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04

莫哲暐-行義遵古,匡救港大

原文連結
| 分類: 公共政策,文教,最新文章綜覽 |

(轉載以釐清評論對象)

 

「香港大學躋立國際優等學府之首列,標領亞洲,懷抱中華,曠眼世界。教學科研,是必竭心悉力,交流廣益。期勉于精上求精,開新啟昧,薈萃天下英才,教以成美,樹人淑世,明德新民,止於至善。」

——香港大學之抱負,摘自該校網站

過去數年,可謂香港大學多事之秋,醜聞不斷,令人痛心。我非港大學生,評論港大之事,似乎是多管閒事。但想深一層,港大既為我城首屈一指之高等學府,其畢業生將來或許會掌握政治、經濟大權,我乃香港公民,則有責任及義務向其進言以保我城。故今不避唐突而書此文,望港大真能「明德新民,止於至善」。

 

 

昨天的因,今天的果

自前年港大邀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出席百週年慶典起,港大多了個名字,叫「殖大」,「殖民地大學」也1

的確,港大成立之目的,乃為港英殖民地政府培養精英。但此大學之立校理念卻缺乏人文精神,皆因其乃殖民地政府之「御用」大學,不能夠教授反叛、反政府之思想(如共產思想、民主精神等)。

正如港督盧嘉(Frederick John Dealtry Lugard)為港大奠基時所言: "It is my belief that the graduates of this University, its doctors of medicine, its scientific engineers, and its trained administrators… will be 'Missionaries of Empire' in the highest sense — sent out to spread the benefits and blessings which practical education confers. Not, I trust, with distorted conceptions and theories of government antagonistic to the established order of their country, but imbued with that genuine patriotism whose only aim is to make their country better and greater…"。盧嘉更明言建立此大學是要展示"the sacred fire of Imperial responsibility"。

 

港大創校之時,已強調practical education,而不是liberal arts或social science,因此以醫學、理工為主,歷來不少港大畢業生也重醫工而輕文史哲。當然,港大之文學院絕非等閒,例如許地山先生曾出任中文系之主任,陳寅恪先生也曾教學於此。但港大整體風氣確是以醫工為尊。現在則多了商科,成為新貴。

建立港大得到不少華人支持,而且稱是「為中國而立」,惟港大最先要服務者,仍是殖民地政府。港大所培養者,是政府精英、行政人才,即公務員。港英政府之政務官系統由港大人建立,人所共知。直至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後,港大繼續為政府培養政務官。(有傳言指中文大學畢業生做了政務官後無法融入體制中,受到排斥。)

港大以往已有多個稱號:「公務員培訓所」、「執政黨」、「香港的東京大學」,其為政府服務之宗旨,可謂昭然若揭。校方甚至對此津津樂道。港英時期之公務員系統確實優良,港大功不可沒;港英有此盤算,也顯其計慮之深遠。但大學之為大學,絕不應以「為政府訓練人才」為根本理念。大學應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現在殖民地之宗主不再是港英政府,而是港共政權及其背後之中國共產黨。但港大校方似乎仍甘於效忠宗主,邀請李克強出席慶典乃一佐證。

 

 

幹事會庸碌,評議會淪陷

校方既然不願改變,唯有靠同學從下而上改變。可是港大學生會幹事會及評議會主席,卻又是殖民宗主之傀儡。

自陳一諤發表驚人之六四言論起,港大學生會頻頻上報。李子樹上任,欣然接待李克強。今陳冠康又多次令港大蒙羞,加上一個厚顏之評議會主席譚振聲,可謂「沒有最惡劣,只有更惡劣」。

我乃中大學生,本來不多理會港大學生會之事務,但陳會長與譚主席之惡行實在太「顯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且在互聯網廣為流傳,我不想看也避不開。

 

上年三月,幹事會動用三十萬於多份報章刊登聲明,批評梁振英涉及黑金政治。我那時尚天真,相信陳會長只是要「博上位」而毫無政治頭腦,無心之失而已。但後來發生之事,卻令我越來越相信此事有親共之徒涉及其中。(當然這只是猜測而已。)其後港大學生嘗試啟動公投罷免陳會長,但學生會幹事會與譚主席多番使用行政手段阻撓,罷免失敗。

根據《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下稱《學苑》)報導,上年八月,學生會涉嫌舉辦非官方之迎新營,強制內地生參加,更指「中聯辦會到場」、「不去的話大陸那邊會有記錄」。事件屬實與否,不得而知,但若是事實,則是狂妄至極。

到了九月,反對國民教育科之運動日益壯大,幹事會卻不見踪影,盡顯其顢頇無能。同月,幹事會突然發起公投要求學生事務長周偉立及首席副校長錢大康下台。幹事會指責二人嚴重失職,令港大龍華街宿舍延遲入伙。陳會長及其黨羽利用「假民主」發動公投,並以齷齪手段製造民意,反被學生、舊生炮轟。至於譚主席,則濫用權力自行改動公投安排,製造混亂。其後有學生對譚主席提「不信任動議」,但不獲通過。其間譚主席擅自更改會議議程,手法卑劣。(以上乃根據《學苑》之報導。)

