼英無法增建公居屋,因為找不到地。
本人服務社會,本着「不該為鬧而鬧,批評要有建設性」之知識份子良心,建議收回赤柱石壁等監獄,拆卸起公居屋。囚犯北移大陸,改在東莞深圳踎。

有人大罵:你這樣豈不是罔顧人權?大陸黑獄,在裏面打到飛起,你陶某不用坐監,講風涼話,有無想過在囚人士感受?咁黑心,你想製造中國式午夜快車呀?祝你早點入冊呀!

我答:「大佬,不要對大陸咁有偏見好不好?在大陸入冊,國情有別,隨時待遇好過踎赤柱。因為中國的法治,講彈性,好講人情味,只要識得管理員,肯磅水,不但不會受虐待,而且還可安排揼骨、搓腳、洞房花燭,只要在囚人士家屬了解我國潛規則,只怕香港監犯在大陸服刑,服得不肯出監,還要申請國家特殊照顧再加刑呀。」赤柱、石壁、芝麻灣,全部是風水吉地。北遷之後,若真的不放心,仍可由香港懲教署管理,如深圳灣一地兩檢。但咁就樣樣法治揸正做了,哪樣更好?你諗你了。
對方聽了,低頭無語。

監獄北移,絕對行得通,如果國家照顧,來個「反CEPA」,先行轉移在囚人士,平衡每天一百五十個新移民,香港又沒有法輪功坐監,放心啦,冇事的。


我會回來
2013年01月2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阿爾及利亞的西方天然氣人質大屠殺,人質死了近廿人,存活者緊急撤退,但英國天然氣公司的主管說:我會回來。

這句話豪氣衝天。已經屍橫遍野,還要回來?當然。有利潤在的地方,不論代價多少,都會回來。換了是香港的公司,早已魂不附體,家屬嚎哭,議員叫「問責」,投訴這個,檢討那樣,加上「黑色旅遊警示」了。但是這個主管說:我會回來。

這是帝國和殖民地的分別。既然是開拓和宣播,必有不可預測的阻力和風險。十九世紀的傳教士去中國佈道,許多給抓起來殺了頭,叫做「教案」。河北天津、山東曹州,拳匪鬧北京,無數教案,死了不知多少人。但從此聖經就此隔絕了嗎?沒有。今天,香港學生有得讀聖保羅和拔萃,家長拚命搶得報名表,多得捐軀殉道的許多前人。

利馬竇、馬理遜、李提摩太,都是想到有一天或會沒有命的。不然,他們的名字,今日不會成為中國人社會近代史的品牌。

「我會回來」,I'll be back,阿諾舒華辛力加在科幻片Terminator裏,全副武裝殲滅敵人之後的名句。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馬爾嘎尼北京見乾隆、達爾文的天演論之後,西方文明如果用一句話來貫穿精神,當是此語。

天然氣是能源的未來,或會取代石油,減少污染。所以,西方的跨國公司要征服這片疆土。是人類生存的利益,不止金錢。帝國主義之偉大──對,你沒有聽錯──帝國主義之偉大,在於她在前綫為你的子孫開拓着幸福,不久之後,當你居住的城市終於有一點能呼吸的空氣,不是因為你那個政府已經戒掉了貪污,而是西方帝國主義許多戰士用生命為你換來。

所以身在福中,不要無知地叫罵,把小孩繼續送英國的寄宿學校就是了,雖然將來,他的白人同學會是老闆,而你兒子只會是買辦。因為這句話,只有他和他家長敢說:我會回來。


吉置稅絕行不通 梁特宜慎言
2013年01月22日 爽報 爽論

施政報告湧現無數後遺爭議。除「金發局」招致劣評,不知是否因打壓樓價無效,地產經紀一夜之間反價,帶有嘲辱梁班子意味,導致梁特失言,竟公然聲稱「不排除」徵收樓宇空置稅。

樓宇空置率只百分之四,有人指出金主陳啟宗名下地產財團空置率極高,質疑梁特是否又過橋抽板,對付恩公?

