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2

陶傑 2013年01月26日 - 2013年02月02日

洗牌年代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奧巴馬連任就職典禮,氣勢與四年前相比,已有天淵之別。

首先,奧巴馬的演說強項,已經沒有什麼金句。再次把林肯和馬丁路德金搬出來,已是黃台之瓜,食之無味。出席觀禮的都是奧巴馬「粉絲」,而不是「美國民眾」。

繼續閱讀

畜生和人
2013年02月0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一個民族的文明和野蠻,其中一個標準,是看他們如何對待動物。

一個民族對動物的態度,也聚焦在他們的元首身上。譬如,克林頓或奧巴馬,進了白宮之後,養的是什麼狗,一定很快就成為花邊新聞。

白宮和首相府的寵物,成為世界歡笑關注的中心。金馬倫搬進唐寧街,宣布收養了一隻流浪貓,命名「拉利」。但拉利不捉老鼠,反而與老鼠玩,首相宣佈把牠解僱,還養着,但從此沒有了「老鼠捕獵官」這個職銜。也就是香港人所說的「搣柴」。「拉利」不再獲得委任了,是一件趣聞。哪一個國家文明,哪些地方野蠻,看看對於官職的委任,或者「搣柴」,是散發出歡笑──也就是近來本地開始模仿講的「正能量」──還是疑懼和怨恨。

「拉利」本來是一隻快樂的小畜牲,牠的「首相府獵鼠官」的職銜,有與沒有,牠一概無所謂,照樣懶洋洋,天天曬太陽。駐守首相府的警察,笑瞇瞇地看着拉利在石階前打滾嬉戲。從拉利的委任,到牠的不再獲委任,反而是國際新聞,在第三世界,誰攀升上去了,誰失了寵被打下來,誰會在乎呢?不一定是一隻畜牲的份量,比第三世界許多人重,畢竟是市場的選擇,這一點,顯示了一個國家強大的文化魅力。

此外,英女皇喜歡狗和馬,這一點誰都知道。有一次,一位隨從偷偷餵牠的小狗喝威士忌,英女皇發現了,把隨從降職。

換了別的什麼「三千年燦爛文化」,像慈什麼太后,這個臣僕一早砍頭了。所以,今天的中國父母,有了錢,還是想把子女送寄宿學校,不是沒有理由。

英女皇是皇家賽鴿會主席,每年英國舉行鴿子長途飛行比賽,英女皇都來主持。
英女皇自作主張,下令替一種叫「哥吉」(Corgi)的小狗,與臘腸狗(Dachshund)雜配,生出來的雜種,兩名相混,取名「多吉」(Dorgi),從此多吉就成為英女皇親自締造的新狗種了。在遠東的殖民地,彭定康也養狗,卻從未曾將「北京狗」(Beijingese)與多吉小犬也配配種。他或許知道,不會成功的,看看香港十五年的人事,就知道了。


高下立判
2013年02月0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水貨之禍,首先衝奪奶粉,西方文明國家,像澳洲、紐西蘭、德國、荷蘭,奶粉市場一一淪陷,現在輪到香港。

香港奶粉告急,也不必太悲憤,從另一角度來看,對香港的國際形象好。香港自從一九九七年之後,幾時有過機會,與澳洲、紐西蘭、德國、荷蘭這些第一流的國家平起平坐,英文叫In the same league──一齊成為犧牲者(Victims)?大陸水蝗不是儍瓜,他們不會去北韓、伊朗、叙利亞搶奶粉的,只來前英國殖民地香港,所以這是香港的光榮。

如果換了是英治時代,英國人見慣場面,智商高,早就懂得將這種危機化為外交宣傳。

譬如一九七九年,越南船民大批湧來香港,英國總督麥理浩的政府就高調叫救命:不得了呀,越南人都湧來了啊,我們香港地方小,但為了人道理由,暫時收容他們吧。

麥理浩一臉委屈,去日內瓦,呼籲西方文明國家協助香港收留些越南華人,英國和歐洲當然不理會,只剩麥理浩一人風塵僕僕奔走呼號,於是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國毛澤東的共產主義世界革命,輸出到中印半島,搞得越南生靈塗炭,連越南的炎黃子孫,都毫無尊嚴,畜牲一樣,四處潰逃,乞求英國在遠東的一個小小的殖民地來收容救命。

