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9

陶傑 2013年03月02日 - 2013年03月09日

世途不公
壹週刊 坐看雲起時

奧斯卡頒獎禮全球矚目,比諾貝爾文學獎更甚。因為電影始終是通俗的創作產品,而所謂文學,經過少數人孤芳自賞的神秘化,早已登上蜘蛛網陳封的「殿堂」。台灣已故出版人沈登恩出版了一套精裝的「諾貝爾文學獎全集」,他以為以台灣的教育水準,諾貝爾文學得獎作品必可全國大賣,但不幸破產。

繼續閱讀

文化人
2013年03月09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怎樣才有資格做一個專業(Professional)的文化人(Cultural Man),最近社會終於形成共識(Consensus),就是在進行後殖民書寫(Post-colonial writing)的時候,一定要堅持華文和英語學術詞彙的並列(Juxtaposition)。

因為文化人的母親(Mother),在同性婚姻的後殖民性別論述(Gender statement)之中,已經不一定係女人(Woman),加上正如某標籤(labelled)為「香港第一才子」(First writing talent of Hong Kong)兼與阿叻同遊世界的文化人,時時強調的一點:中國小農社會,使用的語言詞彙,相當貧乏,未能體現西方現代文明的大量抽象學術詞彙(Abstract academic terms),加上以華文印刷的知識份子報紙(Intelligensia newspapers)長期藐視不識英文的中國農民讀者,認定不喝咖啡、不看法國電影,兼不閱讀城中知識份子報紙者,即屬隨地吐痰(Spit),縱容小朋友在商場排洩糞便(Release excrement)或小便(Urination)之自由行中國父母(Free-walking Chinese parents),所以,書寫時,一個華文名詞括號(Bracket)附加英文,不但可以增加報紙在中環的銷路(Circulation),更可令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中國小農官員加深印象(More impressed),視之為文明修養,會予以撥款。

但是,在華文傳媒打造這類世界性的文字平台,以一半的泡沫字數,搏取全數的文稿酬金,可以將中環精英(Central elites)及類知識份子(Pseudo-intellectual),當做笨蛋,但騙不到一個低俗的商人(vulgar merchant)。

這個商人名占美.黎(Jimmy Lai),又名肥佬黎(Fatty Lai)。

因為他會即刻打電話給名采的編輯,咆哮(以下為主觀想像性之虛擬對白):「陶傑X佢老味(Fxck his old taste)啦,喺度講乜春(Talk what spring)呀?明天起,咳咗佢啦!」


合法歧視
2013年03月08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梁班子限購大陸客買奶粉,最多兩罐,違法者抓獲罰款判囚,即刻遭到大陸報紙政治化情緒謾罵。

沒有什麼好罵的吧?罰則雖苛,這套法家的風格,中國人應該習慣。所謂「勸君少罵秦始皇」,因為「百代多行秦代制」,毛主席說的。沒有將違規賣奶粉的奸商抓起來腰斬,已經很文明。

到底是「港人優先」,還是「香港不可閉關鎖港」,此一問題,哲學層次,香港連領袖人才也沒有,何況哲學人才。梁振英再精於香港仔程度的「語言偽術」,對大陸人限購奶粉,用這一套招架比較吃力。因為你以為你不講理?一旦中國人民「同仇敵愾」起來,什麼「公知」呀,毛左糞青呀,罵罵咧咧起來,比你梁特首更不講理一百倍。

但是「時事評論家」(Commentator)不可以不講道理的,尤其是受過英語教育(English education),懂得很多英文學術詞彙的人。所以梁振英限奶衛粉,反水抗蝗,是正確的。

不錯,香港是個自由貿易港,但是,對於外來遊客購物,六百萬人口的瑞典與十四億人口的中國,是不一樣的。

首先,瑞典人絕不會湧來香港狂購廁紙和杯麵,因為瑞典的國民質素優越,沒有遍地的騙徒流氓,偽冒污染,由於先天無此誘因,假設明天真的有一團共二十名瑞典遊客,每人買三罐奶粉,梁班子絕不會抓捕,香港人也不會聲討。你可以說香港人「不愛國」,或說種族歧視亦可,一切只是常識判斷,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是瑞典人。

