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2

沈旭暉:委內瑞拉大國夢:拉美一體化為巴西作嫁?(二)

查韋斯的最大遺產除了在內政層面,還包括推動拉美一體化,但誰能真正繼承這份遺產,卻幾乎肯定不會是委內瑞拉的新總統,因為這涉及三個整合模式的競爭。

拉美整合的另類選擇?

查韋斯視南美獨立領袖玻利瓦爾為偶像,幻想在 拉美建立意識形態相近的反美大聯盟,以抗衡原 來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區計劃。他最早的嘗試是在2004年建立「美洲玻利瓦爾同盟」 (ALBA),開宗明義要替代美國的計劃,並試圖以自創的區域貨幣Sucre取代美元結算。這同盟局限在意識形態相近的少數幾國,但畢竟鞏固 了委內瑞拉和古巴、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尼加拉瓜等國的關係。

更實際的有2005年開始的「加勒比石油計劃」 (Petrocaribe),委內瑞拉為簽約國提供極廉價石油,換取各國的服務(例如醫療),這令委內瑞拉一時成了拉美領袖,古巴、尼加拉瓜宣佈和委內瑞拉同步悼念查韋斯七日,主因是查韋斯解決了他們的能源問題。特別是被禁運的古巴,有了加勒比石油計劃,才能有一場及時雨。此外,查韋斯也是其他拉美一體化組織的推手,例如2008 年成立的南美洲國家聯盟,以及2011年成立的拉美及加勒比海國家共同體。

然而「查韋斯模式」本就難以在非石油國家複製,沒有委內瑞拉的石油資源,同類領袖在別國不可能落實大規模改變,只能在符合傳統財政紀律、自由市場的基礎上予以改良,《Foreign Affairs》期刊日前的文章《查韋斯再會》(So Long, Chavez)對此有詳細解釋。最接近查韋斯路線的玻利維亞、厄瓜多爾被稱為「拉美鐵三角」,但也受惠於本國石油,而且他們與委內瑞拉合作,除了意識形態原因,也有石油體系的互動元素在內。

在鐵三角外,查韋斯模式的吸引力就大打折扣,他支持的「秘魯查韋斯」烏瑪拉當選失敗,被視為指標性結果。而且由於查韋斯太「熱心」其他拉美國家內政,在一些選舉,「親查韋斯」反而成為候選人在關鍵時刻被抹黑的「原罪」,這在秘魯、墨西哥選舉都有出現;連他的鐵桿盟友玻利維亞總統摩拉里斯也受到壓力,認為他不夠獨立自主。

拉美整合的未來:委內瑞拉為巴西作嫁?

換句話說,查韋斯提倡的拉美整合,也只有一個真正的支點:又是委內瑞拉的石油。一旦國際石油價格劇降,或替代能源正式出台,或委內瑞拉國內出現經濟危機,這些同盟、計劃就可能名存實亡。那時候,一些拉美國家習慣了依賴委內瑞拉,卻不一定能夠回到孤軍作戰,可能還是別無選擇,只得加入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區。美國也意識到從前的拉美政策只走上層路線、忽略基層利益、過份強調新自由主義是一個錯誤,目前正打算重新建立針對拉美的聯盟,但有了查韋斯的前科,也不得不對提供類似優惠作一定妥協。

其實要是沒有查韋斯搞局,根據自然發展,主導拉美整合的國家,原來應是巴西。巴西是21世紀的潛在世界大國,正積極拓展國際影響力,也對美國的貿易保護政策一直不滿,年前兩國更曾爆發小規模貿易戰。對美國長遠而言,相對溫和、同樣左傾、而沒有放棄財政紀律和自由貿易的巴 西,也許比查韋斯的委內瑞拉更難應付。查韋斯 死後,拉美左翼龍頭的位置很可能被巴西取代,因為拉美各國多認為「巴西模式」比「委內瑞拉模式」可行,而有了查韋斯建立的基礎,巴西接 手也容易坐享其成。宏觀而言,美國與前者競爭,可能比與後者競爭更吃力,這正是國際政治的吊詭。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