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6

陶傑 2013年02月09日 - 2013年02月16日

蛇年說正邪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美國衰退,造就英法帝國主義復甦。馬里危機,成為最佳理由,左派政府奧蘭德治理經濟無方,派兵馬里,倒可以轉移視線,讓嬌生慣養的下一代新兵磨磨牙,在戰場上,接受鍛鍊,以備下一步,與英德兩國,接管美國留下的軍事真空,維護世界和平。

英法一向有宿怨,但法國出兵馬里,英國支持,可見耶教文明,在大是非和共同利益面前,能同舟共濟。

繼續閱讀

文化心理學
2013年02月1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從來沒有人想過這樣的問題:二百年來,為什麼香港新加坡做了英國的殖民地,而不是倒過來,英國的利物浦和萊特島(Isle of Wight)做了中國的殖民地?

在學校裏,學生在課堂提出這樣的問題,教師怎樣答?他多半會呆一陣,想一想,說:因為工業革命先發生在英國,他們「船堅炮利」,出外侵略,佔了便宜,憑先進的武器,侵略了亞洲和非洲。

以中國式的思維,問他這樣一個問題,中國人的答案到此為止。學生答卷,以這一點為「標準答案」,得到滿分。「船堅炮利」是物質的、工器的、形而下的,當一個民族的思考力,特別涉及自己的歷史之際,只到此一層次,其文明的成就,略帶偏見地,我會認為十分有限。

我時時問中國朋友這個問題,看他們的反應和思想方式,也暗中了解他們的文化心理。發覺中國人對這個問題,「船堅炮利」的答案,高達百分之百。

有一次,一個香港人問我:那麼你認為是什麼原因?

我答:我的看法完全不同,說出來,你會認為文不對題,但是我覺得這是「香港『淪』為英國殖民地」,而利物浦從沒成為過中國殖民地很重要的原因。

莎士比亞的戲劇,傳到中國民間,劇名的翻譯,「哈姆雷特」(Hamlet)通稱「王子復仇記」;「馬克白」(Macbeth),譯為「浴血金鑾殿」,為什麼呢?因為在市場上,一齣戲講什麼,名字最好先講清楚。「阿拉伯的羅倫斯」(Lawrence of Arabia),叫做「沙漠梟雄」,電影發行商一定會另取一個「通俗」的名字,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憑市場的觸覺,他知道如果一齣戲,直稱「羅蜜歐與朱麗葉」而不是「殉情記」,在香港,票房會少收許多。

但是這些產品,在英語國家,五百年來,一樣是給大眾看的,Hamlet和Macbeth,在莎士比亞時代,街市上的海報,都是這樣寫,為什麼那時的市井大眾會掏腰包進場?如果我說:這一點,決定了其後殖民主義由西至東的方向,我覺得這才是一條有趣的通識題。


只是幫忙
2013年02月1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特首被指「涉黑」,引起一場控告誹謗的風景。

如果真的由黑社會投票擁戴上台,一位政務官朋友告訴我,他們很尷尬。英治時代,公務員譽為「天之驕子」,英國人為你建立的優越形象,一場「江湖飯局」,即刻玷污,這又一次證明,殖民地一旦「當家作主」,英國人一走,必然自我砸鍋。

我安慰這位AO朋友:要節哀順變,記住一句知識份子流行的詞彙,要多多包容。黑社會也有愛國的,何況,管他什麼形象不形象,每個月支高薪,至緊要有長俸──「港英」撤出前早給你準備好了,退休之後,每個月六七萬元,養你到死,等退休,等着個個月坐郵輪,今天南極,明天地中海,遙距看着香港沉淪好了,目睹歷史之變,不也是人生快事?

AO朋友搖頭嘆息,好像還是對特府被指「涉黑」忿忿不平。我哈哈一笑,繼續從中國人的文化角度,代梁特首做他的「思想工作」。

「中國有一位知識份子畫家陳丹青,很有名的,」我說:「陳丹青最近有一篇講話,你們香港政務官,或香港人,敬請留意。陳丹青與民國黑道教父杜月笙先生的兒子交談,研究何謂黑社會?杜月笙的兒子想了很久,說:『黑道,就是幫忙──你在這個地面上,本地人、外邦人,你進上海街面混口飯吃,要做小生意,要有地盤,尤其要有朋友,怎麼辦呢?要人幫忙,今天人家幫你,有一天,你有力量了,兜得轉了,你幫人家的忙。』」

