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0

【輔仁媒體】濂:遇上不公義,向花生說不 (508)

作者:

有一部分人,聽到新聞報道有示威者堵路、「非法集會」會嘲笑他們「無腦」、咎由自取。而絕多數的,是出自一班為人母親的女人口中,包括家母,因為她們是「自私」的一群人。

這個「自私」,是出自針對子女的切身看法,且她們部分是明白示威者的理念,但她們同樣反對子女冒險「犯法」,因為人母親,對自己子女一定是特別「自私」,她們會覺得,子女只屬於父母,不屬於社會,無必要為社會公義而犧牲自己、犧牲父母,「自私」到想:必定可以有其他人能取代其位置。這個想法,不難理解,但很難認同,因為生於這個時代,我們會比你們更「自私」。而我會選擇流著淚會對家母唱一句:「媽媽我沒有過錯!」

面對當權者一步一步的張牙舞爪,奪去我們原本僅有的社會公義,若果連我們也不去守衛,誰會去?十年後,二十年後,我們的社會會變成怎樣?我們的下一代,還有一個公義社會嗎?倘若人人有「自私」的想法:捍衛社會公義,很多人都可以取代我的位置,故不必我在。我城就會如《天與地》所說:"This city is dying."

另外,執政者肆無忌憚的打壓異見聲音是十分可恥、令人怒髮衝冠的行為!為了應付六七暴動,殖民地政府制定《公安條例》,但當中法律條文涵蓋面極闊,五十人以上的公眾集會、三十人以上的遊行,都需要在七天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住了七百萬人的香港社會,五十人、三十人算甚麼?位於中環的蘋果旗艦店,每逢有新產品推出,都會有數以百計的果粉「非法集會」;幾年前於會展舉行動漫節,同樣地有數以百計的人在「非法集會」等候入場買限量商品。再說較政治性的「非法集會」,八月尾、九月頭接近兩星期佔領政總的反國教集會,事先亦無向警方或行政署申請,為甚麼警方不採取任何行動?顯然,警方是「選!擇!性!執!法!」,自曾偉雄上台,《公安條例》已成為警方打壓人民捍衛社會公義的工具!對持有異見聲音的人民接二連三的作出政治檢控!警方已漸漸淪為當權者的維穩工具!近年的遊行警方更諸多阻撓,元旦的倒梁大遊行,沿途不尋常架起鐵馬,又派警員拍片,警方對異見聲音處處制肘,對比外國(如英國),更能反映香港警方的不成熟。

過去幾年警方一次又一次的作出政治檢控,我城人民基本人權正受嚴峻的挑戰,故《公安條例》的檢討、修訂工作絕對刻不容緩。可是,在惡法打倒前,我們還是要無畏無懼對抗暴政,若果你之前是一個「花生友」,現在你還忍心見到一個又一個的自由鬥士被無理拘捕嗎?我希望,下次在街頭能見到你的面孔,聲討不義政權,請記住,沉默只會助長暴政的存在。

最後,我想透過本文,向每一位被不義政權作出政治檢控的自由鬥士致敬!你們每一個都是香港人的人民英雄!我相信,大家繼續堅守信念,一定能夠感染更多人打破沉默,不再「花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