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05

容樂其-港大MASS EMAIL幾時變了陳冠康私人博客?

原文連結
| 分類: 最新文章綜覽,社群服務,編輯手記 |

補鑊:我太草率了,竟然漏了校園電視!!!
http://www.youtube.com/user/hkucampustv/featured

(版權當屬陳冠康大大,轉載以釐清評論對象)

 

讀過港大都試過被 @hkusua.hku.hk 的MASS EMAIL 「狂轟濫炸」,回想剛剛入學時,一打開港大個電郵系統,看到日日都有學生會屬會活動資訊,頭兩日還是很好奇地詳閱,之後一見到hkusua,就下意識自動刪除郵件,現在都覺得自己好衰。

半年後到自己上莊,有報應喇∼∼原來出一個全校都收到但九成九學生不看o既電郵,係好多手續架,做一個小小莊員,首先要過得自己過得人,自己DRAFT完,俾莊員過目,仲要開會通過,就算事急馬行田,假假地都要大家互通EMAIL或電話確認,定稿後要拿到學生會登記排期,還要每個屬會都有QUOTA。搞咁多野先至出到一封MASS EMAIL 俾全體港大同學我,然後大家都係唔睇o既∼

 

時至今日,原來發MASS EMAIL o既門檻低左好多,一篇細訴陳冠康先生心聲的電郵,都可以話出就出:留意,係話出就出,無須排隊。看該文文末的日期為1月3日,及內容涉及剛在元旦晚舉行的會議,送出日期卻是1月4日凌晨,就知道陳會長大大的心聲係立即到達同學的郵箱。

誠然陳會長大大的文章尚算有關學生會運作,然而此文並非會務報告,亦非現況分析,而是評論。究竟港大同學在票選陳冠康先生成為學生會會長時,有否授權他乃至學生會幹事會利用MASS EMAIL 為校園現況作不定期評論呢?而此評論不是建基於數據或調研,而是根據陳會長的觀感而撰寫,是否合乎陳會長苦口婆心開口埋口o既學生會憲章呢?如果各同學一早知道,「係架,選阿會長出來,不是服務同學,係要來用學生夾會費運作o既電郵系統COMMENT同學架∼」,咁我唯有哀港大啦∼

我已經未質疑他如此發電郵有否得到莊員的同意,因為我實在無意干預幹事會內部溝通。須知道,憲制上港大學生會係「逐個位」選,並非行內閣制,每位幹事都有其權責,倘若其他幹事都曾經授權會長可以隨時隨地出MASS EMAIL,咁呢D 係學生會幹事會內部作孽,我無謂繼續深究;但倘若會長只是因為手握電腦密碼就胡作妄為,咁呢位會長就係陷所有幹事於不義。

最後我要關心一下學苑同學,大家咁辛苦做報道、"R" FUNDING、去開ICA、去派書,先有同學仔收到你地o既訊息,而阿陳會長大大就按一個制就得,真係同人唔同命喇∼:(

係o既,關心校政乃至政治,GPA未必因此提高,亦可能被丘成桐大數學家評為「不注重學術」,但係你甘心一提起你邊間U畢業,人地還一句:「喔∼∼o個個_頭o個間呀∼∼?」有$$$落袋就話可以賣__,無端端被人當_頭咁都幾慘 >…<

 

(剛寫好之時,陳大大又獻新猷,竟然私自更改學生會電郵帳戶密碼,令其他幹事不能登入,哈哈∼咁都得∼真係鬧劇∼)

 

延伸閱讀:學苑報道

 

附陳會長電郵全文:

From: Students’ Union [supresid@hku.hk]
Sent: Friday, January 04, 2013 5:36 AM
Cc: mail.service@intranet.hku.hk
Subject: 【學生會】一場發生在港大的荒謬事件

各位港大同學及舊生:

一場發生在港大的荒謬事件

2012年2月10日,我當選港大學生會會長,並停學一年,專注學生會工作。過去一年,荊棘滿途、風波不斷。在重回課堂前的最後一段日子,除了開展學生會百週年的活動外,我最關心的是學生會的傳承,特別是公平、公正、公開的週年大選──這關乎到學生會的未來及我們的下一代。

上任之時,前輩告誡我:「學生會是一個是非之地,是一個充滿政治的地方。學生會的權力鬥爭是永不休止的。」當時,我半信半疑,「難道學生會一定要這樣?」近日,有關學生會選舉的爭議充分體現前輩所言,讓我感到十分無奈。眼見不少同學均未能理解,甚至被謠言所誤;眼見評議員與參選者之間的利益輸送,甚至不惜公然違反學生會憲章,視法治如無物──若然我繼續保持沉默,又豈能對得住學生會的百年歷史?我不得不寫出我的心聲。

日前,評議會通宵討論週年大選的安排。選委會主席於會議上表示,自己曾經考慮參選,故已在第一次會議上將其權責交予其他委員,但最終並無遞交提名表格。席間,有評議員質疑選舉委員會所作的決定「違憲」,但由於說了數小時也未能指出任何「違憲」的地方,最後竟以「選委會主席曾經『有諗過』參選,因而有明顯的『利益輸送』」為由,強行推翻選委會一切合法、合憲、合程序之決定。

不過,在推翻選委會所訂定的安排後,有部分已表明將會參選的同學卻公然參與評議會重新就選舉安排的討論,而不少曾發言的評議員竟認為此舉並無不妥,更沒有利益衝突。以荒謬、指鹿為馬的歪理去推翻選委會合法的決議,好讓己方能夠強行奪取制定選舉安排的權力;由參選者自行定立遊戲規則,明顯是赤裸裸的利益輸送,做法可悲。

更令我震驚的是,當晚評議會主席宣佈散會及在不少評議員已經離開後,部分評議員竟自行留下,單方面宣稱繼續會議,並選出一位同學出任「主席」,更違憲地自行成立「選舉委員會」及「暫停」其他人的職務,公然視程序正義與法治精神如無物!

其實,若然同學能獲得充分的資訊,平心而論,均會得出上述的分析。然而,在校園傳媒壟斷資訊發佈渠道的情況下,選委會被無理地妖魔化,而真正有實質利益衝突之嫌的一方卻被包裝成「正義之師」。過去一年的例子實在是太多。部分仍有職權在身的校園傳媒幹事將會參選,難逃公器私用之嫌,不斷用手中媒體打壓對手,以增加自己的勝算。我尊重校園傳媒同學的編採自立,但總不能對赤裸裸的利益輸送視而不見。我更要為未能夠讓同學從校園傳媒中全面認清資訊而道歉。我呼籲同學切忌輕信單方面的訊息,而是需要從不的渠道充分了解事件。

上莊一年,老了十載:壓力大、睡眠少、身體差。不單止身心拘疲,更深明自己不是搞政治的材料,也不太想再參與學生會的事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離開讓人煩厭的鬥爭。很多朋友亦勸我少說為妙,安然落莊。不過,即使有可能令人重新借機攻擊我對「登報事件」的處理手法,但我無法因為群情洶湧而只講漂亮的說話,卻不去道出真相。我希望將我了解到的學生會的政治呈現在同學眼前,讓大家明白在權力鬥爭下,一些人表面上的行徑與實際上的動機,落差可以很大。

我有話直說,可能會開罪一整個政治勢力集團,毫無益處,但我始終放心不下,不想見到學生會繼續年復年地成為政治較量的鬥爭之地──學生會必須掃除政治的污雲,選出一班一心一意為同學服務的幹事。

感謝每一位同學在過往一年對學生會的支持。我仍然堅信,只有團結一致,才能捍衛學生會的獨立自主。共勉之。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陳冠康

2012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