因為中國總理溫家寶先生說過一句真言:任何小問題,在中國,乘以十三億,都成為大問題,溫總理從來沒有說在瑞典芬蘭,如果有人隨地丟垃圾,會成為大問題。因為整個歐洲人口也沒有十三億。所以,這個世界,國家之間是不平等的,中國可以發射核彈,但瑞典不可以。反過來,中國的「孔子和平獎」,用紅繩子綑着十萬人民幣獎賞給連戰,連戰不屑來拿;但瑞典頒個文學獎給莫言,你會光宗耀祖的全家都來,世事許多貌似不平等,其實都公正,這就是瑞典人而不是大陸中國人來香港可以買一百罐奶粉的原因。


梁特回港後兩大任務
2013年03月08日 爽報 爽論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訓示港人,除了不准做「顛覆基地」,二○一七年若有普選,只准「愛國愛港」的人入閘。不止一屆,以後香港只准「愛國愛港」者執政。

世上有測謊機測試忠實(即使有此機器,結果也不盡準確),但世上並無一副「測愛國愛港機」確定任何一名中國人「愛國」指數,或香港人「愛港」程度。

由於中國政治詞彙之故意抽象,俞正聲講話,對梁振英連任有利。譬如,當前危害「愛國愛港」事業者,除了泛民,公認有「外國勢力、財團、港英餘孽」。這三股勢力扭結,包括曾蔭權、唐英年及其同路人,都不符「愛國愛港」資格。則「愛國愛港」合格人選,只剩梁粉專業團體與民建聯。但即使民建聯,因有一名高層曾公開以英文粗口侮辱中國人,這個政黨到底是否真正愛國,也有疑問。對於俞正聲指示,梁振英如果聰明,心中有數,為免負任何政治責任,「普選」門檻要盡量加高。

此外,俞正聲也暗示梁振英防止顛覆,必須及早立法廿三條,這兩大任務,由於中聯辦主任說過梁振英民望並不像傳媒所渲染之低,「其實很高」,梁振英挾高民望,絕對不困難。「加高門檻」、「立法廿三」,梁特自北京回港,必須從嚴執行。


送多一程
2013年03月08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英文權威雜誌《經濟學人》又選全球最佳出生地,香港今年排名第十,美國只有十六,英國更落後到二十七,實現「超英趕美」。評審標準,除了治安、醫療、收入、壽命、識字率等數據,還有看不見的生活品質、個人滿足感、

繼續閱讀


喝咖啡看好戲
2013年03月07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英國朋友對中國富婆小甜甜的千億爭產案很感興趣:一名中國風水師,差一點就可以贏得了一個王國。最近,風水師棄中國玄學,改投西方基督,幾位英國朋友聽了,都連呼:Surprise。

我說:一點也不驚奇,如果我是他,明知自己手上的遺囑是真的,簽名也是真跡,但因中國人骨髓裏的鄙中崇洋DNA,至少三年前,我就會勾結西方外國勢力,宣布唾棄中國玄學文化,用洋人的基督教來反攻。

「就像太平天國的教主一樣?」英國朋友有學問,即刻撿到了線頭。

「不錯,中國人都絕望地崇洋,」我說:「不論耶穌還是馬克思,只要那個神祇,皮膚是白的──我知道有一說耶穌是巴勒斯坦人,但我暫時借用美國共和黨讀者文摘六十年來推銷的形象版本,即耶穌是金髮藍眼睛的白人──中國人一定會膜拜,陳教主覺今是而昨非,雖然遲了一點,但Better late than never。」

「他可以召集香港的基督徒,包圍法院,以神的名義,宣告這位新加入的主內弟兄,不但無罪,而且那個小甜甜(Little Sweetie Sweetie)的財產,屬於教會,讓上帝來鬥爭對家幕後超強的政治力量。」英國朋友看得透澈,一語道破。

