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7

【輔仁媒體】A_tsu_na:奴化訓練營 (2592)

作者: A_tsu_na

(原載於:http://atsunawai.blogspot.hk/2013/01/blog-post_26.html

(photo via cc Flcikr user gr33n3gg)

 

想我活了二十多年,也是頭一回讓人下跪,面前跪下的一片人海實在壯觀,令人難掩衝動想說句:「眾卿家平身」……

「你們用腦子想想平日有什麼對不起自己的班主任!」不遠處的看台傳來教練震耳欲聾的咆哮:「你們簡直是人渣!」

烈日當空,四十多人硬生生地跪在熱得發燙的石地上,儘管膝蓋發痛,他們非但沒有怨言,反而個個淚眼婆娑,嘴裡囁嚅道:「MISS……對不起!我……」愧疚得說不下去的模樣,活像殺了我全家後良心發現。

我佇立在矮了一截的罪人當中,堪稱鶴立雞群,他們的痛改前非實在令我尷尬,我瞄了瞄那些教練,在他們的劇本裡我該不會要和學生攜手奔向夕陽吧。

 

近年很多中學都會強迫學生參加「領袖訓練營」,這些訓練營與美容院Sell療程的模式不相伯仲,都要先狠狠地踐踏你的自信,將你說成世上最不堪的廢人,之後才能令人乖乖地棄械投降,不過美容院要的是錢,他們卻要你上繳自尊。

身體是最後的戰場,要摧毀一個人的意志,最有效的方法是折磨他的身體。可憐我們嬌生慣養的少爺小姐要跑圈掌上壓早就叫苦連天,偏偏魔鬼教練連哭都不准哭,動不動就要被喝罵被罰親吻地下。最恐怖卻是一啖屎之後的那啖砂糖,小屁孩受了屈辱以後,總會來個懺悔大會,以煽情音樂襯托烏絲燈膽折射出來似的光影,在這吃人集中營似的地方終於冒出個熟識的人──即使平時和班主任不太親厚,如今卻像經歷過生離死別似的感動。

比起中共的軍訓,他們人性化得多,因為加入了很多emotional的元素。每個環節都很戲劇化,團隊精神、挫折、懺悔、大團圓式結局的感動……他們要的不是drama queen,因為講究的是team spirit,所以把一個個drama queen訓練成一團drama team。

「你們閉上眼反思一下,」教練放輕了低沈的聲線,空曠而昏暗大堂播放著Beyond的〈真的愛你〉,「父母的提點你們可有聽過?老師的勸戒你們可有遵守過?如果你感到內疚的話,請你上前擁抱你的班主任,向他們說一聲……『對不起』。」我在黑暗中險些被分屍,幾十人爭相上前哭著「擁抱」我,「你們可有想過,父母和老師沒有義務幫助你們?他們就算罵你也好罰你也好,不過是為了你們好!到頭來卻被你們嫌煩!」此時,哭聲簡直到了氾濫的地步,「你們抗爭總以為自己很有道理很有型,就像之前那些學生反對國民教育一樣,明明自己都一知半解卻又理直氣壯,板倒了父母板倒了老師板倒了政府就很有型嗎?你都不知道人家只是為了你們好!」

我聽得一愣,我什麼時候和特區政府成為同夥了?真是與有榮焉!

 

這一刻我終於明白「領袖訓練營」不是旨在訓練領導,而是馴養奴才。越是頑劣的學生,「受訓」後的效果越神奇,因為他們是被整治的重點對象,愈是桀驁不馴,受的苦愈多。訓練營的宗旨是「不要問,只要服從」,服從教練的指示、服從父母的說話、服從老師的要求,說白一點,就是服從權威,因為他們全都「為了你好」。

以情感代替思考,以結論取代推敲是人的惰性與本性,教育本應戒慎學生莫要落入慣性思考。理想雖然動聽,面對現實卻不得不讓步,若課室內幾十個學生都用「批判思維」質疑自己,實在是老師最大的惡夢。有一些只會照本宣科的老師心內越是膽怯,就越維護權威,藉此掩飾他的心虛,他們寧願要蠢鈍的「乖學生」,也不願面對愛思考的「壞學生」。情況就像專制政權只想培養愚昧的順民,能夠予取予求,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卻被抹黑為「別有用心」的滋事分子,破壞社會和諧,說穿了,這其實是心虛膽怯的表現。

順帶一提,這類訓練營的神奇魔法往往是有時限的,時日不多就得像灰姑娘一樣打回原形。如果性格能在兩、三天之間改變,那才叫恐怖。若要長時間扭曲一個人的價值觀,方法很簡單,讓他回祖國接受教育就行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