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4

【輔仁媒體】堂前燕:考試,抑或教育? - 對香港教育制度的反省 (638)

作者: 堂前燕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lbertogp123)

 

農曆二月初九,春分,又是考試季節。從高考會考到DSE,名字syllabus的轉換從沒有改變香港中學以應試為主導的本質。作為一個曾經教與被教的人,我一直在想,到底讀書是為了應試,抑或教育?

有學生中意數學,有天份,屋企人和學校不停操練,除了pastpaper還有數學比賽。AL pure maths和applied maths成績1A1B,但他大學選了BBA。我唔係中意BBA,我只係唔想再計數 - 這是他告訴我為甚麼選BBA的原因。

我有嘗試過改變,活動教學、field trip、自由度、生活化,但上頭不會有興趣 - 咁學校點同家長交代?有起事上黎點同校董會交代?

咁我又點同學生交代?我帶佢地三年,我覺得我除咗考試答題之外無野教到比佢地,我點同佢地交代?我送佢地去大學,咁叫有交代?that's all?然後呢,搵唔搵到自己理想,知唔知自己興趣,副校會同你講呢啲唔重要,因為唔會影響我地收生,同事會叫你唔好理,擔心下自己份contract仲好。

 

教育唔應該係咁,唔應該只係為咗考試,但問題是家長不是這樣想、學校不是這樣想。有家長打電話比副校,質疑我點解唔操多啲pastpaper,我同佢地講,你個仔返學唔係淨係為咗考試。

我不是要每一個學生都有成就,我只希望他們不會怕了這一科,唔會驚咗呢樣野。如果日後佢地畢業,有一日佢地想去書局買本書,唔係講星座運程、唔係寫真集,而係一本有字既書睇下,咁樣我覺得我對得住佢地。作為一個老師,我不是補習天王補習天后,我關心的不是學生攞幾多條A,而是他們對學習有多少熱情。

 

香港社會選擇了唯學歷論,選擇了向學生灌輸應試教育,整個中學過程,公開試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應試主導一切,啟發學習興趣或者學生學到甚麼從未被認為是重要的一環。

於是沒有學生會認為讀書是一種追求真理追求知識的行為。我補習、我操pastpaper、我溫書、我上堂,點解?因為學校告訴我、社會告訴我、家人告訴我,考試這一關最重要,先過了這關再說,中學讀書就是為了成績 - 直接點說就是為了張cert、為了學位,那麼你怎能期望這群學生進了大學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然後社會和大學就責怪這群一直被灌輸應試教育的學生沒有學習熱情 - 問題是,到底是誰一直告訴他們學習就是為了考試、為了成績、為了學位?梁振英、唐英年或者其他社會上的成年人一再證明,最喜歡推卸責任的不是那群我們口中一蟹不如一蟹的下一代,而是主導社會的這群成年人 - 我們從沒有反省過這是我們建立的教育制度的問題,而一味的把責任推到毫無還擊力的學生身上。

 

一套印度電影叫3 idiots,很有意思,裡面說到:面對一場考試,有人會因為學習到新知識而覺得興奮好奇嗎?有人因此多一分對學習的熱情嗎?沒有,大家增加的只是壓力,透過不斷的操練,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考試機器,但他們只是well trained而不是well educated,所有人都只不過陷入了一場瘋狂而荒謬的競賽中- 而且,沒有人是贏家。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