讀過西洋文學,都明白何謂「反諷」(Irony──對不起,近來時興,做文化人,一定要中文加串英語,以嚇唬不懂英文的中國農民讀者)。一千億的身家,最後落在一個新紀元(New Age)的風水師(Feng Shui Master)手上,就充滿反諷色彩。因此,這羣英國朋友(These British friends)和我一樣,中立而超然,而且愛看熱鬧地,絕不介意陳振聰先生大勝。

俄國革命前,沙皇尼古拉的皇后,也對一個叫拉普丁的玄學大師沉迷。拉普丁不但會塔羅牌,能知過去未來,而且為人有一股超然的魅力。當沙皇帶兵去了歐洲戰場打第一次世界大戰,沙后和一眾兒女、妃嬪,在冬宮裏天天奉拉普丁為國師,觀天象,說命理,成為一段文化佳話。

英國人對俄國史用功甚深,而且皇室有遠親關係,都知道沙后和拉普丁這段宮闈舊事,所以對中國小甜甜爭產案,路透社和金融時報都大感興趣,是正常的。
後來,沙俄皇室的貴族,眼看再鬧下去不像話,買兇將拉普丁刺殺。一年之後,沙俄皇朝也完蛋了。

讀文學和歷史,很有用處,讓我們身處高地,俯瞰一個又一個世代,重複愚蠢的動作,步向滅亡。跟外國朋友一起喝咖啡,這一次,不講法國電影,講太平天國和拉普丁。中產階級,生活態度,真是快活過神仙。



尋求釋法以防中港奶水暴亂
2013年03月07日 爽報 爽論

梁班子嚴打水粉,兩罐上限,違者重罰,在司法配合、傳媒叫好之下,初見成效。梁特昨天宣佈喜訊:奶粉零售局面,已經回復正常。

經此一役,證明治亂世須用重典,今日奶粉,明日杯麵益力多,後天則衞生巾安全套,哪種日常用品遭到大陸客哄搶,梁班子就須限上額控購。即使大陸政局詭異,權力鬥爭激烈,梁特力控奶粉,慘遭中國毛左與反共「公知」聯合謾罵,毒咒其斷子絕孫,但同時大陸中央政府,也堅決支持梁特強勢施政。順乎香港民意的,就要堅持,否則二○一七年,即休想直選連任。

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大律師則嚴正指出:限購奶粉,損害自由貿易,梁班子違反《基本法》第一百一十五條,遭梁特府駁斥。但胡大狀亦權威專家,不會出錯。關鍵在如筆者十年前如實指出:《基本法》遵照鄧小平「宜粗不宜細」之指示寫成,故充滿「差不多先生」式中國小農思維漏洞。鄧小平埋的地雷,與梁特與胡漢清無關。

因此若有大陸奶粉水客不服,可尋求司法覆核,而梁特亦可尋求中國釋法。只有釋法可定是非,否則大陸人民情緒進一步癲狂,在各地打砸周生生謝瑞麟、痛毆港客之日不遠。


歷史戲劇
2013年03月06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史匹堡的「林肯」,節奏慢,色調沉實,跟以前史匹堡的戲不同。

但看歷史電影,看細節,「林肯」好看處在林肯國會通過修正案的冗長過程,國務卿,戰爭部長,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對黑奴制存廢之爭論。這幾場戲,像中國電影「甲午風雲」裏的北洋水師諸將領,主戰主和,在清宮裏爭論:鄧世昌、方伯謙、劉步蟾、丁汝昌,四十多年前的中國歷史電影,由於民國老一代的人才尚在,拍得出歷史的味道。

拍歷史片,拍出那時味道,不但要修養,編導對歷史有無研究,明眼人看得出來。

譬如胡金銓,是明史專家,「龍門客棧」一開局,講朝政黑暗,太監弄權,一眾錦衣衛在前開路,太監曹吉祥乘轎出行。錦衣衛一身艷黃彩衣,足蹬白靴,表情肅殺,像一列毒蛇陣──蛇越毒,身上的顏色越鮮艷,導演功力,如此格局,先教人暗中喝一聲采。