樓宇空置稅絕不可能實施,因為空置數量、空置多久、空置原因難以定義,譬如有地產商剛剛死了老豆,為守儒家美德,為父守孝三年,不剃鬚、不唱K、不去夜總會兼不賣樓,以表中國人孝思,完全符合董建華剛上台時鼓吹之「儒家治港」理念,梁班子是否徵收空置稅以懲罰之?

難怪市場罵聲不絕,連局長張炳良等也即時有「不同意見」,凸顯班子水準,較為業餘,雖說「政策成熟一項推一項」,但特首並非電台名嘴,必須「思路成熟一句講一句」,否則美國人發火,壓低香港評級,香港下場慘烈。耿飆黃華當年說不駐軍,尚有鄧小平強力約束,一句「胡說八道」即定音,今日梁特無人可以約束,習總出不了聲,故梁特慎勿靠害!


「漁民」定愚民?
2013年01月22日 爽報 透心涼

梁特施政報告,雖有起屋指標,但由於誠信有問題,而且對於房屋政策,畏首畏尾,遭到普遍劣評。開設十多個委員會,明擺着是延續前朝阿董未了之心願。阿董當年就是喜歡架床叠屋,亂開機構,不信任公務員,僭建無數個「委員會」安插董粉,結果一塌胡塗,阿董提早下台,此舉是開時代之倒車,你看十八大之後,連大陸的常委也由九名減少到七名,可見機構臃腫,連共產黨也頂唔順。

但仔細看下來,梁特施政報告也有撥取公帑益自己的一些小動作。例如大手筆動用五億,補貼香港的「漁業」。香港早已無人攞魚,蜑家行業絕迹,不信,去香港仔、大澳、長洲看看,漁業已經基本淘汰。打魚人口所剩無多,八九十後有幾個叫陳帶嬌、張水喜爭相報讀香港仔漁業小學?哪裏需要五億?這五億元是用來替他們買漁炮、還是在漁船裝鋼板和導彈短程炮,以便在馬六甲海峽時遇到菲律賓海盜,可開火全殲?還是想打造一支全新張保仔打魚巡洋兩用艦,準備支援收復尖閣島?

這五億元,以香港一萬名漁民計,每人分得現金五萬,十分肥仔。漁農定為一家,漁業有五億補貼,那麼調理農務系呢?所謂魚米之鄉,農務一樣重要,何以受盡歧視一個仙也沒有?

施政報告如此五鬼運財,香港人不是儍仔,看見了豈能不通街喊打?


淚芭蕾
2013年01月2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莫斯科大劇院芭蕾舞團總監,被人淋了鏹水。不下於印度的輪姦案,所謂「金磚四國」,其中一個固然永不必再論,俄國和印度,不論經濟多增長,證明離現代文明尚遠。

俄國的芭蕾舞有兩大流派:以聖彼得堡為中心,比較受法國宮廷影響,由沙皇傳下來,風格古典而拘謹,叫做基洛夫芭蕾團(Kirov)。基洛夫是一九三四年被史達林暗殺的共黨異議分子。另一派以莫斯科為基地,芭蕾的風格有點改革,舞者的動作從下身釋放出來,豪放一些,上軀也增加一點動力,有現代風。

就像烹飪,南北菜系,俄國芭蕾這東西兩宗,基洛夫與歐洲相近,比較受西方歡迎,莫斯科大劇院這一支,卻另有俄國本土風格。

芭蕾舞是殘酷的藝術,尋常女兒家,沒有天份和意志,不要進這一行。美國黑人女明星沙丹娜(Zoe Saldana)說:「芭蕾我沒再學下去,因為我發現有一部份自我死了。」(I had to quit ballet because it felt like a part of me was dying inside me)這是很撕心裂肺的真話。小女孩學芭蕾,像中國的柔軟體操培訓,不斷受到苛斥和否認。不,不是這樣,重新再來。不,你做得不夠好。一雙芭蕾舞鞋,是血淚灌溉成的一株百合,即使成長了,芳香也帶着飲泣,淒美不忍細看。

