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1

【主場新聞】蔡芷筠:野豬,對不起! (374)

原文連結

如果在商場見到一對母子正在散步,然後坐下餵奶,你會怎樣?

感覺到母愛偉大?感到溫馨?小心不去打擾他們?我想無論如何想一百次也不會想到要報警吧,因為他們是人類,人類的活動可以理解,所以可以容忍,甚至會代入其所思所想,感到正面。但換轉是動物呢?動物的活動不容易理解,所以,報警吧!有「豬啊!有豬啊!」可能這樣對著電話大叫。

這是那門子的本能反應?

我在想,香港人無論看一萬次《導盲犬小Q》、一萬次《海底奇兵》、就算是一萬次《少年pi的奇幻漂流》,都不能接受這個城市其實除了有人居住之外,也有其他生物的存在。因為動物只是消費品,一脫離可買可賣、有得like和share的範圍之外,就難以明白,以至難以接受。所以對著野豬,報警是本能反應;對著雀仔唱歌,有人會寫投訴信;對著野貓,有人會想踢一腳踢死佢。我在戲院睇《少年Pi》,Pi拿出訊號槍的時,身旁有少女大叫:「有槍點解唔射死佢?」。我們看似好有愛心,有時候會一呼百應聲討虐貓凶手,但當動物以最真實最casual的姿態進入我們的生活,可能就因為佢有牙、有毛、有味、好大隻,就招架不來。同理,買貓買狗回家,牠其實除了最cutie最精靈的模樣外,也有老病死的階段,當牠們一生病就「人道毀滅啦!」,這種香港人不在少數。

不能理解的就報警,照顧不了就人道毀滅,所謂的愛心,虛無得很,我們始終無法理解自己和動物,和大自然的距離,其實好遠好遠。作為人,作為香港人,活在這種氣氛底下,好慚愧,好想跟動物道歉,野豬媽媽和BB,好對不起,我們這種「人啊!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