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0

【評台】林輝:無需對話的旅遊時代 (162)

觀光客到一個地方旅行過之後,你會不會問:其實我真的到過這地方嗎?旅遊,除了物理上你曾在這地方存在過,更重要的是你與這地方因旅行發生過甚麼關係。

我們都是過客,住的吃的去的,往往都與平民百姓的生活頗有距離,有時甚至像是去了另一個不屬於該地的時空:明明不遠處就是貧民窟,你卻能坐在優美海灘上的餐廳,那整潔美麗的裝修還帶著一點熱帶風情;你喝著啤酒吃著龍蝦,有皮膚黝黑的本地侍應用英文問你要不要來一杯紅酒,而他一個月的工資,大概等於你吃兩次這樣的晚餐。如此日出、日落,享受著與世隔絕的舒適生活,不知人間何世。

問心,除了你們之間的貧富差距,你明白的再無其他。

即使是在城巿,旅人也會選擇住進旅店聚集的地區,眼見的盡是旅店、餐廳、酒吧、咖啡館、以及各式各樣售賣紀念品的店舖;你遇見的本地人,十個有九個都是在工作,而他們的工作就是服務你、並從你身上賺錢。你和其他旅行者最常進出的,則是不同的旅遊景點,而且是本地人不會去的--正如,住在香港的你多少年沒坐過纜車上山頂了?

觀光客的凝視

英國社會學家John Urry的《觀光客的凝視》 中說:「當我們『出遊』時,我們會懷著興致與好奇心來看週遭的事物。這些事物以我們可以理解的方式和我們對話——至少我們預期它們會這麼做。 」隨著旅遊越來越容易、景點越來越單一和獨立,要透過「凝視」產生出有意義的「對話」,也就更困難了。

旅客要與一個地方「對話」,本是件自然的事。在旅業還沒有那麼發達的時候--其實只是幾十年前--旅客去到異地,無法不去適應新環境,因為目的地與平常生活實在太不同了。由語言到文化、由食物到廁所,除了適應以外,再無其他方法。旅客在這個適應過程之中,無可避免地要與這個地方發生互動,也就是 John Urry 所指的「對話」。

進行「對話」,其實就是要走出自己的 comfort zone,放下一些自己既有價值觀,然後去理解甚至體驗別人的生活。但隨著旅業的全球化發展,「對話」再非自然發生的事了,而越來越需要有意識地、主動地去尋求。那是因為旅遊已成為許多地方賴以為生的方法,要千方百計地去迎合旅客的需要,跟隨著同一套標準去為旅客服務,終於複製出一個又一個倒模似的景點和遊客區。

而結果是,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完全不踏出comfort zone而完成旅程。在清潔的旅店、美味的餐廳、說英語的店員、有 wifi 的咖啡館之間穿梭,眼晴從一個地標移往另一個地標,然後帶著相機中滿滿的記憶咭回家,並把在陽光海灘上拍下照片 upload 上 facebook,讓朋友為那個戴著太陽眼鏡滿臉笑容的你給一個 like。儘管,你沒有交到一個當地朋友、甚至除了講價外沒有跟本地人說過話,但這仍是一個很愉快的旅程。歡迎來到無需對話的旅遊時代。

本文短版名為《凝視與對話》,原文載於經濟日報及The Glocal 新聞網,本文為加長版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The post 林輝:無需對話的旅遊時代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