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2

【主場新聞】黃俊邦:準備2017收回九巴專營權 (573)

圖:wikipedia

圖:wikipedia

行政會議前日經過「慎重」考慮,決定批准九巴加價4.9%,這是五年內九巴第三次加價,期間九巴服務日日退步,甩班、「鬼巴士」的新聞常見於報,卻仍然獲准加價。

對面海的兩間巴士公司,新巴及城巴均只在2008年加價一次,城巴更在二月開始因為賺凸,要提供優惠予乘客。要說九巴的經營無問題,實在難以自圓其說。

再者,直到今時今日,政府對於九巴將巴士車廂廣告、巴士站廣告、流動多媒體廣告及地皮重重分拆,大玩財技抽走利潤,採取不聞不問不處理的態度,將這個財務黑洞轉嫁市民。政府在運輸政策上「無為」,任由私家車增長、路面長期擠塞、政策傾斜港鐵,完全不負責任。

2017年除了是傳聞中的「真普選」之日,亦是九巴專營權屆滿的日子,政府尚可做一件好事,便是收回九巴的專營權。這也是假如梁振英能夠做滿五年,在他第二次參選前所能夠做到,挽回民望的事。

當年中巴:削線、收專營權

收回專營權?可能對很多人來說也是難以想像。上年九巴申請加價時便曾以「倒閉」作恐嚇,令市民嚇一嚇,以為有一日真係會出街無車坐,惟有任由九巴魚肉,接受其加價提議。

其實政府有皇牌在手。

根據《公共巴士服務條例》,政府可以在緊急情況下接管與其專營權相關的所有資產,包括車廠及車隊等。假如政府查問九巴真的打算倒閉,實可以預先設立緊急接管小組,處理其身後事。

政府收回巴士公司專營權,其實在不遠的十多年前便有一個實例。經營專營巴士65年的中巴,在1998年正式結束在港島區的服務,旗下的88條路線經公開投標後交由新成立的新巴經營,過程交接順利。新巴接手後,逐步更換新巴士,積極開拓新路線,整體經營情況亦比中巴時代改善不少,過去一年亦錄得盈利。

當年政府在收回中巴專營權前,曾經根據《公共巴士服務條例》,對中巴實行多次懲罰,例如在1992年及1995年分別將中巴的26條及14條路線削減,交予城巴經營。該條例如今的版本第24條1a也列明,「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覺得,某專營公司無良好因由而沒有或相當可能不按照第12條全面地或就任何指明路綫維持適當而有效率的公共巴士服務。」,就可以撤銷給予巴士公司的某些路線甚至整個專營權。

既然,如今市民普遍不滿九巴的服務質素,對於路訊通與九巴的關係不清不楚的情況下,政府實有足夠的理由,依循當年收回中巴專營權的步驟,先削減九巴部份巴士路線,給予九巴改善的機會,假如到2016年審議專營權續期之時,九巴服務仍無改善的話,實可以在給予新專營權時再削減其路線,或是給予一個較短年期的專營權,甚至否決其續期申請。

公開投標

當然,對於「只」加價4.7%感到「極度遺憾」的九巴,亦都不應該再在2016年申請就專營權續期,交回所有巴士路線供政府作公開投標。

無人投標點算?

有云巴士服務乃夕陽行業,有人肯做已經「執到」,一旦收回專營權而無公司競投怎辦?其實政府可以直接擁有巴士公司,可以透過以前地鐵及九鐵以公司方式管理,亦可以直接成立法定機構或政府部門管理。

這又可能會被指干預私人市場,然而私人市場不過是神話,巴士路線的設計、誰可以經營巴士路線、批出路線予誰等等,全部都是有型之手,不存在自由市場。何況其實如今政府也透過多項間接渠道,補貼公共交通事業,包括免燃油稅、學生車船津貼(2012年約4億2000多萬)和長者乘車優惠(每年2億多)等。

何況小市民,還是港鐵的大股東(77%)!最近有預計指港鐵2012年盈利約76億!!!76億巨款,隨時買起三間巴士公司也「仲有錢找」。

假如港鐵及巴士公司也是公營的話,會否效率低下?

這固然可能,但以公營的話,公眾便可以有更大的控制及監察權,例如假如我們真的鼓勵市民轉乘鐵路的話,便以鐵路的盈利,資助設立一些免費接駁鐵路的巴士路線,吸引市民轉乘。

而此又可以以鐵路業務的盈利,補貼一些本身無利可圖但又有社會價值的巴士路線,更可以調低一些因為地區偏遠、交通費高昂而影響市民外出工作、生活的地區的車費,如北區及天水圍。

這些舉措,無疑都是開支,都是成本,但當香港賣一小塊土地也收款幾十億的時候,我們又是否「俾唔起」?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