這是英帝國殖民主義毫不費力贏得的一場漂亮公關仗。

今天,特區政府梁班子,面對水貨客衝擊,儍儍的坐着,像中國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的結論:他們不懂得怎樣做Boss,不會做Master。平時的口號呢?一點振奮人心的動作也沒有。譬如,如果我是新聞處長,十秒之間,我會創作幾條口號:譬如,「港英」既然大受懷念,那麼就叫:一、「全港市民護港嬰」。梁振英是香港的特首!二、「香港娘振嬰正義大行動萬歲」。還有,跟梁振英走,不怕,香港一定有奶粉:「有奶就是梁」!


知識分子請向共產黨投訴
2013年02月01日 爽報 爽論

年關將近,不止奶粉,日常用品全線遭到水客搶購。不止上水,新界衞星巿鎮與九龍各區均告急。香港有的「知識分子」稱:大陸客來香港掃貨,如同美國歐洲遊客去廟街買衣褲、去鴨寮街掃電子用品,完全是自由巿場經濟,不應阻撓。

以此等高論,則大陸人不妨多來香港買豪宅,繼續來廣東道掃名牌,導致天水圍樓價也高達一萬元一呎,皆是自由巿場。香港樓巿、租金,任由大陸資金無限推高,香港低下層人士永遠買不起樓,是自由巿場的自動絞肉機將這等賤民淘汰。

此等理論,當然有道理,可惜香港下層巿民智商太低,無法理解。而且新界東北開發為地產商場,一樣是自由巿場的力量。拆卸天星碼頭、政府總部、大澳漁村,只要是市場業力所指,不是毛澤東拆來建勞改營,即天公地道,「知識分子」也千萬不可哭喪攔阻。

法國巴黎LV和愛瑪仕,對中國消費客嚴格實施種族配限。白人進店,店員招呼殷勤,看見中國人,一早就視如蝗匪,一張臉孔冷如冰霜。

但可惜美國人可以來廟街買T恤,歐洲人也可以去深圳買盜版,但香港人認為歐美人可以,大陸人無權。因為一本基本法,由頭到尾都限制大陸中國人,絕對不限制白人。所以歐美白人在香港產子,不成為「雙非」。

基本法令香港人以種族區分「歐美人可以在廟街買衫」與「大陸人不可在上水買奶粉」。關於這一點,香港人十分支持基本法。「知識分子」如有不服,可以向共產黨投訴。


憂國憂民
2013年01月3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北京空氣嚴重污染。圖片所見,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像包容在一團黑氣裏。

跟幾個知識人閒談,一人一杯白酒,坐在維港邊,看見香港的空氣不黑,只是灰暗而已,就覺得香港的特區政府還不太壞。

「但北京的朋友卻受不了,天天在咒罵,說政府無能。」知識人朋友A說。他時時跑大陸,在北京的人面廣。

「那為什麼不移民呀?」我笑問:「香港也有這等邏輯,不喜歡特府班子?回英國加拿大好了。」

「但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曾經公布北京的空氣污染指數,警告說,北京的空氣不行了。中國政府隨即開罵,說美國人在干涉內政,妖魔化中國。」知識份子B說:「現在看來,人家美國是一片好心。」

「你呀,太天真了,你以為美國人真為北京的中國人着想?」看見他這麼笨,我忍不住糾正:「美國大使館的北京空氣指標警告,是向在北京的美國商人和遊客發布的。美國的盟友,在北京暫居的英國人、日本人、歐盟公民,都有權分享。如果我是美國大使和領事,我也堅持這一條:你們中國人的健康,你們肺的污染成什麼顏色,確實是你們貴國的內政,才關我屁事。但有許多美國人在這裏賺錢或花錢,他們在北京得了肺癌,將來回到美國醫治,卻要我們奧巴馬推行的國民保健計劃,也就是納稅人來付鈔。美國政府沒有這個義務。中方沒有把美國的數字網絡屏蔽掉,是中國的責任。」