然後是「俠女」。雖然是聊齋故事,背景還是明朝,一個窮書生,遇上徐楓演的窮家女,胡金銓選用了靛藍的粗布,做兩人的衣料。

靛藍這個顏色,叫做Indigo,是古今中外最早使用的天然染料,中國的古裝,尋常人家的衣服,一般不是靛藍就是灰黑,不像今天的電視劇,古裝街道上走路的閒人都着得五顏六色。

靛藍就是中國民間的古老本色,明朝的瓷器,白底靛藍圖案,今日到澳門看看白瓷磚藍字的街道牌,對了,就是這個配搭。

民國時代的婦女衣料「陰丹士林」,也是靛藍,不過已經用了德國的機器來漂染,就變成時尚。

胡金銓的古裝片有歷史的真味道,因為導演有見識。這一點,只李安在「色,戒」裏有所承傳。看歷史電影,最值錢就是這股味道,胡金銓的明朝中國,李翰祥的清末紫禁城,還有祖迪羅主演的「福爾摩斯」維多利亞時代福爾摩斯家裏的小擺設,一切都是好戲所在。今日中港的清宮電視劇,編導皆七八十後,沒有學問的人,一切急就章,屏風亂擺,對聯平仄不叶,看見此等垃圾,我笑罵一聲,遙控轉CNN。



《環時》與孔五毛的惡毒心腸
2013年03月06日 爽報 爽論

梁特府嚴打水粉,限額兩罐,果然傷害了中國人民感情,在兩會期間出現複雜動向。北大才子孔慶東不點名痛斥特府搞港獨,而有毛左軍方背景之《環球時報》更破口大罵梁特府「滑稽」,質問港人是否「賺錢也懶惰」。

孔才子可以是個人失控發神經,《環球時報》卻屬《人民日報》名下之官方喉舌,此等大批判,至少是代表了一股強大的勢力,與「中央支持梁振英治港」絕不和諧。
香港以出入口自由港開埠一百五十年,香港人對賺錢絕不懶惰,不必大陸人民來教香港怎樣賺錢。相反,《環球時報》以毛左路線辦報,應該學習毛左當年抵制西方帝國主義洋奴哲學,自力更生,首要不吃西方洋奶。

候任總理李克強說得好:奶粉即使假冒,不一定有害。奶粉有點雜質有甚麼大不了?意思是警告中國人民要有骨氣,「愛祖國」,一定要以「用國貨」來體現,這是起碼常識。《環球時報》不呼籲中國人民喝母乳,反而鼓動中國人來香港搶洋粉,完全不知廉恥為何物。

香港人要嚴重警告大陸毛左,停止河水犯井水,詛咒梁班子絕子絕孫,馬上戒除搶洋奶粉的漢奸行為,不許再侮辱香港梁特區班子,並企圖製造中央分裂的形象。中國奶粉再壞,壞不過你們的思維,梁班子再「港獨」,毒不過你們五毛的心腸。


林鄭的邏輯
2013年03月06日 頭條日報 油尖多士

長實推售酒店服務式公寓,一切依合約行事,只要合法,巿場供求,政府沒有發言權。但是政務司司長林鄭很奇怪,還是重複那句濫調:不但要合法,還要「合情合理」。這個世界,合法,但不合情理的事太多,譬如梁振英以六

繼續閱讀


周揚和丁玲
2013年03月05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中國人是要管的,中國的「文化人」,其筆舌和嘴頭,更要管,所以若了解中國,都記得半世紀前的「文藝沙皇」周揚。

周揚三十年代,在上海「領導」過「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又名「左聯」。那時上海知識份子時興講「進步」,認定文藝創作,不可以低俗,像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邵逸夫的兄長邵醉翁「天一影片公司」的「白蛇傳」,沒有「反映」帝國主義的侵略,勞工農民之受壓迫,當上海的黃包車夫在外灘讓白人踢屁股時,你還在掌心放飛劍、上山學武藝,就是「低俗」。