英法和意大利的芭蕾尚有人道,俄羅斯尤其莫斯科這家,注重身軀在動感裏的盤扭,比較有侵略性。俄國人天生驃悍,而且最要命處是受過列寧史達林的共黨統治。一個民族不管傳統多優雅,一旦沾上過列寧的仇恨,史達林的殘暴,即使民主普選,也選出特務頭子做總統,黑社會管治。就像沙丹娜說,有一部份的自我,從此永久朽壞,以後永遠補不回來。

雷利耶夫就是這樣逃出來的。時代不同了,本質如一。這樣事怎會發生在俄國?芭蕾舞是上等的藝術,卻滲入了嫉恨,恰如張愛玲說的,一襲華麗的袍爬滿了蝨子。記住,世界上有的事情,破壞了就不可以修復,如古蹟,如藝術,如人性的美好。所以美是如此之脆弱,當夜幕低垂,寒風中一株滴血的野百合花。



「委員會治港」之董梁比較
2013年01月21日 爽報 爽論

梁特施政報告,全城劣評如潮。除了地產經紀即刻反價推樓,最為開心,基層市民未見增建公屋居屋,不幸也一片鬧爆。

施政報告熱衷於「機構僭建」,另效法前董,設十四個委員會,向「三司十二局」之公務員分權。另又設「金融發展局」,以私人公司註冊,準備指點陳德霖、曾俊華、傻強此一「金融三人組」,其中的「深層心理結構」,是對「港英」培養的任志剛系統之清算。

但如果「委員會治港」行得通,前董即不會腳痛下台。何況人家董伯不傻,還有一個國際顧問委員會,陣容威猛,全係西方文明國家之白人精英,有英國石油、英國滙豐、日本豐田、德國西門子等財經領袖,但無奈不知洋人是否覺得董班子愚不可教,頭等機票來五星酒店敷衍幾次,再無吹水興致,漸行遠而無蹤。

連董建華禮聘的白種人顧問團也作鳥獸散,何況梁特這個機構,拼湊大陸官場富二代、香港中環「圍威喂」精英,外國人之中,亦僅台灣與新加坡兩名前後官員,如此班子,並無「品牌效應」,還自稱要研究「定位問題」,又如何有公信力奪得了權?
所以金融大佬詹培忠一眼看破,定性為「畸形中之畸形」。梁特公然反枱,向中環與公務員開火宣戰,膽識過人,就怕捱不住對方反擊而退縮。


中圖哺奶醜聞
2013年01月21日 爽報 透心涼

中央圖書館有一名婦人當眾解鈕剝衫哺母乳,遭到實Q喝止,嚴正指出:中央圖書館公眾地方,不准飲食。

婦人不服,向平機會投訴。但保安做得啱,因為堂堂圖書館,有公眾在四周,該婦人竟解衣餵奶,當眾露點,已經構成淫褻色情行為,你向平機會投訴?我向明光社投訴就真。

因為該婦人雖然以為母愛偉大,而懷中幼B,啜飲甚歡,你覺得溫馨,但四周有維園阿伯,久經性飢渴,又無錢出火,平時在對面周日維園論壇,受得劉慧卿余若薇陳淑莊等婆乸氣多,忽見乳頭奶汁,眼花花情緒失控,橫加暴爪襲擊,到時叫警察來控非禮,阿伯一面高呼挺梁、打倒色情女漢奸,那時警察不知落唔落案好?

一個地方有「中央」二字,即屬道德聖地,何況四周還有血氣方剛之青少年。不管你母愛偉大與否,或日本奶粉有無添加劑、幾受大陸水貨客歡迎,香港文化,露點即屬不雅淫褻,否則,TVB劇集,加一場戲:高海寧嫁入陳豪家門,生個BB,夫妻爭論如何養仔,陳豪認為,奶粉夠營養,但妻子不肯,偏偏個劇集今次冇奶粉商贊助,編劇又有小男人私心,情節需要,高海寧即解衣餵奶,大特寫鏡頭,收視即勁爆六十點,你話得唔得呢,又?