看到了沒有?「涉黑」很正常,沒有什麼可怕。在香港,你要上位,尤其當你這個人,人緣相當一般,就要人幫忙。幫忙沒有白幫的,今天人家扶你一把,你答應人家,將來就要幫人家的忙,言而無信,這就有麻煩了,有中國人聚居的地方,遠自舊金山唐人街,古自民國上海灘,今至特區香港,都講這一套。要記住,今日香港不是英國殖民地,你「當家作主」了,不要對中國文化有偏見,不要對一個「黑」字有英國人給你洗了腦的潔癖,陳丹青的話,就是基本的國民教育。


北韓核爆 國際譴責多餘
2013年02月15日 爽報 爽論

北韓成功在離中國邊界附近核爆,舉世震驚,西方文明國家嚴詞譴責,其實多餘。
根據香港平機會原則,世上人人平等。美英中等有核彈,北韓身為「弱勢族群」,問問林煥光主席,為何應受歧視呢?當然不應該。金正恩蛇年為中國人燒個炮仗恭賀春禧,兼賀中朝人民友誼永固,亦屬佳話。

大陸許多網民,或出於其慣性無知,或天性涼薄偏激,或眼紅嫉妒北韓強大,竟然以「朝鮮在中國門口放了個臭屁」來形容北韓兄弟的成就。這些中國大陸人忘記了:許多自由行大陸客,來到香港,公眾場合放臭屁等閒,還在商場大小便,香港的官員與知識份子,也主張「包容」。共產鄰國即使真的「放屁」了,港人可以包容你大陸中國人,中國人為何不能包容北韓?

至於美國,奧巴馬其人相格單薄,筆者早就指出這個排骨總統鎮不住場。奧巴馬罕有講「狠話」,聲稱若南韓遇襲,美國會用核彈還擊。金正恩可參考香港的中國人梁振英講話偽術:奧巴馬只說「南韓遇襲」,美國方用核武,沒有說美國本身若遇北韓長程導彈襲擊,也用核彈還拖。所以金正恩不妨以梁振英邏輯來主導思想,打南韓,不如擒賊擒王,在中國協助長程導彈射擊之下,結合美國鬼才大導演塔倫天奴之黑色戲劇風格,下達黑殺令,先襲擊奧巴馬之家鄉夏威夷,反而安全。

若奧、習、金三方大戰,敬請尊重一國兩制,須遠離香港,震冧樓巿,讓九十後可上車即足夠。


專搞破壞?
2013年02月15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南丫島的渡輪碼頭邊,本來是原始石灘,區議會計劃建一座平台,專門停放單車,把石灘全部填掉。香港有許多這樣的「小型工程」,今年政府再向十八區區議會撥款,每項工程,上限一億,下限三千萬,似專以破壞自然景觀為

繼續閱讀


「國情」需求
2013年02月1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香港的梁特首給評論人律師信,因為評論人依據一個知情人的專訪,指梁特首「涉黑」,進一步質疑香港的特首,到了今天,是不是「紅色」和「黑色」父母誕下的產物。

梁特首為何如此衝動?評論人說的,是當前特首「選舉制度」之下必然的特色。

首先「選舉委員會」的一千二百人,是中國選拔的特首提名人和投票人。

這一千二百人,有港區人大、政協,以及中方多年培養的本地幹部,也就是俗稱的「土共」,其他的工商界、專業人士、新界鄉紳,與其他各路「知名人士」,除了一些立法會議員,則屬民主黨派,大多數都是中方三十年來「統戰」回來的人選。

「統戰」是共產黨的一項祖傳專業:為了一個政治目的,「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這些人,長遠來說,絕不是共產黨真正信賴或欣賞的人,但是在一個過渡期,把這些人拉攏到自己一邊,可以「發揮作用」──「發揮作用」,是大陸政治術語,非常現實,意思是可以利用做工具,達到以後才實現的目標。目標將來實現以後,工具如何「處理」,是將來的問題。

所以鄧小平說:「只要支持祖國統一,不論他信奉什麼主義:資本主義還是奴隸主義」,都可以「團結」過來。

既然「統戰」包羅萬有,這一千二百「選委」,五湖四海,必然有香港江湖人士或與三合會沾上邊的人,一點也不奇怪,當年紅軍「長征」,路經雲南貴州,還與彝族茹毛飲血未開化的土司歃血為盟稱兄弟。

梁振英自稱當初「一票一票像揼石仔一樣揼回來」,四方拜碼頭求票,如果我是梁振英,「涉黑」就「涉黑」,有什麼問題?這個小圈子制度,叫我只向這一千二百人直接求票,這些人之中有彝族土司或其代理的人物,我不「涉黑」,他們怎會投我一票?