「左聯」網羅了作家魯迅、劇作家夏衍、小說家丁玲,一時「星光熠熠」,都歸周揚「領導」,而周揚又聽命於延安的人民救星毛主席。毛主席說:文藝要負責任,就是為工農服務,不容其他,周揚替毛主席執行方針,一面安排毛主席的粉絲,如才女丁玲,去延安「學習」。

周揚跟丁玲有無一腿,今不可考,但丁玲與毛主席有一段愛人的關係。在丁玲的思想改造好之後,毛主席寫了首「臨江仙」,讚頌才女:「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但是不知何故,毛主席在「解放」後翻臉,將丁玲打為「反黨」,周揚一看國家的臉色就會意,配合國家,不但將丁玲釘死,還主持批判了低俗電影「武訓傳」、反革命文人胡風。

「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之後,毛主席不幸遭到架空。由於「文化藝術」歸劉少奇名下,周部長跟劉少奇太貼,毛主席想鬥倒劉少奇,不管周揚以前立大功,先將周揚開刀,定性為「修正主義份子」,將周揚投入監獄。

毛主席很有智慧,他老人家固然了解中國人的習性,更知道中國「文化人」的基因:虛妄、寒酸、自以為不可一世,這個是「上海第一才子」,那個是「延安首席剛筆」,中國「文化人」喜歡這等吹來捧去的名銜,於是挑這個、鬥那位,十分熱鬧。「左聯」固然自己分裂,到「改革開放」之後,周揚出了監牢,洗足了腦的丁玲,也「第二次解放」了,丁玲對毛主席依然崇拜萬分,卻恨死了周揚這頭活王八,至死不予理睬。

但周揚還是有學問的人,只是最早洗了腦。丁大姐也洗了腦,何必這樣小器呢,過去的事,過去了嘛,團結起來,顧全大局,向前看嘛。


陳振聰過底改信基督的啟示
2013年03月05日 爽報 爽論

玄學大師陳振聰先生突然皈依基督,並即時取教名彼得。陳彼得從此信奉主 ,香港基督教徒,多了一個兄弟,不妨多加支持,若陳先生的遺產官司可以順利依法打贏,榮耀歸於主,相信陳彼得弟兄當會樂於捐獻。

陳君手持之甜甜遺囑,中環精英以邏輯常識判斷,許多私下都相信是真迹,只因為中國政治理由(香港三權配合,聽命於國家大局利益,此亦理所當然),加上民粹公審,陳振聰實在「唔好彩」。此案如果發生在英國,陳君當早已勝訴,但中國國情,「顧全大局」第一,「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第二,中國人口講愛國,實將仔女送英國之外,極為鄙視中國玄學專業人士之風水先生第三,所以陳大師必輸。

既然風水佬受中國人歧視,一概當做小農低俗品味,陳君迎合中國人巿場,即改投西方白人耶穌文明,並順便一腳將中國風水定性為撒旦文化範疇,誘人墮落魔道,此亦情有可原。香港法官俱受白人教育,所謂「人心未真正回歸」,見陳氏投奔耶穌,改邪歸正,當產生良好觀感,審判對陳彼得有利。

甚麼種生基、擺三煞陣,求觀音拜猴王之類,最近北京才女賈某痛斥香港人品味惡俗,此一訓示,不排除令陳振聰有所悟化。基督教是美國的國教,品味極為高尚,陳彼得若可影響香港下一代包括導演彭浩翔,克服大陸賈才女所指的集體恐懼,並在本土評審林沛理帶領下多讀中英文對照之新約聖經,多祈禱,少揼骨按摩講粗口,則不但梁班子有得救,香港一定可以與中國「習李新政」同步邁進。


文化人與崇洋
2013年03月04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一宗「藝評」醜聞,掀起被頭,才女加評審主席男一名,順籐摸瓜般同遭「抓獲」。利益輸送是赤裸裸的,此一「文壇盛事」,一時引起圍觀。

一位了解中國極有見地的朋友說:以中國的潛規則,這對男女,將來會有官做,一個一旦「住滿七年」,成為「香港人」,會是特區教育局的「政治助理」,另一個將會是創建「特區文化主體性」的「文化領導」,像以前的周揚。

