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1

【主場新聞】陳宗堯:國際母語日 (509)

二月二十一日是甚麼節日?我猜,大部份香港人都不知道。但對孟加拉人來說,這個紀念日卻是無比重要——聯合國於二零零零年將此日定為「國際母語日」,也是孟加拉舉國共殤的一日。一九五二年同日,東巴基斯坦的達卡大學有無數學生,為爭取孟加拉語為該國的法定語言,遭到政府血腥鎮壓。

東巴人用鮮血換回來的文化瑰寶:孟加語
一九四六年,英屬印度解體,英國人將兩派人分到去不同的領土,讓他們立國,避免宗教衝突引起國家混亂。當中信奉印度教的,被分到當中最大的土地,是為印度;而伊斯蘭教的信徒,則被分到印度的兩側,是為東、西巴基斯坦。東西巴同屬一共同政府所管治,大權則歸西巴。

當時東巴人的母語是孟加語。西巴為了進一步加強兩巴聯繫,於是把東巴的法定語言改為烏爾都語(Urdu) ,並規定一切政府、公共機關嚴禁採用孟加語。此舉引起東巴民憤,他們認為,將母語改為烏爾都語,等如令大部份只會孟加語的東巴人民變成文盲,也會令孟加語寫成的文學作品頓時失去價值。

一九五二年,學生無視政府的禁止集會令,聚集在達卡大學附近抗議政府強逼東巴人轉換母語。政府最初施以催淚彈阻止集會。及後學生衝到立法機關向議員請願,政府毅然以實彈鎮壓,事件中多名手無寸鐵的大學生被殺。

這悲劇令民憤一發不可收拾,政治團體紛紛譴責執政黨。終於在一九五四年的國會大選,主張為孟加語正名的Awami League大勝當時親西巴的執政黨,而孟加語也得以成為東巴的母語。此後每年,孟加拉人都會在每年二月二十一日聚集於達卡大學,記念當年為爭取母語而犧牲的學生們。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
所以,當聯合國於二千年通過將孟加拉的這個重要日子定為國際紀念日,其意義已經不再局限於記念孟加拉對母語抗爭的勝利,而是對全世界發出一條意義深遠的訊息——我們需要一個語言多樣化(Lingo-diversity) 的世界 。無論是怎麼樣的母語,背後也一定帶著該民族相當的歷史智慧、人文價值,更甭論母語才應該是最有效率的學習媒介。

歷史上不少泱泱大國,為了方便境內溝通,致力統一語言。古有秦始皇統一文字、早數百年也有日不落帝國大力普及英語、到現在中國崛起,也不忘封殺地方語言,鼓勵普通話之優越性。當權者要國民都說同一種語言,在經濟活動上的確是減省了資訊交換之成本,本是好事。

然而統一語言的黑暗一面,卻是將不少具藝術、歷史價值的本土文化都同時帶入了文字的墳墓之中。夏威夷在美國統治初期被禁止教授夏威夷語,連帶令不少珍貴的太平洋舞蹈、航海技術都後繼無人,最終式微;到一九七零年夏威夷人主動發起「文藝復興」,卻發現這些寶貴技術經已失去了筆錄版本。夏威夷人最後要重新學習夏威夷語,到太平洋群島尋找移民了的老夏威夷原居民,聽其口述造船之法。

我們那「非常自卑的母語」
語言霸權是一個被不少人忽略的問題。其實說到語言霸權,粵語也絕對是其中一位受害者。不單有中央政府對粵語媒體大舉封殺;隨著國語、英語所附帶的龐大機遇,不少中產家庭已經對小孩子進行「無粵語」的教育,務求騰空孩子的腦袋去學好「有用」的語言。實際上,語言又何分「有用」和「無用」?這些都是一個共同使用該語言的人自己給自己下的意義。

不要忘記,我們的母語,也曾經盛極一時:國父孫中山是講粵語的,北美的老一輩華僑,大多來自廣州中山,幾乎全部都講粵語。不少以粵語為母語的明星如劉德華、成龍、周星馳等在華人社區甚至全世界也很受歡迎。

「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是外來人應該加以尊重的。」
想起來也真的很諷剌,這邊箱香港自詡國際大都會,香港人自己卻漠視自己的母語,紛紛向外國經濟與文化獻媚;那邊箱在孟加拉這樣被港人視為落後的國家,反而有一班孟加拉的學生顯露出高尚情操,敢以鮮血捍衛自己母語、文化。

龍應台來香港的時候也曾經奇怪香港人為什麼要為自己國語說不好而深感愧疚。她認為,「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是外來人應該加以尊重的。」同理,難道去到同樣是國際都會的紐約倫敦,當地人又會因為自己不會說中文日文而感到愧疚嗎?

我要強調,我不是支持香港從此只說粵語,放棄英文國語。英文國語同樣重要。但一個地方尊重母語與否,也顯得出當地的文化精神面貌健全與否。

五十年前,不少國家百廢待舉,以統一語言以提高教育效率,可以理解;今日我們的世界,國與國之間緊密連繫,全球有六成人能夠以雙語溝通。語言之間,再不應出現「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兩難。

現今科技昌明,翻譯技術俯拾皆是,如果怕別人不明白自己的母語,用google translate、指手劃腳,甚至聘請翻譯便可無障礙溝通。為何我們偏生沒有勇氣去講自己的母語,捍衛自己的文化?

二月二十一日是國際母語日。這天,讓我們一起大聲的說廣東話,一起向令人自豪的母語致敬。

原文刊於:http://cychansam.blogspot.hk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