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9

【輔仁媒體】Do Chan:心理分析馬恩國 (4997)

作者: Do Chan

(原載於:http://chandoremi.wordpress.com/2013/02/18/1-601/

內容引述民建聯成員馬恩國粗言穢語,慎入

 

大家一定要先看一下「長毛大戰民賤聯馬恩國」,我會一些基本輔導技巧分析一下馬恩國的心理狀態。

 

以下,是他的 soundbite,我記錄下來,用以分析他的心理狀態。

  1. 但我係澳洲大律師喎,喺澳洲廿年喎。
  2. you are a freaking coward!'
  3. I've got the potential, you don't! I have a university degree, you don't.
  4. I am not talking like a professional, I AM a professional.
  5. I love Australia, I love Hong Kong, I love China
  6. You are not a bloody Chinese./You are not even a f***ing Chinese.
  7. 我就係山西政協,我就係民建聯,我係個大律師點丫?唔係教訓香港人,係教訓你嗟!
  8. 我就係民建聯,我就係民建聯!我愛黨愛國,我愛黨愛國!I am a Chinese, I am a Chinese.

「大」律師,「小」器量

他和長毛整段對話,不斷強調他的澳洲大律師資格,用以羞辱長毛。長毛叫他做律師,他立刻糾正長毛,強調「大」律師,而且,他又針對長毛無大學學位,不像他一樣專業。其後,他又暗諷自己聽不明長毛的英文,用意應該也是要羞辱他。那邊廂,長毛用馬的言行來攻擊他的人格,指他是懦夫、大話精。馬沒有正面回應長毛,而是反用長毛的話反指長毛是懦夫。後來,他開始強調自己愛國愛港,不斷宣稱自己愛黨愛國,攻擊長毛不宣之於口。後來,就爆出 soundbite 'You are not even a f***ing Chinese!'。他是用口號式的叫喊來表示自己愛國,但有趣的是,他愛的國,包括澳洲、香港、中國。唔信?自己聽多次。

要分析此人,當然唔可以就咁一句「民建聯最無恥」就算。他既然留下了咁多 soundbite,不如就分析一下他言語背後的心理吧。

馬多番強調自己的專業資格,尤其對「大」律師相當敏感,講錯都唔得,而且又攻擊對手無專業資格,這是非常自卑的表現。情況就像小學生爭執,高年班理虧了,就說「我高年級過你!」一樣。有理有哲的人,何須訴諸學位?這更可能反映了拿得大律師資格,就是馬氏人生最高的成就,所以他才如此著緊。人生最高的成就就是個專業資格,可謂相當可悲。有鴻圖大志的人,都以人生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為成就,我沒聽過有人以專業資格位人生成就的。

 

口裡說「愛」但身體卻 f***ing 誠實

周星馳在《九品芝麻官》有一對白如下:

「(老佛爺)我當然不放在眼裡!老佛爺是要放在心裡尊重的!像你這樣整天掛在嘴邊講,講到 cheap 哂,你是何居心?」

不斷唸口號,說自己愛黨愛國,但情緒失控時,就露底了。他先後三次用 bloody chinese / f***ing Chinese 來形容中國人。跟據 OSD (online slang dictionary) bloody 解作 an intensifier. A somewhat less offensive replacement for "f***ing." 即是說,他其實三次也是說 f***ing Chinese. 而跟據 google translate, f***ing Chinese 譯作「該死的中國人」。即是說,在馬氏心底,中國人其實是該死的,並不是甚麼光榮的身份。所以,無論他表面上怎麼講愛黨愛國,他的脾氣,還是該死地把他出賣了。上文提到,他愛的國,分別有澳洲、香港、中國。試問一個真正的愛國者,又怎會愛三個國呢?若從其言語分析,他愛的不是國,是就業機會,或者講得白d,係想成官發財,邊度有 chance 就去邊。依家痴土共有 so,有政協做,咪去囉。

 

心理分析

從以上片段分析,馬恩國是個相當自卑、又欠缺安全感的人,以至當被質問的時候,他很易動氣,而且訴諸個人的社會地位來作防衛,並不和人說理。而且,他用重覆的言行來進行反攻,更進一步證明他內心虛怯。另一方面,他心口不一,言語間透露了對中國人的鄙視,但又口說愛國,這是機會主義者的心理。總結一句:呢條友唔掂。

 

雜談

他一出場,光芒就蓋過 tree 根哥,蔣元秋,甚至潮洲辣妹。無他的,他直接地在立法會爆粗,光是這一點,就已經冠絕民建聯。我認為,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應發聲明譴責這個在議事堂講粗口的人,事關整個政界,以劉氏最關心人是否講粗口,她講過「講粗口就係唔得」。

有人認為,這是土共進一步把立法會公信力拖低的一步,我認為不無道理。這件事的胡鬧程度,已超越了以往一切。今屆立法會才幾個月,就鬧劇不斷,看來,香港的社會運動,都是要走向街頭。不過,有人嫌行得太多,唱歌太多;我說,行得累,就坐下吧。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