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2

無待堂:麻醉式喜樂 (618)

原文連結

高皓正總是掛著一張咧嘴而笑的臉,說話寫字,不忘強調自己信主有多喜樂。高皓正是有代表性的。這類信徒,日常生活中不少。他們的快樂,是他們自已的。他們小心翼翼,不讓任何雜聲進入其屬靈小圈子。在他的世界,只有那個喜樂的自已,沒有其他事物。

這種基督徒——例如高皓正——說話寫作,都並非想跟其他人作有意義之交流,他只是要告訴自己,我有多喜樂、我的生活有多充實、多有意義。他本不是來跟你講道理的,而是對鏡而笑、顧昐自憐。所以,其他人講甚麼邏輯、普世價值、平等共融,都沒用,他不是來討論的。

你或平和說理、或猛烈批判、或嘲諷抽水,外人的聲音都不可能穿過那重非理性喜樂的力場。高皓正以及那類信徒,都是生活於一個信仰軟膜之中,你碰不著他,他也碰不到這個創傷而惑亂的世界。這就是喜樂和幸福。絕大多數人扣宗教的門,不是為了尋道,尋道是世間法,要無時無刻承受衝擊、內心交戰。人們求宗教的,卻是不想面對這太真實的一切。我們不想再尋尋覓覓、自我質疑、患得患失。因此一百個基督徒,沒有一個齊克果,大部份都是高皓正。

他們不關心真實、是非、黑白、甚至神的存在與否,他們只關心一切於自己的「屬靈意義」。王菀之說:「我討厭政治」;高皓正說:「政治方面也不是我熟識的範疇」。他們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想從你的口中知道。「活在真實中」,很痛苦,所以他們選擇「順服」,活在耶和華的遮蔽之下。其餘一切,都是撒旦的干擾。

當人一旦決定不再「臨在」於真實世界,你就很難再找回他了。他們就好像留落在潛意識的底層,在自己營建的喜樂中,過著與世界徹底無涉(除了同志議題)的生活。

甚麼耶穌的精神,甚麼行公義好憐憫,太政治了、太激進了。這不是一個信徒投身宗教的時代,這是一個耶穌上門room service,解決顧客個人疑難的時代。只要一碗心靈雞湯,就讓我們忘了別人,只記得自己。吃好穿暖之後,得到耶和華的光照,喜樂人生,隨時擁有——人要圖的,就是這種意義和安全感而已。

圖片:Ecstasy use in colle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