冒名誌慶
2013年01月2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李純恩被人冒名寫了篇挺梁愛國範文,我早也收到,看了嚇一跳。

語文用廣東話,如果是李才子的長粉(就是「長期粉絲」的簡稱),就知道不可能是他李某人真跡,因為李純恩文字絕少用粵語,就像天香樓,不會賣雲吞麵。

其次是文字未經提煉,粗糙不堪,而且擦大陸的鞋,姿態陋劣,李公子雖然不是文天祥,但絕不會講出這種八婆腔。就像一家米芝蓮星級食店,菜端出來,不會滿碟子都是蟑螂蛋:

「誰在香港最冇言論自由?係中央。佢打個噴嚏都比香港人鬥就爆叫佢收皮。點解咁反對梁振英做特首?唔係口口聲聲話政府弱勢對住班有錢佬冇符咩?而家終於有個唔賣有錢佬帳嘅強人出現,你哋又唔要,咁你哋想點?幾年前東江乾涸,中央都唔肯減少一滴水供香港,你哋幾多個節約用水同國家共渡時艱?」

李才子看了,可以想像,像給雞姦了一回一樣氣得哇哇叫,四處緝兇。我打電話去慰問,請他李某節哀:政府說,不可以坐着捱打,你看,有成績了。不過,文字冒得粗劣事小,被人以為他李純恩跟那幫在公廁門口排隊領現金二百五的那等金毛MK人。

「咩你咁等錢使咩?」我幸災樂禍,笑嘻嘻說:「這種文字,活脫脫是個滿頭粉紅色髮卷的睡衣女人,在天井左手提着個馬桶、右手挨家逐戶揮舞着一個刷子開罵的豬籠城寨風格嘛。哎喲慘咯,邊個這麼生仔無屎窟的陷害啊?你還要帶團的喲。」

但是我又安慰:有人冒偽,在巿場上是成就。金庸小說在大陸的地攤,九十年代,還有楊過小龍女玉女性經床上春宮版,跟莫言的「豐乳肥臀」放在一堆,每冊人民幣八角錢呢。

沒有人冒我,我很羨慕他李先生成了品牌,趕緊給他大婆牛肉麵店補送個花牌。


土地多的是
2013年01月1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特首施政報告,又引起不滿。不是沒有建屋大計,而是沒有顛覆型的新意思。

譬如,土地短缺,有大把可以開拓。首先,將香港的各大監獄:赤柱、石壁、芝麻灣什麼的,北遷到廣東腹地,監獄用地即刻可以騰出來建住宅。

犯刑事,一聽說要去大陸服刑,即刻魂飛魄散,信不信由你:一舉兩得,香港的罪案也會少許多。

從前英國的囚犯流放澳洲,新加坡馬來亞的囚犯放逐婆羅乃,法國有一個圭亞那,在加勒比海,還上演過一齣「巴比龍」呢。誰說監獄一定要在本土?不錯,台北有一座土城監獄,但孤懸太平洋,也有一座火燒島。

赤柱監獄一搬遷,「保育」也可以有一部份。譬如從前「三狼案」執行死刑密室,就不必拆,原樣保留在中間,四周夷為平地,建成屋邨,讓父母帶着孩子走過時訓誡:長大了,不要做壞事,不然你看,就是這等下場。

中國的「解放軍營」也不必要這許多,駐紮在深圳東莞,效果一樣。加起來,土地夠多的,一點也不用再去新界徵收農地。

還有哥爾夫球場、木球會、草地滾球會,從清水灣到九龍的佐敦鬧市,此等場所,純粹是殖民地時代特權產物。有幾個香港人會打草地滾球?土地收回來,也建居屋公屋,香港人口再多兩百萬,也夠地方。

人家英國殖民地政府,本來在遮打道有一個木球場,洋人在打球,黃包車夫在外面拉車,又是「華人與狗」的特權禁地。但七十年代末期,英國人眼見時勢變了,不必你來要求,也不必諮詢,主動把地交出來,這點洞燭先機的智慧,後來「當家作主」的人,再投胎十次,也學不到。

特區的「施政報告」,是模仿殖民地總督的「承傳」動作,喜歡東一句「高瞻遠矚」,西一句「長遠規劃」,中環人也時時學着洋人說「在盒子以外思考」,全是泡沫口號,怎怪得香港人覺得殖民地好?最怕貨比貨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