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3

【蘋果日報】蘋論︰他們用害香港的辦法來愛香港 (1479)

愛港力陳淨心上電視一句「關你嘟事」,馬恩國在立法會用英語粗口噴出「f××king Chinese」,田北俊一句「冇.料.到」,中聯辦新主任張曉明說他接觸的市民對梁振英班子的滿意度遠遠好過部份傳媒的評論,這些新春爆出的言談顯示香港政治板塊的異動。

回歸以來,前兩任特首組織的特區政府,所依靠的社會力量,經濟上是以大地產商為主的商界,政治上就是以原有的左派陣營為基礎的民建聯和工聯會。這兩大板塊,儘管都順從北京,但基本上仍會依照香港傳統的文明與法度行事。他們不會在電視談話或議會說粗口,不會在公共場合揮拳打記者,不會動輒向傳媒發律師信。梁振英上台,欠缺這兩大板塊的支持。他在商界沒有基礎,在專業團體沒有當過領袖,在金融界是白紙一片,如田北俊說,「叻人看不起他」。兩大板塊在北京號令下固然在選特首時投了票給他,也在北京號令下繼續當支持政府的建制派,但有點份量的人幾乎沒有誰公開挺過他。基本上,筆者相信,建制派的頭面人物大都看不起這個行騙長官。

於是,在中共幕後支持下,「愛」字號的團體登場了。最出位的是歷次示威中挺梁的「愛護香港力量」,此外還有反法輪功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和「愛港之聲」等等。他們的背後,則是接受中共統戰甚至直接領導的新界鄉紳和社團。

愛港力的陳淨心在電視節目中的名句是:「我係唔係建制派關你嘟事」。她的粗野態度和毫無修養的言語,使同台以潑辣挺梁聞名的民建聯副主席蔣麗芸顯得很斯文了。愛港力確實很難歸類到過去我們所認識的建制派。陳淨心曾擔任「新界青年聯會」副主席梁錦培的助理,而這個會的榮譽顧問包括中聯辦青年工作部部長韓淑霞和行騙長官梁振英。

另一個去年註冊、到處以橫額來圍攻法輪功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他們在粉嶺的會址就由燕京啤酒公司免費提供,與深圳反邪教協會同一辦公樓。在「青關會」工作的沒有青年,也不涉「關愛」,它的職責就是打擊法輪功。法輪功的宣傳儘管很誇張,但一直保持和平,許多大陸和海外人士都把法輪功在香港可以公開宣傳,視為香港維持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的象徵。而「青關會」這個據稱幕後是中共政法委的外圍維穩組織,擔負的就是破壞香港一國兩制形象的任務。

馬恩國的粗鄙則污染了民建聯。民建聯的組成,除了曾鈺成等少數之外,基本上是一些學歷較低的人。據聞2003年七一後,民建聯上京,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賜以「外樹形象、內強質素」的八字真言,於是民建聯就拉攏了一些在國外久居、有學歷又不甘寂寞的華人參與。這些人愛炫耀,自以為高人一等,在大陸則以媚共來取得榮耀享受。民建聯把這些人拉進來,壞了自己植根香港並以香港規則行事的方寸。

新界鄉事派勢力,從來與黑道有關。九七前港英官員不會與黑道人物接觸,當然也不會利用他們推動政策,但容許他們在一個可接受的範圍活動。中共的統戰以實利掛帥,前公安部長的名言是:黑社會也有愛國的。所以,由中共幕後支持的新界勢力,遂生出了這些挺梁的「愛」字號怪胎,挑戰香港的文明和核心價值。

筆者想到王安石的一句話: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田北俊說商界普遍看不起梁振英,覺得他「冇料到」,恐怕不僅指他的本事,還會看是甚麼人、甚麼團體去支持他。長實分拆酒店雍澄軒出售,則以行動表示當梁政府「冇到」。在電視節目中,黃之鋒問蔣麗芸,民建聯會不會參加愛港力這類挺政府遊行,蔣婉轉表示不會。馬恩國事件後,民建聯是否也對這類人有保留?兩大政經板塊對中央的挺梁諭旨看來只是陽奉陰違。

1987年3月,柏楊來港筆者與他作了一次訪談,談到愛國,他說「這個國家不能再愛了,再愛就愛死了。」因為中國「每一個人都用害這個國家的辦法來愛這個國家,用害這個民族的辦法來愛這個民族。」香港也不能再愛了,再愛也會愛死了。因為愛是感情,是沒有衡量標準的。世界文明和香港傳統都只是按法規的準則辦事。「愛」字號的挺梁團體和人士,包括他們的幕後老闆,都是用害香港的辦法來愛香港。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