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1

【主場新聞】場邊故事:剛果婦女慘絕人寰 天使醫生治病救心 (170)

強姦是戰爭的武器。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每當爆發戰爭,村落無辜的婦女會被集體強姦,然後施暴;村民被逼旁觀,怕得自動自覺離開村落,把豐富資源讓給暴軍。正義醫生不畏暴力,多年來與同僚合共醫治3萬個被強姦婦女,並協助她們重生。醫生年前被槍擊要逃到歐洲,見到剛果勇敢的婦女群起上街為自己示威,感動得不顧生命,上月重臨險地,矢志再為婦女出頭。

這個天使醫生,名叫Denis Mukwege (上圖右)。他在剛果擔任婦科醫生多年,是醫治嚴重性侵的專家。醫生自述剛果的人間煉獄。

「當年戰事爆發,目暏35名在東部城市Lemera醫院的病人,全部在病床上被殺。逃到北面的Bukavu再一手建立由帳篷搭建的醫院;直至1988年,一切又被催毁。翌年又再由零開始,就是這一年,我遇上第一個被強姦的病人。」

「那個女人被姦後私處更被槍擊,子彈佈滿她的生殖器官及大腿。」

全村婦女集體被姦

「當時我想這是戰爭的野蠻行為,但真正的震盪是在三個月後。45個女人齊來找我,遭遇一樣,全被外來人強姦及折磨。女人嚴重灼傷,被姦後復被化學劑灌入陰道。」

「我開始相信這不止是戰爭中的暴行,而是一個軍事策略。同一時間有多人被姦,有時是全村女姓皆遭毒手,這不單傷害婦女,被逼旁觀的全個社群,看着自己的女人、親人受蹂躪,同樣受創。」

「結果,就是村民放棄他們的農田、資源、一切,逃離村落。真是一個極有效的策略。」

助受害人重生 心手俱到

Mukwege的醫院有350張病床,大部分時間爆滿。醫院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及其他捐贈組織資助。醫院不單醫病,還醫人。在大手術前先為病人評估心理狀況,是否能抵受手術帶來的痛苦,再決定開刀或只用藥物治療。

大部分病人逃到他的醫院時身無長物,有些甚至赤身露體,即使治癒出院,亦不能養活自己。Mukwege肩負照顧她們起居,其至協助她們學習一技旁身,女孩則送回學校。若受害人認得施暴者,Mukwege的醫院有律師幫受害人打官司。

「在2011年戰事稍歇時,強姦個案曾下跌,我們以為剛果婦女正走出苦難;怎料去年當戰士升溫,個案又急升。」天使醫生說,「剛果的衝突不是宗教狂熱派系之爭,不是省與省之爭,全是源於爭奪經濟利益,而婦女成為犧牲品。」

非洲世界大戰死540萬人

剛果坐落非洲中部,土地遼闊,是非洲第二大面積國家。剛果第二次戰爭由1998年開始,被視為非洲世界大戰。戰況異常複雜,牽涉鄰近8個國家,25個武裝組織,全為爭奪剛果豐富的天然資源。戰況慘烈,死亡人數達540萬人,是二次大戰後死亡人數最多的戰事,強姦及性暴力個案全球第一。各國武裝部隊與剛果軍隊同被指控強姦,男女均難逃厄運。各國在2003年簽署停 火協議,但在東部持續衝突。

「當我出國公幹回家,5個人等着我,4人手持AK-47,1人持手搶。他們搶上我的車,用槍指着我,扯我下車,我的司機為保護我被槍殺。我跌倒在地,子彈滿天亂飛,我真不知是如何活下來。然後他們就走了。及後我才知道我兩個女兒及親人被劫持在客廳,槍手就坐在那裡等我,一面用槍威嚇我的女兒。太恐怖了,我甚至不知道他們為何襲擊我。」

手無寸鐵身無分文 婦女傾全力守衛恩人

Mukwege在襲擊後與家人逃到瑞典再轉往布魯塞爾,上月卻被感動回國。「剛果婦女抵抗暴行的決心感動了我,她們竟然為了我騰出勇氣上街示威,甚至籌款為我買機票,這些女人都是分無一文,每日靠不足一美元生活。」

「我怎能拒絕呢?更何況我自己亦矢志要對抗這些暴力。」

自回國後醫生的生活起了變化,只能住在醫院,「加強了保安,少不免要犧牲自由。」

剛果婦女熱烈歡迎Mukwege回國,並向他保證人身安全,由20個婦女輪更守衛她們的天使醫生。「她們手無寸鐵,她們一無所有。但她們的守衛讓我感到親切,她們的熱誠給我信心讓我如常工作。」
Mukwege曾獲2008年的聯合國人權奬,2009年成為年度非洲風雲人物。去年9月天使醫生出席聯合國大會發言時,當頭捧喝與會者。「我也想說『作為這裡國際社會的一員與有榮焉,』但當大家所代表的各國,面對剛果16年戰爭只是恐懼又缺乏勇氣時,這話我說不出口。」

更多報道:BBC
http://bbc.in/15qLG6q

原文刊於:場邊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hksidestories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