大家想想,覺得也蠻有道理。

「既然美國人是對的,但願北京的美國人能及時撤走就好了。」A說。

「還有他們娶的中國老婆,領養的中國孤女,都能扯住衫尾,及早撤退回加州或邁阿米。」B說。

「不撤退也可以,」我說:「美國領事館可以每周向美國人派發一個氧氣筒,由美國空軍緊急空運。但要以香港為鑑,勿讓美國男人的中國老婆把氧氣筒偷偷批給自己的家屬,漏出去,炒成奶粉水貨,釀成北京人搶購瘋,不然就會又一場六四了。」我答,十分憂國憂民。


**本欄由今天起暫別讀者**
2013年01月31日 爽報 透心涼

陶傑:搶粉與排華

美加爆發中國雙非產蝗潮,德、荷、澳、紐各國奶粉全線告急,香港的奶粉暴潮,是全球「中國崛起」之「搶購生育大進大出大循環」中的一環,短視的香港人現在才知死?哈哈,太遲了。

筆者早在十年前,多次白紙黑字預測,全球黃禍遲早爆發,而中國人之自私、貪婪、缺乏教養,遲早激發排華。現在,本欄高興地宣佈:本人料事如神,又測中了七成。

唯一要正名的,是「黃禍」應改為蝗禍。因為日本人、韓國人、台灣人、新加坡人,甚至蒙古人,雖同是黃種,對於世界,分別有貢獻,這些人並無掃貨兼搶生育,因此若稱為「黃禍」,一竹篙打一船人,容易引起對日韓台星蒙等亞洲黃種人之誤會與歧視,絕不公平,所以名稱要「與時俱進」。

西方蝗禍,是西方二十年來對華政策造成,佢死佢事。香港這一環,則是由董建華當初高呼「全方位背靠祖國」所種下,當然,今日之撲奶搶粉,造成西方奶粉商利潤暴漲,香港超市好賺,接濟水貨之港奸搵到兩餐,一定有人因香港「背靠祖國」得到好處,但此之一得,必為彼之一失,造成地產租金通脹,絕對是大多數人受損。

奶粉易整頓,效法三年零八個月皇軍領導下之配給即可,但蝗禍則是絕症,冇得醫。香港玩完是不爭之事實,你諗你了。


清算「包容」怪論 捍衞香港底線
2013年01月31日 爽報 爽論

奶粉水客之亂,嚴重威脅香港人的基本生存權。在巿民聲討之下,局長不得不表態,高永文稱快推出應急措施,蘇錦樑則說會與大陸討論香港人對自由行的「承受力」問題。
特區「奶亂」,固因大陸經濟增長與食品不安全而起,但香港某些左派偽知識份子的「包容」怪論,為大陸水貨、雙非、劣質遊客商場大小便之入侵,大開輿論平台,助長危機,要負主要責任。

一年前,香港偽知識份子模仿美國東岸的自由派,以支持「文化多元」為時尚,不分是非,不辨香港核心利益,以幼稚而虛偽的「泛人權主義」,動不動就對「限制新移民」、「抵制自由行暴發戶嘴臉」的訴求扣上「歧視」的標籤。

香港人崇尚清靜和諧,與澳洲新西蘭的公民一樣,不習慣看見一大堆外來人入侵掃掠日常用品。大陸的食品衞生制度有問題,是中國的內政,井水不犯河水,香港人無意要求共產黨整治他們的問題,但絕不容許十四億人毫無節制來炒貴房屋、炒高地舖、炒乾奶粉。

一國兩制,先勿論甚麼民主、直選,香港人追求在英治時代就擁有的兩頓安樂茶飯,天公地道。中國大陸的統治者常說:溫飽權是最大的人權。香港嬰兒確保西方文明國家的奶粉供應正常,五十年不變,是基本法規定。任何外來勢力企圖威脅此一人權,全港市民絕不包容,決不寬貸。

在民憤之下,「包容論」漸已收皮,但市民要時時警惕香港的文人天生總想做吳三桂的人格缺陷,堅決抵制各類偽左怪論,必須守護香港的底線。


如果有戰爭
2013年01月3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如果日中大戰,為了釣魚台──又名尖閣列島──不要以為香港可以在一旁吃花生,看熱鬧。

