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4

【主場新聞】張揚:渣打馬拉松的無名英雄 (1070)

(攝:Annie Cheung)

(攝:Annie Cheung)

即使你是渣打馬拉松常客,也未必認識這位一直默默耕耘、無私付出的無名英雄。由第一屆渣馬開始,所有10公里、半馬及全馬路線都靠他量度出準確距離,因為他是香港唯一一名被國際田徑聯會認可的國際公路賽道A級丈量員*(IAAF/AIMS grade A international road race course measurer,根據AIMS網頁資料,現時全球共有74名A級丈量員,亞太區僅佔6名)。

要準確量度馬拉松賽道,工夫一點不簡單。以全馬為例,這位幕後功臣首先要用標準鋼尺在賽道的直路位置度出300米路程,然後踏著前輪安裝了鍾氏格數器(Jones Counter)的單車來回多次,紀錄行走的格數後,再推算出全馬42.195公里的總格數。這推算得來的數字只是指標,為求準確他要親自踏著單車來回整條賽道。

實際總格數在手後,他還要進行一輪運算,將天氣(會令單車車軚熱脹冷縮影響格數準確性)、賽道路面構造以至途中斜坡等因素計算在內,才得出準確距離。由於渣馬只能在比賽當天凌晨封路後才開始丈量,故他要在賽前花大量時間分段丈量再整合數據,然後待比賽當日封路後,在短短4小時內,僅能丈量一次,可想而知壓力多大。

今年他還遇上新挑戰,因為賽道沿途工程不斷,他要不停調整路線之餘更要重新度路。上星期某個晚上,他又踏著單車摸黑度路去了。

農暦新年假期=渣馬最後衝刺
量度賽道外,他亦兼任賽道的統籌工作,負責安排賽道上的水站、救護站、流動厠所位置及賽道工作人員的交通以至賽後的清場安排等。每年農暦新年假期,當大家拖男帶女四處拜年,又或在家與親朋戚友小賭怡情之際,他每每正為渣馬賽道上的安排作最後衝刺。

今年假期,他就埋頭苦幹編排18輛巴士,在賽前接載工作人員和醫療人員到高速公路的賽道。相比年初一的花車巡遊,他笑謂這好比另類的巴士巡遊:「只是沒有觀眾,靜悄悄地一部接一部就出發了。」

曾是香港馬拉松代表隊成員的他,代表過香港出戰美國長堤、泰國芭堤雅和澳門馬拉松等賽事,廿年前報讀在韓國開辦的丈量員訓練班,也是源於一份使命感,希望成為丈量員為香港的馬拉松出力。

多年的努力和經驗,讓他終於在2009年取得A級丈量員資格。現時除渣馬外,他不時被邀為亞洲區內其他馬拉松賽事量度賽道。按慣例主辦單位會為賽道丈量員提供機票、住宿及每日使費,但他卻一直沒有收取任何報酬。如若獲邀的主辦單位若財力有限,他會自掏腰包購買機票;遇上需要額外人手,他會把自己的車馬費轉交助手作酬勞。

我永遠的精神領䄂
除了是A級丈量員,他亦是國際田徑聯會二級教練、香港田總註冊裁判(三級)及國際田聯國際競走裁判(二級)。頭上頂著這麼多光環,人卻非常低調而親切。

數年前我有幸跟隨他練習長跑,親身感受他對長跑的熱誠和有教無類的氣度。那時連跑一圈400米也見吃力的我,膽粗粗參加了長跑會的訓練班。記得某次長課,我正以龜速匍匐在城門河邊時,忽然從後傳來整齊有力的腳步聲,然後有人跟我說:「加油呀!」這簡單的三個字叫我即時振奮起來,一抬頭,已見他跟兩位師兄揚長而去,而我肯定那時他是不認識我的。

後來我又膽粗粗想跑半馬,他除了替我編排了為期9個月的訓練計劃外,還經常跟我和其他師兄師姐一起操練,教曉我們很多提升表現的輔助練習。

我的師兄吳偉明,2003年開始跟隨這位無名英雄練跑,首個目標是以sub-three時間(即三小時內)完成日本長野馬拉松。「練了四個月,他每星期替我設計一個訓練計劃,還經常和我檢討。那時他沒現在般忙,不時會和我一起練習,在觀察我的狀態後再調整我的訓練計劃。」

訓練過程中,有一件叫吳偉明事隔10年還非常感動的事情。「某天突然接到他電話,氣急敗壞跟我說今天不能跑原定安排的10公里。我問他何解,他竟然答︰『因為會爆呀!我幫你試咗嘞!』」作為教練,細心為徒弟編排訓練內容之餘還親身試驗,吳偉明自言這份認真和熱誠實在罕見。結果,吳師兄亦順利以sub-three時間完成賽事。

為渣馬無私奉獻時間和精神,以恆久的熱誠推動長跑運動。謹將本文獻給我永遠的精神領䄂,馮宏德先生。若你今年在渣打馬拉松上碰到他,請對他說聲「多謝」吧。

*國際田徑聯會認可的國際公路賽道A級丈量員,可為奧運及世界田徑錦標賽等國際賽事量度賽道。

伸延閱讀:
2012年倫敦奧運馬拉松賽道丈量員David Katz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的文章: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02304765304577479061991721208.html
可進一步瞭解馬拉松賽道丈量員的艱巨工作。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www.facebook.com/onecheungyeung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