英治時代,英國人絕對不與三合會人士飯局,因為皇室的制度,但今日的香港不是英治,「涉黑」是「統戰」的「國情」,堂堂正正,有什麼好告?


重判保釣愛國志士後遺症多
2013年02月14日 爽報 爽論

保釣勇士古思堯焚燒五星旗,重判入獄九月。司法部門總算聽取了習近平「三權配合」之指示,以迎合新形勢。但不知何故,下手略嫌太狠,況且同時梁特又揚言狀告報紙,一片高壓氣氛,反激起港人網絡侮辱惡搞五星旗,大起反效果。

所謂焚燒或損壞國旗罪,本身就有大量漏洞。

譬如按中國國情與習俗,農曆七月十四是盂蘭節、有的高齡香港人終生愛國,愛到生哀死恨,去世之後,其孝子聲稱接獲亡父報夢,聲稱在閻王地獄,需要幾面國旗來一慰愛國心靈,於是該孝子在這一天將五星紙旗,連同一架紙紮勞斯萊斯、一部紙製iPad、一名紙紮二奶,連同兩包「偉哥」,一起焚燒贈與先人,請問這樣是否犯法?被控上庭,是否用測謊機證實先人報夢是真實,即可無罪,而且國情至上,為了在地府宣示主權,一年一度,七月十四可大燒特燒?

梁特告練乙錚,已導致「誹謗」擴散,重判將五星旗插上釣島、勇抗日本自衞廳船隻之保釣愛國志士入獄,導致公民爭燒五星旗,或自製疑似紙品,走法律罅,必得不償失。
古思堯因侵犯尖閣列島,是日本之公敵,安倍晉三政府更會感激香港法庭替天皇行道,將此獠收監。香港法官如果學會借刀殺人之政治技巧,無疑是香港之進步。


荷蘭和印尼
2013年02月1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論帝國主義的功業,多數都讚揚英國,法國次之,荷蘭的貢獻,最少人談及,令人遺憾。

英國有東印度公司,荷蘭也有。荷蘭的海上貿易在英國之先,而且荷蘭的貿易管理,包括輪船保險的法例,一度是英國人學習的對象。

荷蘭人也有眼光,先佔領了印尼。印尼是蘇彝士運河和澳洲雪梨港之間的海上通道,擁有印尼,即控制了整個南半球。荷蘭人的野心,顯然比英國更大。

荷蘭人為印尼帶來基督教。因為帝國殖民主義,印尼有回教、印度教、耶教,做到了文化多元,單這一點,已經是貢獻。

印尼的土著部族繁多,語言文化不一樣,還有華人和阿拉伯人,七千多個島嶼,還有食人族,幾千個荷蘭人,是如何統治印尼長達百年,而保持和諧和興盛,是人類文明一大奇蹟。

太平洋戰爭,日本看見資源豐富的印尼,想到荷蘭人做得到的,為什麼日本人做不到,除了攻打印支,還想吞下印尼──南洋的殖民勢力,除了英法,還有荷蘭和葡萄牙,四大股東,才勉強瓜分,日本想獨家通吃,不是瘋了,又是什麼?

美國扔了原子彈之後,開始在太平洋主持公道。此時,印尼有二十五萬日軍,麥克阿瑟把印尼日軍的投降事務,移交英國的蒙巴頓勳爵主理。

荷蘭一看,知道戰後在印尼復國無望了。荷蘭的蜆殼石油,在印尼採油,荷蘭殖民印尼,手段很強硬,口號是Rust en orde──荷蘭文,意思是「寧靜和秩序」。戰前印尼已經很亂:伊斯蘭教民開始造反,民族主義勢力興起,打仗後與日本合作,國父蘇加諾,跟緬甸的昂山和中國的孫中山一樣,都借助日本的勢力驅除西方帝國主義。荷蘭悄悄撤出,從此鮮有人提及,但獨立後的印尼,一直排華,直到一九九八年,華人還遭砍殺。如果荷蘭人還在,華人的命運好得多。頭腦簡單的人,又知不知道政治之現實和有趣呢?


