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01

健吾-一日之計:正能量與快樂教

原文連結


家人深夜看電視,看到某名導演訪問一個視障傑青。那女孩企圖以她失明的「身份」,去告誡所有視力正常的人,不需要指罵一些權貴,做人要有正能量。哈哈哈,難怪他是傑青吧。在香港,傑出的定義,絕不是我這種《國王的新衣》中的死小孩吧。

今天,是2012年最後一年。這一年,我發表了大概一百五十篇左右的文章。大概三天有一篇,出版了五本書,做了一個電台節目。多謝大家支持。

希望,在2013年,大家以後都不要再相信「正能量」,踏踏實實的看看這個世界現實的問題,可以嗎?

祝新年快樂。

*  *  *  *  *  *  *  

正能量與快樂教

每逢周六,寫這爿專欄的時候,幾乎都有讀者傳來電郵,說我思考很負面。

對,香港人夠苦的了,他們不想知道真相是什麼。他們的願望,只是簡簡單單,輕輕鬆鬆,開開心心。所以,晨早的電台節目,需要嬉笑怒罵。

聲稱最受歡迎的電台節目,都曾經有一段時間說自己的使命,是要大愛世人,發放正能量。那個主持,還真以身作則,每天把一張自己的剒樣自拍照放到網上,說他活着的使命,就是要發放正能量。

《時代》雜誌的專欄作家、細胞生物學博士芭芭拉艾倫瑞克(BarbaraEhrenreich)的《失控的正向思考》,談及美國從政府到民間,都有一種對「樂觀」偏執的狀况。

例如,政府和民間跟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共事的官員都說,總統先生不愛「壞消息」,他都希望官員凡事向好的方向想。現在中港台書店也熱賣的心靈勵志書《秘密》(Secret),就有點周星馳的《回魂夜》的調子:你信,就會做到,縱使所有人當你是瘋子。

正能量快樂教

《秘密》這種「正能量快樂教」,提倡某種「夢想文化」,教讀者去做一些「夢想圖板」,用一張一元美金,剪掉四個角,再貼到圖版的四角。再把和自己夢想有關的圖像,如果你想跟名節目主持對談,就把他的節目的名字、他的報章報道或是那主持人的照片貼在一起,然後放在自己的房間的當眼處,每天默唸,就會成功。

芭芭拉曾患乳癌,在患病期間,她大量搜集資料,發現乳癌患者有關的網站、雜誌、書等等,都充斥着「乳癌不可怕,乳癌還會令你變成更好的人」的概念。作者患乳癌後搜集大量有關乳癌患者的資料,發現乳癌患者聚集的討論區,都容不下對自己患上乳癌一事的恐懼和憤怒到極致的地步,是患者們和跟患者有關的人,都發表「負面情緒會影響病情」的言論,甚至叫芭芭拉收口,去看醫生和尋求輔導。

你失敗,是因為你不夠信嗎?

正能量,是香港人很愛的東西。特首訓勉大學生,都用上十幾年前寬頻廣告的態度,要學生「只要有夢想,凡事可成真」。那當某君大學畢業,申請公屋,還要失敗呢?像周星馳的《回魂夜》所言,你戴了紙摺的飛機帽飛不起來,不是因為事情太荒謬,而是因為你不夠信。這種執迷正能量的想法,將人面對的缺失和不幸,都歸咎「個人沒有好好努力」、「沒有盡力相信」、「不夠虔誠」等等,往往會令大眾忘記,一件事情的發生,不一定是因為個人不夠好,而是大環境、社會制度的建構所致的。你說《秘密》教你要達成夢想(大學畢業,有屋住),你就得天天提着自己買樓買樓買樓,但你看香港統計處的數字,樓價10 年翻了三四番,30 歲的香港人入息中位,只有萬多元。這是因為你的願望念力不夠多所致嗎?

美國這幾十年流行的「正能量」文化,也隱隱撩起了另一些媒體含蓄的反駁, 如《色慾都市》大電影中,Samantha 追隨着她的小男友肌肉猛男Smith 到了羅省。她面對重複的日程和一段穩定的關係,開始掛念紐約和隔鄰那個火熱猛男,當她發覺她的人生不快樂的時候,就在沙灘閱讀《秘密》一書。

當她以為「努力相信一切會好」,最後卻沒法滿足自己, 她唯有選擇離開Smith,回到紐約,重過她的生活。《吉列合唱團》(Glee)的女主角Rachel,她想當百老匯歌手,在她的房間也有一塊「夢想圖版」,掛在她的房間。最後,她在考紐約的音樂學校的時候,因為偶一失手,要表演的歌,沒有辦法完成,她的「夢想」就只好暫時打住。

每當我走到書店,看到那些教人什麼要有上流力,或是手執秘密禮物等等正能量書籍,我也會情不自禁,希望那些人的人生,可以好好的受一些挫折。到時,他們就會明白,有些自稱人生教練欺世盜名的騙子,賺了你的錢,還會在心中嘀咕: 「我吃的是香港人的不安,香港人不蠢,我哪有生存空間?哈哈哈。」


(原文刊於:Ming Pao Daily News A28  |   觀點  |   周末新觀點  |   By 健吾  |   2012-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