戰爭一爆發,如何升級,上帝也無法控制。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是因為六個無政府主義的學生,在薩拉熱窩伏擊來訪的奧匈帝國王儲,擦槍走火而起。

日中因尖釣而開戰,後果可能一樣。當年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由於德國與奧匈有盟約,德國馬上捲入戰爭。俄國與塞爾維亞屬斯拉夫語系種裔,俄國幫塞爾維亞這邊。

法德是世仇,法國也宣戰。德國取道比利時襲法國,破壞了比利時這條中立走廊,英國不可不理,也向德國宣戰。

日中「擦槍走火」,美國如果不幫日本,從此在世界無人可以信託,因此美國必定參戰。

美國一參戰,北約也動起來。那時俄國會怎樣?所以,如果這一仗打不起來,必定是美國暗中壓住。

一旦打起來,就是「全方位」。以導彈襲擊所謂「一國兩制」的香港,比襲擊上海好,兩口導彈先落在大鵬灣,樓市急挫五成,反而是好消息,有綠卡、居英權和加拿大籍的中產紛紛逃亡掟貨,不怕死的九十後,盡可在槍林彈雨裏上車。

屆時一個「梁班子」,跑了一半。機場全是上市公司主席和億萬富豪,上千隻LV皮箱堆在頭等艙的櫃枱旁,帶着菲傭,湊着一堆小孩等Check-in。地勤說:請各位耐心,比你們有錢的,都在前頭,十多架私人飛機正在跑道排隊起飛,你們是下一批。

香港漸入無政府狀態,開始有人搶掠周生生和周大福,梁振英發表緊急電視演說,無人理睬,特首越說「大局受到控制」,越沒人信。你愛國,於是你想打仗嗎?好極了,不要擔心,如此緊張刺激的一天,在你有生之日,定會來臨。



大陸宜先推行「母乳愛國教育」
2013年01月30日 爽報 爽論

香港奶粉大風暴,若「奶蝗」之害惡化,推行奶粉配額,無可避免。

但奶粉配額制,雖然是模仿自三年零八個月日治時代的政策,本欄一向理性,認為無可厚非,甚至仿效皇軍當年鐵腕維穩,將水貨客和囤積商揪出來砍頭更有效。

但絕大部份香港人,無法接受此等戰爭時期奴民管制的政策。奶粉配給制傷害香港人民的歷史感情,一旦實施,梁振英一夜之間會「升呢」為磯谷廉介,特府民望會更低落。
解鈴還需,香港人再捍奶護粉,能力有限,大陸方面不合作,港人無法抵抗奶蝗與水奸。

關鍵在梁班子須向中方交涉,由大陸先展開「愛國哺乳宣傳運動」,向無知的大陸愚民農媽,展開母奶國民教育:母乳是最健康的哺育。中國嬰飲中國母乳,天公地道。不要以為澳洲、荷蘭、德國的白人奶粉特別甜美,中國的「嫲媽奶」就有毒。即使一味崇洋,認為中國母乳會將嬰兒哺成低智,子不嫌母醜,要堅持愛國,幼啜飲西方奶粉,長大必成漢奸。

在這方面,大陸的愛國五毛可以組成糾察隊,吸收去年砸日本車的經驗,先將全國超市的洋奶粉通掃下架,效法林則徐虎門銷煙,一把火燒光。中國人崇洋深入骨髓,重典治亂世,以非常手段方可根除。上樑撥正,香港的下樑也不思歪,一國兩制,港人飲洋奶粉反而合情合理,這不就解決了嗎?


政治醜陋嗎?
2013年01月30日 爽報 透心涼

熊狼大戰,是香港開埠以來的大事,至今未分勝負。有人解畫,指出此事證明政治之醜陋。

政治真是醜陋嗎?如果是,何以二十年來 ,許多港人紛紛「從政」?如果政治是醜陋的行業,則「從政」無疑衰過做雞或販毒。那麼所謂「政治人才」,豈不是在醜業裏的醜王?

