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0

徐少驊:中共部署百密兩疏 (188)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接受《蘋果日報》專訪,發出重炮攻擊特首梁振英,說香港商界普遍視梁振英「無.料.到」,為了要加強這評論的重量,田刻意地在每一隻字中間稍作停頓,田又表示「叻人」拒與梁為伍,以致他的班底「唔掂」,以致市民也質疑:「你咁樣嘅特首,咪只有搵到咁嘅人同你做局長囉!」田北俊語梁振英:「最緊要咪自以為好有料喺度搞搞震。」

田北俊批評梁振英固然非新鮮事,但這次之勁度卻是不可同日而語。以田北俊從政之資歷,他絕不會胡作非為,利害計算是少不了的。他選擇《蘋果日報》作為發炮平台亦必定有其因由,資深從政者如他又怎會不曉得「蘋果風格」?你說七分話,它為你添至十分,故此我有理由相信,田正是看中這一點,只妨力度不足。

正如田所說的,他及自由黨均隸屬於建制派,何以竟敢發重炮攻擊由中央一手扶上帝位的特首?那是因為,商界一直至今都相信,梁振英根本不是中央的心水特首,他的帝位是僭越回來的,是以拉他下馬並不完全違反中央心意。

香港今天的局面,完全超出了中共的預算。中共治港的藍圖原本是培養「自己友」成為有規限的普選政治下的特首,早於十多年前立了唐英年當皇儲,梁振英當儲備,唐入了政府走勻了局長和司長,而梁振英則在董建華和曾蔭權的身邊「學藝」。

中共也可算是思慮周全,再加上策反泛民,在地方和專業組織建立了廣泛的親中網絡,萬事俱備,在2012年按計劃落實特首「選舉」,但中共算錯了兩件事:

一、皇儲與儲備竟然如此不珍惜羽翼,行事為人不懂檢點,壞事又做得處處穿幫,事實上,僭建是最難以封住的違法事,一來涉事者太多,二來僭建物本身就是不能一下子能抺走的證物,想不到兩名「受祝福」之人竟然為自己設置這樣的障礙物。當然,這也是由於貪腐文化薰陶的中共並不看重所謂的「品格檢查」,導致了周密計劃之下留了一線縫;

二、中共沒料到一直顯得唯命是從的梁振英竟然不安於後備的本份,僭越皇位,有說中共起初不欲他參選,傳統親中及建制派亦有同樣的意見,但在梁振英的「語言偽術」加上當時的中聯辦主任彭清華的發功下,梁振英爭取到「入閘」的機會,原本就只是限於「入閘」,但梁非常認真地對準唐英年的弱處出招,自我定位為站在弱勢社群的一邊,來凸顯唐英年屬「地產霸權」的幕前代理人,此招非常有效,令梁振英的民望急升,加上在唐英年的「僭建事件」上無恥地落井下石,梁振英成功地鵲巢鳩佔,造成了今天的「困局」。

這就叫做百密一疏,奸有奸輸。當下之勢,是上天給香港人奮力爭取雙普選的黃金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