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5

【評台】鍾耀華:預算案老調重彈 改革稅制當前之務 (191)

財爺最近財政預算案出爐,社會各界紛紛抱怨老調重彈,舊酒新瓶。其實這箇中有跡可尋,如果當中的結構問題不解決,在可見的將來我們只有年復一年的失望。

稅基狹窄不利長遠政策規劃

政府主要的財政收來源為投資收益,印花稅,薪俸稅、利得稅以及賣地收入。由於這些收入難以預測,政府視之為「波動收入」。因此,擁抱「審慎理財」的財金官員為控制「經常開支」,唯有年復年將這些「波動收入」用於「一次性措施」,即所謂「派糖」,其餘撥入「財政儲備」。從2001/02至2011/12間,「非經常開支」增長10倍,「財政儲備」亦增加了77.7%,但「經常開支」卻只錄得24%增幅。抗拒增撥「經常開支」的保守態度,使得政府無法規劃長遠政策。

高地價政策造就低稅率迷思

由於投資收益,印花稅,薪俸稅、利得稅皆極易受外圍因素影響,賣地收入則成為政府主要收入中最能夠有效控制的部份。因此,政府一直限制土地供應,使得地價高企繼而提高賣地收入,以支付各種公共開支。

其實「高地價」政策本身就是一種稅項。政府限制土地供應,致使地價高企,這意味著不論置業抑或租住單位,市民都面對著高樓價及高租金。住宅單位如是,商舗亦然。企業的營運成本中,租金往往是最重的一環。為求彌補持續上升的租金,營商者亦會相應地提高商品及服務的價格,最終令生活上各項消費都拖著高地價的影子,各種生活開銷「穩步上揚」。我們都在間接地交「高地價」政策的稅。

在「低稅率」的面紗下,政府運用「高地價」的收益去支付公共開支,致租金高昂,物價騰升,市民等於間接交稅。其中,最大的問題是這種「地稅」收入在政府的考慮當中屬「波動收入」,不能用以關繫市民福祉的福利制度發展;而地產商透過「高地價」去牟取暴利,亦導致小商戶接連倒閉,本土的多元性日益凋零,社會特色相繼消亡。

改革稅制,開展更多收入渠道

大家無需一聽加稅或開設稅項就恐懼不已,我們都在向地產商交稅,現時只不過是將這些間接的稅款直接交回政府。再者,一個良善社會需要政府的福利政策,純粹的自由市場不能消除社會上的不公義。放眼我們身處的地方,連年被美國右派智庫評為經濟最自由的香港,正在面對多少窮富懸殊,地產霸權,社會不公的現象?城市的面目和社會的精神面貌變得如何的醜陋和畸形?

政府應認真考慮放棄「高地價」政策,承擔當中所會面對的陣痛,改革稅制,另覓渠道開源,例如提高邊際稅率,在利得稅上引進累進概念,或開設其他稅項,甚至設立財政穩定基金等等,在此希望拋磚引玉,詳情需要各位專家高手指點指點。透過這些做法,「高地價」下的「波動收入」將變成各種較可預測的穩定收入,使更多的資源可用於「經常開支」,提供更多社會福利,為香港作出更長遠的規劃,亦令地產霸權的問題得以緩和,這樣才能真正面對市民的訴求。

作者為中大學生會會長

評台fb:www.facebook.com/pentoyhk

The post 鍾耀華:預算案老調重彈 改革稅制當前之務 appeared first on 評台 PenToy.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