周揚此一中國「文藝評論家」,稱為「文藝沙皇」。周揚是毛主席御點的一名文藝家奴,五六十年代的文藝大批判,包括「胡風反革命集團」案,「丁玲反黨事件」,都由周揚執行。但剃人頭者的周揚後來也被他的毛主席打為「反黨」,坐了十年大牢。

香港這位評審「主席」,確實有周揚的潛質,但是我認為有一大缺點,這位主席太過崇洋,文字夾雜大量英語詞彙。如果我是他的共產黨上司,看見這種中國方塊與英文字母雜交的「論述」,會很礙眼,譬如:「文化(culture)的主體性(subjectivity),如果撇開『他者』(otherness)的上層界定(upper-level definition)、飲食文明(food-and-beverage civilization)來區分(differentiate),則中國人(Chinese)用筷子(chopsticks)進食(eat),西方人(Westerner)用刀叉(knife and fork),未嘗不是一種結構性(structuralistic)的後殖民特徵(post-colonial characteristic)。」

這類高深的論文,由於有學術見地,長期在「文人辦報」的一份「知識份子報紙」成為生招牌,而且該報最近加價至八元,售價與其「文化評論」聖誕樹上掛着的英文學術詞彙成正比,雖然也「一分錢、一分貨」,但是我覺得,這位主席踏着儍呼呼的「知識份子報紙」烏龜背過河,至今雖然成功,但欲更上一層樓岸,要戒崇洋,嘗試努力把英文學術名詞(jargons)都進行刪除(delete),將會是更有建設性(more constructive)的做法(method)。
真的,我沒有騙你。


外抗粉賊內防奶奸 港人撐梁班
2013年03月04日 爽報 爽論

梁特府嚴打大陸奶粉水貨客,限令購粉上限兩罐,遭到大陸民間情緒性劇烈反彈,大罵「制訂這個政策的人應該絕子絕孫」,亦即詛咒梁振英及其班子絕子絕孫,其缺乏起碼的教養,令人發笑。

大陸網民顛倒是非,竟煽動一場「良心奶粉走私運動」,以譴責梁班子「不顧大陸同胞死活」,已跡近瘋狂。這些大陸中國人染有香港「藝評醜聞」類型的「五毛五萬」變種思維病毒,即只一味指罵香港人低俗、無良心,毫不檢討當年的「沙士」正是由大陸食果子貍傳來,害死近三百條香港人命,今日又活剝燒烤蝙蝠,應該絕子絕孫的,不是梁振英及其班子,而是這等野蠻人。

民生無小事,限購兩罐奶粉,得到港人支持。大陸網民如果膽敢勾結香港的左膠社會福利「包容」份子搞甚麼「良心奶粉走私」,香港人必定嚴陣以待堅決反擊,內除奶奸,外抗粉敵,團結在梁班子的入境處周圍,打贏這場神聖的奶粉保衞戰,為協助維穩國際奶粉價格,作出文明世界應有的貢獻。


天各一方
2013年03月03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網上有一篇據稱是日本人的網評,譯成中文,題為「跟中國人辯論是浪費時間」,回應中國民間的反日情緒:

「中國人看事情,喜歡看表面,一些中國人總要找一些事情來諷刺挖苦、譬如日本首相一年換一個這種事。我會用笑話來解釋:內褲一年換一條固然不好,卻總比數十年穿一條內褲衛生得多。

「又譬如日本的AV。在日本,這是合法的,開放的,但日本法律又是嚴格的,不會把強姦變成嫖宿幼女。這些事情見得多,也就沒興趣回應了。不與中國人辯論,是跟中國人相處需要遵守的原則,因為是浪費時間。」

此一文牘,寫得很cool,最近在網上熱傳,難怪不論中國如何囂罵反日,日本民間沉默不發一言──你在東莞砸中國人買的日本汽車,我在日本絕不會燒你中國人開的中華料理,也不會追打僑居日本的中國人報復,日本是一個成熟的民族。

香港的「藝評醜聞」,證實了日本這篇網論的觀點。不要跟中國人,尤其是洗了腦的中國人辯論,因為是浪費時間。

洗過腦的中國式邏輯,是很奇怪的,譬如:「藝評事件」的女主角終於申辯了,她說,我評香港電影低俗,香港人那麼憤怒,是不是我說中了?

