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4

無待堂:香港沒有政治,只有「中國政治」 (1273)

全城奶粉荒,全港政黨大失蹤。民生喎、實事喎,有鎂光燈喎。但無論是政黨、社運界、政府都齊齊失蹤。直至全城輿論沸揚、市民衝擊水貨客、網民發起白宮聯署、醜事風行全球,政府才不情不願地做點事。香港人的國民性,是「我討厭政治」。在我們的印象中,政客總是唯利是圖、有水即抽,但為甚麼在奶粉戰爭中,卻看不見他們的身影?

因為民主派並非香港人的政黨,而是在香港活動之中國政黨。雖然他們好談一國兩制,卻心裡卻沒有那條羅湖的邊界。邊界以北的,「都是中國人」,香港人又是中國人,所以他們所爭乃「中國民主」,而不是「香港事務」。有些前泛民議員則長期務虛,以為走私客是餐搵餐食的低下弱勢社群,而不願面對這批阿嬸阿叔背後都有機構統一指揮、調度、統籌,如同軍隊一樣買完奶粉之後,再到北區的工廠大廈分貨;集團頭頭上大陸海關互通關節,下保麾下尖兵一路暢通無阻——這是一條龍掠奪的魔爪,那些走私客不是跟你們同聲一哭同訴中共暴行的善良中國人。那個痴線的鬼頭仔北風,還受邀為泛民政黨站台呢﹗

香港的政黨市場,從來都像地產、電視的一樣畸型。這不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而是大家靠壟斷。泛民靠著「六四」大騷、販賣建設民主中國的春夢壟斷反共選票。中產要有個中產的樣子,不願投中共左派,所以就投給民主黨好了;至於中共的外圍政黨,則有北國開出空頭支票,種票配票種人吹雞蛇宴郊遊,資源無限得心應手。你以為泛民和建制派鬥生鬥死?其實他們都是各有各壟斷,安全得很,坐擁自己的基本盤,定時定候分餅仔。

泛民只要每年在六四晚會上台喊驚,貌似反共,建設民主中國;建制派只要繼續做地區慈善,貌似愛國愛港,就有票。投給泛民、投給民建聯,都離不開「中國」兩個字。整個政壇,都是打中國牌,靠「中國」食糊——無論是從正面或者反面,都得益。

因此,香港是失語的。代議政制的局限固然是大,但香港在意識上長期依附於深圳河以北的那個中國,更令「香港」消失於香港政壇。在香港政治中,香港竟然是不重要的。像日貨品糧食這種香港人的切身福祉,又何曾在政黨的大議程中出現?奶粉戰爭升級,多日來,泛民政黨固然沉默、愛好指責異見為「鍵盤戰士」的「行動派」也離奇失語,因為他們是中國政黨、搞的是中國社運,而不是香港政黨、香港社運。他們永遠站在中國人那邊,縱然那些是走私客、是吃盡港人血肉的毒蛇猛獸,他們都不回頭了。叫黑人強姦犯不要強姦白人,就是歧視黑人,是種族歧視的法西斯希特拉了。如鷹派一哥所說,要他們「認錯」更是天荒夜譚;

至於親共的建制派,就更加要請示北京,才能決定是否出來扮反對。或者早已是有樓資產階級和生意人的議員們,私下都有在這個龐大的經濟圈中插一手,誰知道呢?本地人政治意識薄弱,立法會選舉投票率低,怪不得他們,因為兩大陣營都是中國政黨——我是香港人,我為甚麼要費神選一群在香港爭取中國民主的議員?或者選一群連奶粉都要先問過北京的垮境政治買辦?香港到今天,都沒有政治;一切政治,都不過中國政治之延長。

香港要建立自己的政治,唯有分你我、辨中港、別異同,訴諸鬥爭。一國兩制嘛,這本來就是一個不容許你講同胞情誼的棋局。不然中共為甚麼不要你的稅、不讓港人入朝做官、不讓港人當兵?如果要建設民主中國,請回大陸搞,香港不是桃花園,不需要一群人霸著茅坑不拉屎、不需要他們在香港議會聲嘶力竭地爭取另一個地方的民主。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