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9

【輔仁媒體】山大:通識八股文之害 (529)

作者: 山大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ogdogblog)

 

新高中新設的必修科 - 通識教育科。當初政府大賣廣告,宣揚其好處。但肯定的是,真正的通識科絕對與原意大相逕庭。想到這兒,我立即想到它的第一罪狀 - 語言之害。

首當其衝的是那極含糊的文字。表表者就是甚麼「很大程度」,這往往出現在資料回應題(甲部)的第三題:「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相比起「大部分同意」、「小部分同意」,「很大程度上同意」、「很小程度同意」顯得含糊不清。其實,這個「很大程度」是從其他語言直譯過來的,網上已有人把這個現象稱為「語癌」。可見「很大程度」在「很大程度」上語言不清。另一通識常見詞彙就是「生活素質」。「質素」一詞在清朝已經流行使用。到了民國,全中國都廣泛使用「質素」,而非「素質」。到了六十年代,「質素」在大陸被顛倒,成為「素質」。到了2002年大陸出版的「廣東粵方言概要」把「質素」指為港澳專用的詞語,掩蓋了「質素」一詞長期用於中國大陸的事實。而教育局訂下的通識課程,竟使用「素質」兩字。教育局的語言偽術各來眾人皆知,例如企圖以「德育及國民教育」取代原有的「德育及公民教育」,一字之差,內容卻相差甚遠。由此可證明,向來「細心」的教育局使用「素質」並非無心之失。含糊、甚至錯誤的語句,令學生的中文水平日趨低下,特別是那些少讀、少寫的學生。

更嚴重的是作答通識題目的結構用字。通識科的答題時間短得可憐,引伸出一系列簡陋的用詞、單一的結構,成為了語文學習的剋星。無論是學校老師,還是補習導師,都會要求你使用一個格式來回答長答題,「億變不離其中」:第一段抄題目,再表明立場;理據要分段,並寫在每段開首,還要使用「第一、第二、第三」以方便評卷員;末段只要一句「總而言之」再重申自己立場……這樣千篇一律的格式,若是為了純粹表達自身立場,分析理據,並沒有大問題。但用於其他中文寫作,便會變得沉悶。這些「通識八股文」沒有修辭手法,沒有成語,甚至沒有形容詞。它們的結構往往流於表面,沒有逐點逐點的遞進深入,只是分點各自論述。而那些首尾呼應、論證手法等都被束之高閣,拋到九霄雲外了。

少不了思路的改變,在通識極短的作答時限下,學生的思維被無形的框框限制著,令想到的東西往往流於表面,不能作出深入探討。而且,學生會習慣通識的那套思維方式,當他們遇上一些抽象的文體,如「檸檬茶」、「升降機」,便會顯得一籌莫展。因為他們獲得的資訊比通識科問題的少,不能伕通識科般參考資料作答,加上其思考並不著重創意,而是根據事實作出評價。因此,此會令詩詞、抒情文及其他創意文體的創作難上加難。

可能有人會說:「儘管通識是用中文作答,但兩科是互相獨立。照道理應不會有大影響。」正正是這個想法,令不少學生跌入陷阱。在高中三年,通識的六大單元,假若學生在每個單元完成四份練習,那廿四份「隱影殺手」,有可能比高中三年的中文作文總和還要多!而且在通識練習多用的時間,很可能令學生沒有閒暇作文,令情況惡化。「通識八股文」,只是比實用文更「實用」的實用文罷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