到了除夕,又爆出醜聞。《學苑》報導:「學生會門外突然張貼出……告示,指大選(幹事會、普選評議員、校園電視及學苑)提名期由9月17日開始,並於12月31日(即今日)結束,遲交將不受理。」學生會並無透過電子郵件及網頁通知同學,扼殺同學之參選權。同學召開評議會緊急會議討論此事,譚主席卻中途突然宣布會議結束,猶若曾鈺成「剪布」。

 

看到陳會長與譚主席之惡行,不禁令人慨嘆:堂堂港大,怎會淪落至此?但原來故事尚未結束。

根據《陽光時務週刊》第三十四期報導,親共團體已經滲透港大學生組織。陳一諤及港大學生會時事委員會(即起草黑金政治聲明之委員會)成員黃柏榮及梅懌熙,乃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HKTSA)之核心成員,而HKTSA則是親共之學生團體,旨在與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對抗。該週刊又指出,「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冠康,及譚振聲、張楚晞等委員會成員,也與TSA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原來除了無能、愚蠢、專橫及戀棧權力等罪行外,還有一個共產黨。

 

 

清除瘀血,莊敬自強

我有時想,為何港大學生會會如此不堪?已經三屆了,難道港大真的人才凋零?肯定不是。我也認識不少港大學生,都是有理想之人,均不齒陳、譚二人之所為。而且每逢二人做了惡事,必有港大同學挺身而出對抗之。但多次不信任動議及罷免也失敗,證明不能再以「回應」作為行動模式。別校之學生會代表同學與校方爭持及對抗不義政權,港大學生會卻自我閹割,協助維持不義政權之延續(即「維穩」),反要其他同學同時對抗學生會、校方及政權。這可謂港大之哀歌。

與其年年抗擊學生會,不如奪回主導權。港大要自救,正義同學必須奪回參選權,繼而奪回學生會幹事會及評議會主席之位,不容親共者或庸碌之徒再度佔領之。港大之「沉默大多數」不能再沉默。我曾聽過有港大同學說,他們確實不滿陳、譚之徒,但不想理會此等政治鬥爭:"Who cares?" 這態度必要改變。因此,假若有正義同學願意擔當重任,挺身參選,抗共抗無能,則諸港大同學必須支持之及擁護之,而不是無視之甚或嘲笑之。同學亦應展示人民之力量,抗擊腐敗之幹事會及評議會主席。要大聲說一句:"We care!"

不要視學生會及評議會為小事、無關要旨。港大既為我城一等學府,則對香港前路影響巨大,其畢業生或多或少將投身政治、經濟、商業諸界別,或主導我城之前路。大學乃培養民主思想及公民意識之園地,假若大學失守,則我城堪憂。故必須正視大學之病,清除瘀血,確保「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港大同學有責任有義務捍衛母校不再受辱,不再蒙羞,不再被惡勢力干預。必須奪回學生會幹事會及評議會,彰顯民主精神及正義力量。

 

 

明德格物,止於至善

港大立校之時,已確立「為政府培養人才」為宗旨,這或許是「原罪」。但港英政府卻暗暗留下一出路,使港大有一正命,此即其校訓:「明德格物」。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親)民,在止於至善……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港大之校訓,實已包羅儒家經典《大學》之三綱八目。按朱子語:「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虛靈不昧,以具眾理而應萬事者也」,「格,至也;物,猶事也。窮至事物之理,欲其極處無不到也。」;王陽明謂:「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歸於正之謂也」,又謂:「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

儒家從不注重知識及「認知我」,而是重德性。因此,所謂格物,不是真的要知識豐富,而是懂得找尋天下之公理,以明己之明德,繼而明天下人之明德。此即行道天下、懷仁行義。當然,大學是學習、研究知識之地,因此校訓也指導同學運用知識以匡時濟世,迴狂瀾於既倒。今世風日下、政治紛亂,港大同學更應有此理想,遵從古訓,明德格物,革故鼎新,止於至善。

 

 

香港大學,為香港而立之大學

我等間中會嘲笑港大缺乏人文精神,是「殖大」。但想深一層,這實是以偏概全。中大不見得充滿人文精神,港大也不見得只懂為政府服務。事實擺在眼前,中大校長沈祖堯上任後多次倡導人文精神,但他卻是港大畢業生;港大校長徐立之邀請李克強出席慶典,偏偏他是中大(而且是新亞)畢業生。因此,吾人當互勵互勉,共同為香港之未來奮進。願香港大學成為「為香港而立」之大學。

  1. 編按:其實素來都有此「雅稱」架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