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2

【Yahoo】水貨客,走私賊 (789)

講個笑話你聽,我忍了好久的。話說我有個朋友在法庭做事,警察控告大陸走私客違反逗留條件。走私客在法庭填寫職業一欄,竟然直接填「走私」,而不是「帶貨員」、「送貨」之類的委婉詞。犯法而毫不掩飾,這是大陸人的作風。我們香港人仍然委婉地稱呼他們做「水貨客」,替他們爭回一點顏面,也真太厚道了。

水貨是不經批發代理,自行帶貨之意,無關稅者,謂之帶水貨;有關稅而避過者,謂之走私。以前廣州及香港貨運靠水路,內河船或大河船兩種,內河是珠江流域航行,大河是航行公海。廣州人說一批貨是「一水」貨,在港口之間跑單幫,帶貨賺錢的小商人或水手,叫水客。至於寫字樓大堂的水牌,則與航運無關,而是木牌之文字可以用水抹去文字而再寫之意,好似餐廳放在門口用粉筆字寫的餐牌。今日的水牌當然是塑膠或鋁做的,可以活動鑲入。圖片:星島日報

中國向外國貨徵收關稅,是國策,屬於保護主義,無可厚非,鼓勵入口替代方式的生產,然而幾十年來,國產貨由價廉物美變成價格昂貴而品質惡劣,卻受到官商勾結的保護,國民只能投向外國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發之後,至今國民無法相信國產奶粉,就是因為官商勾結令國貨品質差劣如故,國民無法恢復信心。一旦食用外國奶粉成為時尚,趨勢無法挽回。

羅湖海關日日有人走私犯法,明目張膽,中共卻無執法之意。中共容許跨境走私客,就好似容許高官夾帶私逃美國一樣,是暴政之下的洩洪口,令中共可以苟延殘喘,頂多幾年。走私客賺的是國家的稅款,私逃客賺的是國庫的公帑,小有小偷,大有大偷。中共就好似清朝末年,用出賣國庫來維持生路。中共這個底子,香港的鬥爭者看清楚了,就會勇武向前。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