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0

練乙錚:中港融合是個錯誤

本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因其撰寫評論文章,被特首梁振英以「私人身份」控告誹謗,一夜之間成為新聞人物。在日本教學筆耕的練乙錚近日回港,並接受本報專訪,劈頭直指梁振英上任後連番犯錯,能力備受質疑。

練乙錚念茲在茲的還有「中港融合」的趨勢,他認為「融合」這兩個字根本是錯誤,中港融合只會衝擊「一國兩制」,對香港發展無益。

「以 他(梁振英)的背景,政治問題應該是其看家本領,但他竟然犯這兩個嚴重的政治錯誤。」練乙錚口中兩個政治錯誤是「港人港地」和「限奶令」政策。「『港人港 地』這個口號,其實是分離主義來的,符合高舉「龍獅旗」那班人的政治路線。梁振英政府大唱中港融合,為何又同時喊出『港人港地』這口號?」

「港人港地」帶分離主義

練乙錚直言,「港人港地」口號一出台,他便察覺中央一定不會喜歡,但之後竟然再搞一個「限奶令」出來,與「港人港地」政策殊途同歸。「你這樣搞,便會加深中港之間的鴻溝。」不出他所料,中央終於反彈,「限奶令」成為北京「兩會」期間熱議的題目。

那為何政策跟「分離主義」扯上邊來?這是因為梁的政策既無助改善北京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反而幫倒忙。練乙錚說:「2002年已經有人說「香港人心未回歸」,現在(於北京眼中)問題是愈來愈嚴重的,梁振英上台後還加劇了分離主義。」

練乙錚直言,「自由行」政策背後有政治原因:「中港融合」,他認為這個政治理由既是由中央賦予,亦為梁振英帶來原罪。「中港融合在『一國兩制』下是一個很有問題的方向,會損害『一國兩制』。」

「我 們無人會反對中港方面可以取長補短、互相協調,不過要做些有利的事。香港和大陸不能融合……『融合』兩字是錯的。」對於練乙錚,融合和協調是兩碼子的事, 融合是完全的混合在一起,而有些東西是不能胡混的。「中港之間有不同的制度、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基本假設、不同的終極關懷。」明明有『一國兩制』,楚河漢界,混合香港優勢只會殆盡。

最終會邁向「一國一制」

練乙錚談到這題目亦感悲觀,因為北京是一個「一元化概念」的政府,「豈能有不同制度在他腳下」。在他的心目中,「一國兩制」只是最初礙於形勢的妥協,最終都會邁向「一國一制」。「講到融合,方向是可以考慮,實際上做起上來真係要把住關,不能政治衝擊一切。」

一 直支持自由經濟並視此為香港成功之道的練乙錚,直言不認同梁振英的經濟政策。「他這個人都是共產黨那一套,搞政府介入。政府領導經濟、搞經濟增長點等等,目的是要領導商界。商界吃了這劑藥,都想跟他拿着數,這個心態跟香港賴以成功的方程式相反。商界最本事的地方就是由他們自己找出生財的方法,而非由政府領 導。」

說到尾,也是和中港融合的大方向有關。「因為內地是政府介入,現在是香港改了那一套來遷就中國。」

眾多的介入措施包括額外印花稅等,都無助解決樓價高企問題。談到房地產問題,練乙錚更說由此可以看到梁振英的「本事」有多少,說:「上任前胸有成竹,但上任後才發現搶地原來這樣難。這個人在其老本行都做得唔好,真令人懷疑他能力去到哪裏。」

