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6

高海文:百萬年薪的PowerPoint機器(二)- 聘回來炒的員工 (228)

「中環人都是用價錢量度的商品。所有人都互相利用,沒有對不對,只有值不值。」

剛從東京飛抵回來,便收到Jeffrey的message:「還沒死,喝酒吧。」

A投行十一月份大裁員,投資銀行部門(IBD)成為重災區。大量未能帶來生意的Managing Director和年薪百萬卻只是負責搞PowerPoint的Associate被裁。Jeffrey來自北京,是A投行IBD屬下的資本市場組 (Equity Capital Market)的副總裁。

「Jeffrey,你這一次能避過裁員,真是應該慶幸。你資本市場組(ECM)裁員嚴重嗎?」我好奇問。

「資本市場組(Equity Capital Market) 傳統的業務模式定位於投資銀行業務線的後端,連接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是買方投資人和賣方準備上市公司的橋樑。在IPO活動暢旺的日子,我們東奔西跑,忙得不可開交。

我們不像IBD或證券部門,市場低迷也得搞銷售和Pitchbook (PowerPoint建議書)。ECM工作量跟IPO流量有很大關係,週期性很明顯。現在IPO活動低迷,ECM人每天都是上班你眼看我眼。首當其衝,遭到殺戮,理所當然。」 Jeffrey有條不紊,輕描淡寫,仿如隔岸觀火。

日日你眼望我眼 玩手玩到手指爛

其實我對Jeffrey的反應並不感到意外。儘管Jeffrey是一個外形粗獷的典型北方人,其實他心思細密,做事周詳;加上其紅色家族背景,他的權謀心計,非一般自認聰明的香港仔可比。

「投行業務週期性強,固定成本高,其中有一半是工資。在這個三更窮、五更富的行業,要長期保住職位,並不容易。我的團隊其實分了兩批人,一批是屬於骨幹分子,他們很能幹,一直支持我多年,我沒有他們不行。另外一批是聘回來炒的。」Jeffrey說到。

「聘回來炒的?」我疑惑地看著Jeffrey。他這刻的眼神,猶似世情看破,看破得只剩下冰冷的空洞。

「每當市場比較活躍的時候,我總是用各種理由向管理層申請新的職位(Headcount)。通常這些職位要求都比較低。就好像我去年聘了Kevin做Analyst,是投行部門最低的職位。他學歷還算可以,在香港科技大學唸過Master of Finance之類的。不過一天工作十個小時也只是負責搞PowerPoint和股票估值比對表。

第三季投行業績超差,管理層下令砍掉職位節省成本,每個團隊最少要交一個人。我想也不想就把Kevin交了出去。

「與其說Kevin是團隊成員,我覺得他更像用完即棄的工具。盡管像Kevin這一些工具經常會因為投行業務需要改變而進進出出,我和我團隊的『核心成員』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Jeffrey坦言。

沒有對不對  沒有誰欠誰

「那你有沒有覺得欠了Kevin?」我好奇問道。

「在中環,沒有誰欠誰,所有人都是商品,有價值,有價格,有使用期限。用完即棄,就是道理。對於Kevin來說,他也瞭解到自己是一種有價商品,是一種工具。他也瞭解行業不穩定的特性。當他接受這份工作的時候,他就明白其中的風險,他拿這個年薪,足夠彌補有餘。他在A投行工作的經驗對他來說也是一種附加值,是找其他工作的跳板。」

Jeffrey再大大的喝了一口啤酒,看了看高聳入雲的IFC,歎了口氣:「人在中環,所有人都互相利用,沒有對不對,只有值不值。天地不仁,要活下去,要懂得何時放棄別人和習慣被人放棄。也許我有一天也會被放棄,只是時間未到而已。」

博客電郵:hermankoh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