熊狼大戰,不關醜陋,關乎買賣雙方,有一方吃了霸王餐「唔找數」。劉夢熊不過是拿着賬單追出來,要求對方講清講楚,但錢收不到,報稱反遭打一巴掌。

苦主不甘受辱,上北京找王光亞,請中央作主。這種事,全國不知有多少。如同去警署報警,這是一個良好巿民應該做的事,不知有何醜陋之處?

阿熊有無叫王主任制止廉署?相信不會那樣儍,但即使有,也是「沒有一國,哪來兩制」的一種看法。你律政司有權動不動叫中央「釋法」,則劉夢熊為何不可叫中央評理?

中國人的政治,本人講過,是全世界最卑鄙賤劣的行業。可能有人拾本人牙慧,以熊狼撕咬為例而說明。但熊狼戰只是小兒科,一般商業糾紛或扒竊罪案而已。接班人劉少奇幽禁鬍鬚三尺長折磨死、林彪沙漠墜斃,方才有三分醜陋。
香港許多年輕人想從政,不可嚇窒他們,以為從政即是入黑社會。熊狼之鬥,由中國三千年歷史來看,絕不算醜陋,只是諧趣而已。


打什麼呀打?
2013年01月2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日中會不會因釣魚台(又名尖閣列島)開戰?看到日中兩國領袖的精神狀態,不似失常,答案是不會。

首先,一九八二年,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訪問日本,會見日本首相中曾根。中曾根邀請胡總書記家宴,酒過三巡,賓主大歡。中曾根即席題詞:「日中不再戰」,胡耀邦很高興,笑瞇瞇的站在一旁欣賞。

胡耀邦答謝,也題贈:「中日兩國人民要世代友好下去」。比起「日中不再戰」之簡練有力,論中文程度,當然是中曾根首相高一線。此一題詞,相當於兩國和平條約,成為佳話。

國際外交,除非與拉登交往,一切求財,而不是求氣。中國人尤深諳此一智慧。去年九月,廣州深圳,因「保釣」而爆發反日暴動。暴徒在街上見日本車就砸,全國叫「罷買日貨」,但是到十一月,廣東省日本各牌子汽車,銷售全線回升。此一數字,就是日中和平最有力的依據。

一九七九年,大陸改革開發,日本率先向中國提供大筆免息貸款,協助中國物質現代化,最為有力。後來,日本經濟衰退,中國人有錢了,紛紛來日本購物旅遊。日中兩國,如果日本人心裏不嫌棄,就像兄弟一樣,應該你幫我,我幫你,打什麼仗?

中國的習近平總書記,是很深沉的人,也很有智慧,一定明白有的人項莊舞劍,藉一場戰爭來搶奪權力。鄧小平說:「韜光養晦」,江澤民說:「悶聲發大財」,都是高瞻遠矚的金句。習總也一定會沉住氣顧全大局,不受「保釣」分子在外挑撥。

香港的男人,尤其商界和運輸業人士,外遊喜歡深圳和東莞,而港女旅行,首選當然是北海道和京都。香港和日本的貿易,由紅A和星辰錶開始,一代比一代豐盛。香港和中國好,日本也好。日本好,有什麼吃喝玩樂的新發明,像日式夜總會和卡拉OK,即刻輸入中港,中國和香港也好。

所以,打什麼呀打?在愚昧的世紀,更需要我這樣的知識份子,響應大陸人民日報,努力講真話。



啤啤信錯人
2013年01月29日 爽報 透心涼

啤狼大戰,全城矚目。尖啤遭用完即棄,過橋抽板之外,尚遭恩將仇報,被廉署「開快勞」不止,尚予以正式逮捕,如此狠辣,令人同情。

但啤啤一九七三年游水落來之前,人在毛阿東統治的大陸。那時人人都要做毛阿東的好學生。「解放」前,有幾多人義助過毛阿東,覺得毛阿東為人正派、有口才,中國有希望,一幫「民主黨派」,如張瀾、柳亞子、張東蓀,替毛伯出錢出力,尚有一個傅作義,係北平司令,為免在北平城內戰殃及千年舊建築,主動開城門「起義」,迎接「解放軍」。