喜見法國出兵
2013年02月1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法國出兵馬里,干預非洲之亂,全世界有識之士,都一致叫好。

馬里是前法國殖民地,一九六○年獨立。歷任的幾個土著特首,連名字都不須提,總之將這個地方「當家作主」得一塌糊塗。

法國殖民時代,馬里還可以。今天,馬里是全球最窮國家之一,七成人口,每天收入不足兩美元。

窮不要緊,像一切愚昧野蠻的民族一樣,馬里的黑人喜歡自相殘殺。近年馬里南北分裂,北方的黑人,被伊斯蘭的阿蓋達滲透,而且利比亞的卡達菲垮台,大量槍枝,流入馬里北部,叛軍準備將全國伊斯蘭化。

馬里的黑人特首,民選產生,名叫土雷,弱勢統治,頂不住北方的伊斯蘭恐怖勢力。這一次,馬里終於把黑人的「民族尊嚴」放下了,終於赤裸裸向「前殖民主義」的法國求救,要求帝國主義派兵,干預他們黑人的內政了。

馬里特首知恥近乎勇,不是壞事。但人家法國政府本來不想干預,總統奧蘭德,在巴黎嘆着紅酒,哎呀,明明你們第三世界早已「當家作主」,你們自己低能,亂起來,關我屁事呀?還來抱我的毛腿,叫我出兵?哈哈,你們知不知道法國白人的士兵,一條命是很貴價的,為什麼要為你們部落內鬥賠命呀?何況我們帝國主義,很壞的噢,引入外國勢力,公然做漢奸,不,黑奸,挑,不怕傷害了非洲人民的脆弱感情呀?

馬里苦苦哀求。法國本來不搭理,後來看看地圖:馬里北部,毗鄰尼日爾,尼日爾盛產鈾,一旦馬里北部變成阿蓋達地盤,非洲就會進一步伊斯蘭化。看在鈾資源份上,法國一面在心中詛咒非洲黑人的令壽堂,在掌聲中,一面派出軍隊。

這是西方帝國主義文明再度征伐野蠻之戰,意義與澳洲限制奶粉銷售一樣重大。

我厭惡政治,但我嚮往美學。電影「北非諜影」,發生在法屬殖民地的北非,電影「情人」,是法治時代的越南,畫面美得不得了。因此,雖隔岸觀火,我誠祝法軍旗開得勝,而且打贏了,不要那麼笨了,為了長期維穩,要留下來。



笑說蛇年
2013年02月11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蛇年是比較奇怪的生肖年。

中文一個「蛇」字,不像「牛」、「羊」之方正,也不如一個「馬」字之生氣勃勃,「蛇」字的象形,看上去已經是一條昂首吐信的軟體爬蟲,所以大陸人為子女配名,有叫牛牛的,有叫羊羊的,有叫小二狗子的,當然也有叫瓜瓜、豆豆、點點的,就是沒有叫蛇蛇的,可知其問題所在。

「蛇」對女人充滿歧視:「水蛇腰」、「蛇蠍美人」、「青竹蛇兒口,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嚇死人了。中國的民間小說,最多這類稱呼,要不要「投訴」呢?中文書店裏全是這類蛇蠍呀女人什麼的「文化」作品,都撤下架來,燒掉了,好不好?

中國「知識份子」,提起一個「蛇」字,也不堪回首。一九五七年,中國人的偉大領袖毛澤東「引蛇出洞」,叫「知識份子」大鳴大放,說明「言者無罪,聞者足誡」,這伙有文化的笨蛋信以為真,從此紛紛被打為「敵對勢力」,成為後來「文革」的伏筆。

本來,這些事已經定了性,反右捉蛇,是血淚史,文革都稱為「十年浩劫」,但是這兩個月來有了新的說法:這頭三十年,是一種「探索」、「反右」和「文革」並非與後來的「改革開放」割裂而「對立」、「不能互相否定」,所以,中國的文人,到了蛇年,快快快,趕快再統一你們的思想,重新歸隊,學習一下「反右」和「文革」的探索精神。

我們香港人,也要學習此一辯證:香港一百五十年的所謂「殖民統治」,也不能跟現在的董梁時代──本來當中還有曾蔭權,但這個名字,看看氣候,可以抹掉了──互相割裂、互相否定,英國人為中國失敗的歷史,提供了寶貴的探索,讓你今天還跨境過來買奶粉,找水貨客,做「奶蛇」,或爭相送去英國的寄宿學校,年紀小小,就做了教育人蛇。