如果「你憤怒」等同「我說中」,那麼日本否認有「南京大屠殺」,中國人也很憤怒,是不是等同日本說對了,確實沒有南京大屠殺?

日本說尖閣列島是日本領土,中國人也很憤怒,燒砸暴亂,日本人確實說中了事實,尖閣列島是日本領土。

這位北京小妹的腦袋是如何構造的?令人感到很好奇。觀點站不住腳,她楚楚可憐說:我的出發點,是想香港電影好。

毛主席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但「出發點還是好的」,這是中國大陸許多人的「思考」方式,如果這就是「思考」的話。同理,日本發動大東亞聖戰,當初是協助亞洲人趕跑英、法、荷蘭等白人帝國主義者「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緬甸的民族英雄昂山、印尼國父蘇加諾,中國的汪精衛,也很認同日本的「出發點」,何嘗不好?

不要跟中國人辯論,與中國人相處,專注飲食、唱K、購物,講這類話題,最安全,你不會傷害他,他也感覺好。



中產階級
2013年03月02日 蘋果日報 黃金冒險號

財政司曾俊華論中產階級,說:中產跟收入不一定有關,中產階級是一種生活態度。
曾司長補充:「喝咖啡、看法國電影,就算是中產。」

曾司長說得沒錯。中產階級是一種Lifestyle,大家與其罵曾司長,不妨深思一下曾先生的意義。

香港的一些影評人,平時穿一對涼鞋,揹個背包,法國電影倒背如流,喝咖啡,雖無月入四十萬,但與高達神交,絕對是中產階級。
相反,尖沙咀廣東道一掃貨就是一百多萬元人民幣的,永遠是中國農民。而農民(Peasant),舉世公認,不是中產階級。

當然還可以補充。譬如,本來,至少供得起一名子女去英國寄宿學校讀書的,也算中產階級,但自從尖沙咀廣東道的自由行客,也將一大堆叫毛毛、羊羊、瓜瓜、果果的陝北味道的子女斥巨資送去英國寄宿學校了,我認為這個條件應予剔除。

中產階級不是都嚴肅的,也看喜劇。中產階級應該喜歡法國的積大地(Jacques Tati),而拒絕中國的趙本山與小沈陽──Oh no,您又來了,不,這與「愛國」不「愛國無關」(By the way,中產階級最不Concerned的事,就是「愛國」),而是他讀過一點阿里士多德,知道「喜劇」(Comedy)和「滑稽戲」(Burlesque)的分別。

中產階級家中至少會訂閱一本英文雜誌,而我會說,低調地看英國「觀察家」(Spectator)的,是中產階級;而訂閱「新聞周刊」(Newsweek)而到處告訴人的,是「渴望做中產階級而未得者」(A Middle-class Wannabe)。
中產階級會時時是尖沙咀文化中心的座上客,尤其是當倫敦交響樂團來了,他會託文化中心的總經理好友,憑關係訂兩張票(要付錢的),而當他得悉文化中心竟然也上演中國革命樣板戲「白毛女」,而經理朋友帶着嘲諷的口吻問他要不要免費票,他會笑笑,反問:Oh my God, are you kidding?

中產階級確實愛喝咖啡,但更重要的是喝咖啡時談論是何話題。一面喝咖啡,一面講買不買中移動股票,不是真正的中產階級。講最近上映的「驚慄大師」,然後談論杜魯福當年如何訪問希治閣,就是中產階級。

中產階級當然可以是華人,但一定要是自由主義者。他自認Liberal,但時時要說:「我不是種族主義(I am not a racist),但我真的頂唔順那些說話喧嘩和讓小孩在地鐵解手的民族。」記住,中產階級不說「大便」,更不講Shit,而是,他對消失了的中文尚有研究,叫「解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