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5

【主場新聞】Albert:一位異性戀基督徒的感想 (415)

原文連結

文:Albert,發表寫作和創作已有15年,現為傳媒一份子。

前言:我是一個異性戀基督徒,我不認同主流教徒反對「反性傾向歧視」的理據和一些言行。我沒有神學訓練,歷史訓練亦嫌不足,最近開始重溫二百多年前英美教會在廢存奴隸制一役的住事,嘗試為我自己尋找一些啟示。

由於目前我未有足夠時間和學問全面地了解分析這一段重要歷史,容許我強調,拙文並非深入的論證,內容仍屬粗淺尚有很多不足,只能稱為是本人個人感性的一點抒發。

看到大批教徒在政總的祈禱會新聞片段後,讓我想起了基督徒最愛、人人能唱、深受感動的聖詩〈Amazing Grace(奇異恩典)〉。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不少教徒都可能說得出作者叫John Newton,有少部份或許講得出他悔疚的「失喪」重中之重便是他昔日販賣黑奴,害死過無數黑人。

或許再有一些教徒能說得出John Newton與這首聖詩和他的摰友「反奴隸制」教徒領袖William Wilberforce力推英國廢除奴隸運動的一段往事。因著這首聖詩的微妙背景,每次聽到的時候我很自然聯想到昔日當初部份教徒對支持奴隸制的主流教徒提出異議的情景。

由於有清晰的聖經經文支持(新舊約皆是,清楚容許及界定奴隸制度的存在),再加上當時教育未普及,人權觀念只是初形成,普遍教徒容易傾向跟從教會和教牧言論立場是可以理解的;善良的教徒一想到讓黑奴有自由、讓他們享有跟自己一樣的權利、不用再受不人道的管束或許感到仿如末世來臨,視提倡解放奴隸的人和自由的黑奴為洪水猛獸;或許,他們也非常可能視反奴隸制的小眾教徒是「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甚至被「那惡者」迷惑,這些我們或許也是不難想像到的。

2006年電影Amazing Grace的trailer:



William Wilberforce那一代人當年也是透過討論、激辯、分裂,再花漫長的歲月才能接受改變、調整對宗教理論的理解,繼而令這個宗教繼續發光,甚至因適應到時代的轉變,體察到人真正的需要,再得以復興。

我們今日見到有仍然支持奴隸制的教會嗎?

昔日教會及信徒領袖拿出聖經經文捍衛「字面真理」非常普遍,而在大西洋對岸的美國解放奴隸運動期間,一些教會及信徒領袖「引經據典」維護奴隸制乃合乎神心意及宗教理論,彷彿今日音容婉在:

"[Slavery] was established by decree of Almighty God...it is sanctioned in the Bible, in both Testaments, from Genesis to Revelation...it has existed in all ages, has been found among the people of the highest civilization, and in nations of the highest proficiency in the arts." (Jefferson Davis, President of 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

"There is not one verse in the Bible inhibiting slavery, but many regulating it. It is not then, we conclude, immoral." (Rev. Alexander Campbell)

"The right of holding slaves is clearly established in the Holy Scriptures, both by precept and example." (Rev. R. Furman, D.D., Baptist, of South Carolina)

"The hope of civilization itself hangs on the defeat of Negro suffrage." A statement by a prominent 19th-century southern Presbyterian pastor, cited by Rev. Jack Rogers, moderator of the Presbyterian Church (USA).

請勿見怪我在未有足夠學問的情況下就這樣將昔日反奴跟今日比較,這只是我一時的感情抒發,我相信有人會認為兩個問題不能完全相題並論,我們都願意傾聽他們的想法和論據。今日,我想我們這種小眾教徒並非要標奇立異,亦並非反教會,而是擔心以對宗教信仰的演繹為公共議題找立場,容易出現偏差,昔日的錯誤亦容易會重覆出現。

而這個擔心,只不過是我們今次向主流教徒提出異議的其中一個卻又最重要的原因而已。

早前,周兆祥在《主場》亦提及過John Newton的傳説: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奇異的恩典-全年最感動阿祥的故事

John Newton從被教會歧視的異教徒兼奴隸身上看見上帝,他拒絕了認同聖經經文容許及界定的奴隸制,然後他投身了教會事奉,後來他寫下了〈Amazing Grace〉,最後影響和祝福了無數後世信徒。

下次唱詩時,別忘了John Newton,別忘了William Wilberforce,別忘了二百多年前廢除奴隸制的往事,別忘了沉默的好人教徒令千萬計黑人慘死或過了痛苦的一生。

別忘了二千年來教會犯過一次又一次錯誤,一次又一次道歉、更正、然後重新得力再上路。別忘了我們信的是什麼,別忘了什麼是自義 (亦跟我們自己說)。

別忘了,什麼是愛。

〈Amazing Grace〉by Susan Boyle:


BBC關於基督教與奴隸制的簡單論述:
http://www.bbc.co.uk/religion/religions/christianity/history/slavery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