「誹謗」官司
2013年02月10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梁振英發律師信,聲稱控告練乙錚的文章誹謗,反而助長練教授的鴻文四處散發,熱爆網絡,本來沒有看的,都紛紛看了,「涉黑」兩字,從此更「深入民心」。

練乙錚的文章有沒有「誹謗」呢?聲稱梁特首「製造黑社會民意」,把特首騙來做,這句話,確實有點刺耳,但在香港,不構成「誹謗」。

因為中國最高領袖鄧小平,中國前公安部長陶駟駒,對於香港的黑社會,白紙黑字,都有過結論,「黑社會也有愛國的」。鄧小平這句話,跟「香港一定要有駐軍」一樣,在這宗「誹謗」案中,官司打到終審庭,有最高的「釋法」意義,「製造黑社會民意」,也就是「製造愛國民意」,說一個人愛國,就是誹謗嗎?

練乙錚的文章,唯一的問題只是他的結論:他認為梁特的特首民意基礎有黑社會成份,因此「香港有難」,但根據「黑社會也有愛國的」,香港不止沒有災難,大家不必像練教授那麼悲觀,因為這是香港之福,而結論不同,是練先生判斷的自由。

現在講一點基本邏輯,鄧小平先生定了調:「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所以擁護梁特上台的民意之中,即使有三合會人士,這些江湖兒女,也一定是愛國的。既然都愛國,梁特的名譽,絕不會有任何損失,只要在法庭上,練乙錚的律師,找出鄧小平這句話,並提醒法官,習近平總書記最近南巡,紀念鄧小平的思想理論和豐功偉績,「香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是「鄧公一國兩制」理論不可切割的部份。

所以我不明白為何梁特受到「誹謗」,我認為:梁特只限於律師信,他不敢真的入稟法庭,因為必輸。


牛劍面試
2013年02月0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牛津劍橋的入學面試,舉世公認,是選拔聰明人的一個品牌。牛劍的面試,不想尋找讀書成績好的人,而是找智商高、性格活潑、想像力豐富,而且有急才的精英。所以面試的題目,外面的人,完全想不到。譬如,牛津大學的古典系,面試一個學生。學生將古羅馬的史詩「味吉爾」幾乎倒背如流,羅馬的歷代皇帝,也一個沒漏記,但是面試時,考試官問:「古羅馬人穿的那件搭在肩上的長袍,底下穿的是什麼?」

這下子學生一呆。古羅馬人的長袍底下有沒有內褲呢?從來沒有教科書提供過這方面的資料。聰明的學生,在一剎那間絕不會驚慌──羅馬人的長袍底下是不是全裸,要即刻押注,即使亂吹,也要吹出點學問來。

牛津劍橋的口試,目的不是想知道考生知道多少(How much they know),而是想他們向教授表達自信,自己有多麼出色(How good they are)。法文系有一年的口試題:「這個世界既然英語橫行,為什麼還要學法文?」化學系有一年的口試題:「用一隻熱氣球,把一隻大象昇上半空,氣球裡的氣要多熱?」生物系的口試題:「瓢蟲的小甲殼是紅色的,櫻桃也是紅色,為什麼?」據說有一年,哲學系的教授問一個面試的學生,只有兩個字:Surprise me──令我驚異吧。學生二話不說,檢起桌上的泰晤士報,用一隻打火機,把報紙點火,燒掉。結果他被取錄了。這個故事在寄宿學校之間流傳。是真是假,沒有人核實過。但牛劍不斷提醒考生:「口試的目的,不是刁難,不要太懼怕,口試是想知道你對你申請的學系,有多少天份和熱誠,想知道你對事物的思考方式。」教授提出一個問題,先注意學生的眼神和表情。在考生開口說話之前的五秒鐘,眼前這個年輕人,有幾多才華,有多少自信,是一個讀書機器的庸才,還是非池中物,將來必是厲害角色,多半已有了答案。

這種教育方式,是如此之與眾不同,如果你生在香港,自小接受僵化的「國民教育」,不但牛津劍橋,英美的教育,不適合你。哈勞中學在香港新界的分校開業了,家長司機接送,一列長長的勞斯萊斯和平治,令人感動。誰說曾蔭權沒有為香港做好事?不錯,他開啟「國民教育」,但他為了拯救你的子女,他叫了哈勞進來,其餘的一切,看自己造化,把書讀好,將來牛津畢業了,記住我們的曾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