董建華年代曾要港台變喉舌

初回香港,當時「鄧忍光風暴」正籠罩港台上空,練乙錚即提出「佔領港台」,呼籲員工用大氣電波向公眾訴說如何被打壓。

練乙錚接受專訪時直指,港台一早被政府佔領得八八九九,所以提出「反佔領」行動,奪回這個公共廣播機構的主導權。

練乙錚又透露,在中央政策組任全職顧問時,已聽到包括前特首董建華說過要整治港台,要港台變成政府喉舌。

據練乙錚憶述,當時政府高層的論調是這樣的:「港台是香港政府擁有的,一定要做香港政府的喉舌。」

練乙錚說,很久以前開始已「聽到一些聲音,睇到一些行為」。「除了一兩個節目、部門仍然堅持公眾電台的角色,人事、升遷、節目在哪個渠道出等,很多東西都給政府佔領。」

來到今天,整頓港台的傳聞終於浮上水面,並引來員工反彈,練乙錚認為,政府派鄧忍光來執行這個任務,員工以後須步步為營。

「這個人的特點是民事細節和你糾纏,手裏又有權力,任務亦很清楚。港台裏面的員工,若要堅持言論的中肯,他們要做得很小心,理據要很充分,做事時要預了上司會抽秤你。」

壓打傳媒 作用有限

一直有傳中央會加緊對傳媒限制,其評論文章收律師信的練乙錚指,這是必然發生的事,而且亦觀察到內地已多投放資源,搞新的傳媒力量。

「但問題不是他們(中央)沒有喉舌、沒有渠道。《文匯》、《大公》由他們控制、政府新聞處由他們話事,一旦有新聞發布會,全港記者前仆後繼的來。」

練乙錚直指,是中央的聲音,香港市民覺得不合理,不合耳。就算用強硬招數打壓傳媒,作用有限。「這個年頭都是要講道理,今天不是有權力便有一切的時代。」

話風一轉,由「佔領港台」談回「佔領中環」,練乙錚說他會以市民身份響應,但不會參與籌辦,指自己適合做評論員,以後會多寫評論文章。至於為什麼要多寫,他指是因為香港的矛盾愈來愈多,要多花精神留意和解讀。

練乙錚總結三個大矛盾,其一,是政府會動用更多資源、更多渠道向民主派施壓,例如動員極左群眾;其二,社會上愈來愈多的衝突,資產階級的內部亦分化得很厲害。現在唐、梁之間的裂痕愈來愈難彌補。

因着以上的矛盾,練認為北京愈來愈想插手。「本來在2003年北京已經想插手,但梁振英上台後,勢孤力弱,要有人撐,所以北京會更加明顯和勤力的插手。」

練乙錚慨嘆,以前提一國兩制會講到高度自治,現在則強調諸如「中央對香港有十種權力」等,這些和「一國兩制」的構思有矛盾,他往後在此要多花精力。

爭取普選應談判抗爭並行

泛民政改籌組「真普選聯盟」,激進派有代表加入。

對此練乙錚認為這是自然發生的事,他又呼籲,如果泛民不合作,一定會輸。

但現時人民力量其中一條堅持的底線是不能和中央談判。練乙錚認為,談判和對抗兩個手段都應該用,兩者不是互相排斥。「共產黨和國民黨傾的時候,又對抗又談判,無所謂。當然,談判可以做得好一點。」

「我幾年前寫過一篇文,題目大概是泛民沒有不分裂的條件,理由是大家可以發展自己的群眾基礎,令泛民光譜可以拉闊。過程中建立的激進品牌和溫和方面有衝突,這情況出現了,彼此亦喪失了信任。講到底,兩個品牌都已經確立,第一階段的工作已經完成。」

泛民沒不合作本錢

練乙錚說,今天形勢改變,因為對手愈來愈強大,愈來愈多資源,鐘擺應去到另一邊。「泛民兩翼沒有不合作的本錢,我相信他們亦會自覺地會在某些方面合作。」

至於由建立品牌時發展出來的「牙齒印」,練相信由較年輕的成員坐低傾,會比較方便。「希望大家經過樹立品牌的對立,現在能釋出善意。」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香港獨立運動 (Hongkong Independence Movement, HIM) 主張香港獨立, 積極推動香港獨立.
    The Hongkong Independence Movement (HIM) advocates building an independent Hong Kong state, and it pursues the independence of Hong Kong.

    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香港也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所謂 “九七香港回歸” 只不過是北京政權在違背香港人的自由意志下對香港人所實施的非法暴行.
    Hongkongers are not Chinese, nor is Hong Kong a part of China. The fact that China engulfed Hong Kong in 1997 is an atrocity the Beijing regime illegally committed against the free will of Hongkongers.

    香港獨立運動 (Hongkong Independence Movement, HIM) 的目標是要建立香港共和國 (Republic of Hong Kong), 香港共和國是香港人所共有的,被香港人所管治的,及為香港人所享有的.
    The goal of the Hongkong Independence Movement is to establish the Republic of Hong Kong. The future Republic of Hong Kong shall be of Hongkongers, by Hongkongers and for Hongkongers.

    我是香港人連線---- 主張香港獨立建國
    http://www.hkfront.org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