幫「毛主席」上位後,不要說冇得分個政治局常委,毛阿東後來大清算,這批前朝餘孽一個都冇得走雞。

一九四九年十一「開國大典」,張瀾有得企天安門城樓,同理,梁特慶功之日,眾星拱月站台,梁振英已經給劉啤企了上去。對於梁特,可能覺得這就是「報恩」,因為電視直播,當日時段連珠三角至少三千萬觀眾,正如大陸請香港藝人上中央台之「春節晚會」,一上必紅,紅了即有廣告接拍,在「春晚」不要說站台,台下前幾排,被他用攝影機掃一掃,你都變名人,應該潛規則你出錢購買這幾秒鐘,許多人付幾百萬也買不到,還敢向中央台索取利是?

尖啤博覽群書,極為了解中國國情與共產黨。你尖啤當初信足對方不會過橋抽板,會否太天真呢?


為保香港清譽 熊梁案須查真相
2013年01月29日 爽報 爽論

熊風暴繼續發酵,廉署接受投訴,立案調查梁特有否賄選。鬧到今日,事件情節十分嚴重。劉夢熊的「陽光訪談」,涉及人物之多,情節之深廣,實令人對香港政治之醜陋,感到鄙視和恐慌。

本欄早察覺熊梁問題,會升級至爆炸性層次,曾警告「寧用劉華,不用劉熊,CY捉蟲」。現在梁營指劉某「品格有問題」,不能入行會。中國之習總,去年接見人大政協,眾多精英之中,為何只與「品格有問題」的劉夢熊一個握手?

廉署從不披露細節,為何查熊案涉及甚麼哈薩克副領事受賄與石油交易?石油買賣,不是石油氣,是敏感戰略物資,律政司一旦起訴,請問副領事是否被告或證人?副領事是外交人員,據基本法規定:國防外交特區無權管轄,則又如何審下去?

劉某稱此謠言,造謠的人,可以向兩家大報放料,不獲質疑,可見權威層次極高。事件撲朔迷離,巿民有權知道真相:劉夢熊應范太呼籲,列舉證據,是一個辦法;控告報紙誹謗,法庭要報紙舉證「向王光英求救被拒」之說,交出消息來源,是另一辦法。

現在至少有一份知識份子報紙應戰,若劉熊興訟,宣告不怕上法庭,會全力申辯,這是好事。此事如無真相,香港政治即如范太定性之醜陋無匹,「政治人的承諾你信就儍」,品格高尚的年輕人,將來還敢「從政」嗎?不如做雞、做賊、當龜公好過了。將來再無優質港人從政,難道叫英國人回來或三合會人士做特首?


氣場香江
2013年01月2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英治時代,先不論功過,至少「港督會同行政局」端出來,有一個氣派。

香港人有點記憶,由楊慕琦開始,做港督,有一層紳士(English Gentleman)的修養打底,西裝儀容、言辭談吐,都是十八世紀傳下來的。所以日佔時期,港督進了集中營,在大埔修鐵路,即使百般虐待,看看電影「桂河橋」裏阿歷堅尼斯的性格角色,就知道是什麼質素。

這一層底色最重要。文化修養,從歷史而來。人家的歷史,誰坐進首相府,誰登上白金漢宮的寶座,沒有殺來殺去怨恨充天。現在不是流行講什麼「正能量」嗎?上游清正,殖民地的下游就安樂,這就是正能量,極簡單的物理學,對嗎?

