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4

竇蓉:新聞思潮 (771)

原文連結
| 分類: 公共政策,最新文章綜覽,社會運動 |

(原載於:http://www.gravyloveme.blogspot.hk/2013/01/blog-post_11.html

公司註冊處網上查冊服務截圖(轉載以釐清評論對象)

 

在港共政權管治下,學做一個有公民意識的香港人真的好累,政府陰招層出不窮,修訂的《公司條例》限制「查冊」可取得的董事資料,竟在去年不知不覺三讀通過,根據新聞報道,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今年會把《公司條例》有關的附屬法例提交立法會審議,記者循例查問公民黨、民主黨兩大黨的回應,據《主場新聞》報道,兩大失敗主義政黨的大佬何俊仁和湯家驊表示,當附屬法例呈上立法會時,在分組點票下,推番或修訂的機會渺茫。

港共政權日日搬龍門,立法會議員繼續純粹走程序,而不是下定決心,抗爭到底,當然甚麼也沒機會。去年學民思潮在《中國模式》一書已印好,教育局五十三萬國教科支援津貼都存進學校之時,靠黃之鋒等一班中學生不認輸,不放棄的精神,成功逼使教育局放棄硬推國民教育,看看何俊仁和湯家驊兩位律師議員的口吻,對照學民思潮的同學們,不知他們自己會否感到汗顏。

 

在《學民思潮啟示錄》一文中,我曾談到新的政治形勢,是一個人人起義的年代,泛民不可以抱着「不認命,企出來;搞唔掂,坐番低」的態度去當反對派。在新的時代下,市民自發的組織包括學民思潮、反網絡廿三條、反新界東北計劃,以致光復上水,行動更迅速,效用更顯著,傳媒朋友,不要等記協,外國記者協會,和立法局議員發聲了,我們需要一個捍衛採訪權利的「新聞思潮」,事實上,這個組織只要動員起來,根本無得輸。

維護新聞自由,揭露社會不公義和官商勾結的黑幕,本來就是記者應有之義,記者自發組織維護採訪權,實在是天公地道,一般市民抗爭,還要擔心影響工作或學業,但記者捍衛市民知情權,反對封殺他們監察政府的渠道,是頭頂上的光環,就算是各大河蟹報,恐怕也不敢明刀明槍阻止記者為做好自己的工作,而捍衛查證新聞的原有渠道。

很多名人、上市公司主席晚上接到記者一個查證電話後,整晚睡不安寧,不知明日報道會怎樣,記者一枝筆本來就是一件武器,如果在此關鍵時刻,記者們不拿起這件武器保護自己的園地,將來一枝筆只會變成化妝掃。寫字、拍片、拍照、製圖,根本就是記者和編輯的專長,我相信只要有人牽頭,由數個知名的記者如區家麟等做起,發動的宣傳攻勢可以舖天蓋地,市民支持是肯定的。相比起國民教育,要區分黨國,陳述洗腦禍害,反收緊查冊根本不難理解,拿出地溝油、陳茂波的例子出來,大家便會明白利用查冊,對證董事住址及身份證號碼,對揭露社會黑幕的關鍵作用。

 

其實單為搵食,已有足夠理由讓記者去抗爭,連查冊一類的偵查報道也沒有,大家齊齊抄新聞稿,好記者如何發揮,報館何不請些又平又後生的新血?

如果沒有學民思潮,大家靠教協發聲,今年各小學生肯定已在上紅色教育,做硬國民小先鋒。我們期待一個「新聞思潮」的組織,而不是轉載一下《紐約時報》,《彭博》等外媒的關注報道,就感到老懷安慰,記協這類組織,大家深知沒有策動能力,問心,記者中有多少是記協會員?找記協回應不過是採訪一條新聞條件反射下的指定動作,真正由記者組織,動員群眾大規模支持的行動,才能逼使政府收回成命。

 

當然,香港永遠有一班假理性,真維穩的朋友,指要保障私穩,查冊仍有通訊地址,足夠記者查證。大原則是,在港共政權下,政府不代表人民,所以任何一條保障自由的現有權利都不可棄守!這個政府已經缺乏制衡,保障香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已是最後一個堡壘。

元旦日大遊行,不斷有爭議到底是示威者堵路,抑或警察堵路。有形的堵路通過鏡頭,任何人都看得到,但無形的堵路才是問題的罪魁禍首!港共政權下,政府把渴求民主的聲音與當權者溝通的道路全部堵截,任用劉江華、高靜芝、邵善波,策動愛港力等組織做挺梁打手,就是徹底封殺民主派和政府溝通的路;收緊採訪權利,包括黑影事件,蘋果韓耀庭問六四被帶走,收緊查冊等等,也是封路行動之一,這種種趕盡殺絕的封路行動,才是反對勢力日益激化的原因。

要及時阻止新聞自由的路進一步被堵截,記協、外媒發聲遠遠不夠,面對這些無形但覇道的封路,我們只能行動起來,合力移開路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