港督帶着正能量來,也帶着一個健康的氣場來。他是Gentleman,他的國家,對統治者有這樣的要求。即使你不喜歡他,要對抗,他掏出鎗來跟你玩,也有一套規則,一條底線。譬如,他不會公然撒謊,不會暗算(雖然他也讀過莎劇熟知一切毒計和人性的卑污),他按合約辦事,不會說過的話不算數。

他的後台就是一個民選政府。不要跟他說什麼馬克思主義,馬克思是在像喪家犬般得到英國收留時才寫成資本論的,這套學說是如何淪為騙局的,他比遠東許多三流的馬克思信徒都清楚,但他不屑跟你辯論,他默默守護這個珠江口岸的良港,盡歷史的使命,把工作做好。

這就是正能量形成的氣場了。在五六十年代,亞洲人自己製造的殺戮和飢饉之中,他為你建成三千年都實現不了的天堂。

香港成功的故事,不過如許。從道家的一個氣字就明白了:能量、氣場,造成快樂和健康。但由於一個民族的命運,美好的事,即使擁有,亦無久享,於是就有了今日。一股破壞的業力,摧毀良好的氣場,無法控制,嚴格來說,不是哪個人的錯。真的,不關哪個人。


貪食霸王餐 博懵唔找數惹禍
2013年01月28日 爽報 爽論

啤狼大戰,全港矚目。政協劉夢熊向梁特怒下戰書,揚言以測謊機辨正邪,又不惜國金二期跳樓以昭日月。

劉夢熊之忠烈愛國,人所共見,熊言狼語之真偽,若全港舉行網絡公投,以熊狼這一年半載各自之誠信表現,可以預料,不論對方如何派二百五買票,亦不必測謊,劉熊必壓倒大勝。

所以尖啤不必太激動,須知政治污穢,即使美國人製造的測謊機,搬來中國香港操作,除非全程由美國與歐盟駐港領事嚴密監測,否則必有造假。累得劉夢熊冤枉殉港,香港就會暴動。網絡民意,早已撐熊,所以請劉義士不要作出親痛仇快之事。梁班子聲稱,當日競選,劉熊並非自己人,而是自動獻身。唐宅外派傳單,是決定性之一役,劉熊貢獻宏大,事後反遭嘲諷切割,可知中國人社會之現實冷酷。

即使劉熊撐梁,不請自來,梁營當日,就應該聲明撇割,而不是笑笑口照單全收這個外人送上來的勞動收穫。

正如上酒家,你只叫了一籠蝦餃、一碟腸粉、一碟油菜,但夥計大意,誤送上鄰桌的一條星斑。凡有廉恥的公民,都會婉言提醒是奉錯菜,而不是左看右望一番,心想「今次發啦」,一家大小將清蒸星斑食光,後來酒家發現有錯,賬單加錢,這一家刁小,嘴角叼根牙籤,印印腳笑罵:「條星斑我冇叫,你自己送上來,我以為係免費,點解要我畀錢?」

梁班子食了劉熊之霸王餐,人家為國家做事,叫你做人勿太流氓,公道少少而已。


讀經保命
2013年01月28日 爽報 透心涼

阿爾及利亞西方人質大量被屠殺。阿蓋德恐怖份子虜獲幾十人,講明針對西方基督徒,要求人質背誦可蘭經。原來識背可蘭經可以救命,結結巴巴背不出的,即就地槍殺。
中國在非洲也到處開採資源,今日能針對英法人質,明日的犧牲品,很快就會是中國人。

香港人不論是否自認中國人,今日就要未雨綢繆,責成吳克儉在中小學開展阿拉伯語課程,兼將可蘭經列為必修課。因為十年之內,港人持特區護照去到中東,人家阿蓋德民兵才不理你誰是蝗蟲、那些是殖民地英國前子民,黃皮膚一概捉拿,清算中國石油和重工業掠奪非洲資源之罪行。如能唸幾句可蘭經,屆時就逃出生天。

這就是「一國兩制」的優勢。大陸的中小學,只准讀「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絕不准讀可蘭經,但香港有基本法保障,所以要先行一步。本欄在此,本着知識份子良心,向吳克儉提出建設性意見:甚麼國民教育、通識教育,全屬狗屁,萬事不如讀可蘭經之急。聖保羅男女中學,早已開設阿拉伯文,可見人家真有國際視野。三五年內,有香港人被斬首時,不要哭哭啼啼,那時才後悔,兼說我陶傑是未卜先知的生神仙。


大 戲
2013年01月2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劉夢熊事件」非常有趣,為香港社會平添了許多刺激的話題。

劉先生說:他不介意「過橋抽板」,但必不容「恩將仇報」。意思就是:你可以不給我官,但不可以叫廉政公署來「搞」我。

廉署查劉君,查什麼案?許多香港人忽略了重要的一環。劉先生是一家石油投資公司的副主席,廉署為了有人涉嫌「賄賂哈薩克駐港副領事」,將劉夢熊拘捕。

劉氏不是做地產,也不是零售、製衣、飲食,而是石油。請問香港有幾多本地的富豪能沾得上石油?

香港需不需要石油?石油要提煉加工,香港有沒有?沒有,都在大陸。

所以香港的石油貿易,必是代理。也就是說,做中間人。涉嫌受賄的一方,是外國外交人員,這種戰略能源買賣的案子,一旦控告,上到法庭,香港公司的後台,一五一十的就要交底,到時,鄰近地區許多機密,即會曝光。

香港曾經發生一宗涉及剛果買賣的官司糾紛,審不下去,因為中國說,香港的法庭,無權審理「國家行為」,所以本人斗膽預測,廉署查劉先生的這宗案,必會不了了之。

既然石油貿易,是一種「國家行為」,那麼做中間代理,亦必遵守「國家行為的潛規則。請問,香港現在從屬哪一個「國家」?是英國嗎?不要做夢,是中國。請問你是英國人嗎?等下輩子投胎,向閻王申請。如果自認是中國人,必須遵守中國的潛規則和江湖文化。中石油、中海油,在非洲開油採礦,請勿告訴我,沒有給好處當地的酋長總統。中國文化講報恩,涓滴之情,湧泉以報,劉先生是一位愛國的中國人,若是為了國家做事,對梁班子有所禮尚往來的儒家中國人的期待,此一品格行為如果有問題,則全香港的人大、政協,凡捐過錢給大陸的,品格都有問題,廉署都應該拘捕。

當初為什麼開檔案?有人不了解「一國」與「兩制」的差別,遂鬧出這樣一場活劇。香港人搞政治,太稚嫩了。接下去,有好戲看的,幼稚園程度的小孩看好,學嘢啦。


譯名之爭
2013年01月2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戲曲,兩字,音譯為Xiqu,英語世界的人無法發音,莫名其妙,是失敗的名稱。

譬如功夫,叫做Kung Fu,一叫就在西方流行了,因為音節鏗鏘。大陸後來再出口一個花樣,叫Wushu,就不行了。Kung Fu壟斷了語言霸權,因為有李小龍,然後又有大衛卡列甸的劇集。有這樣的Marketing,名字很快上了牛津詞典。

英文是很開放的語言,有許多外來語,因為殖民地一度遍佈天下,Papaya,木瓜,是馬來話,Bangalo,單層樓房,是印度語,但能打得進牛津詞典的,不靠行政手段,要靠市場。

Kung Fu能有市場,「氣功」(Qi Gong)就差點。為什麼不叫Chi Kung?這樣就可以把一個Kung字的意義統一,方便外國人了解。但有人要鬥氣,他偏另搞一套,要你放棄自己,與他一樣。

Xiqu沒有世界市場,因為錯過了時機。中國傳統戲曲,在江南Style的時代,很難向外推銷。中國文化許多深層的事物,因為語言隔閡,與世界無緣。

加上自己的地域爭鬥,中國人自己在製造障礙。明明有了Kung Fu,為何還要僭建一個Wushu?因為大陸的北方人看不起粵語,他們認為,北方的少林方是正宗,幾時輪到李小龍和葉問的詠春代表中國?

但是,Kung Fu是廣為全世界熟知的,有一個現成的詞彙殼,為何不借殼上巿?但北方的中國人器量畢竟小,你說「維珍尼亞」,他一定要「弗吉尼亞」,隱然有「大一統」意識。

這樣一來,中國人做人,自己辛苦,明明簡單的事,他喜歡搞得很複雜,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也吵吵鬧鬧的為輸出文化造成許多不便。建立「軟實力」,不那麼容易的,要有聰明的頭腦,全盤的構思。長期的爭來鬥去,在唐人街裏打轉,像條狗般追咬自己的尾巴,小事都提升到國家民族的政治,難怪戾氣深重。沒有得醫,這是絕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