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4

阿離:truth or dare?—誰人的錢?誰人的理?

明報 24-3-2013

本周人物﹕黃錦星

「今次加價是基於客觀環境,且承諾未來兩年不會再加,所以加幅尚算合理。」——環境局長黃錦星

能源公司每次加價,港人總是不得不經歷一趟思考衝擊。不諳經濟大義的筆者,腦中無法不冒出最喱民(layman)式的疑問:為何加價?加價是否合理?煤氣公司的加價理由大抵與其他公共事業的加價理由公式一致:為新地區供應煤氣及維持安全可靠服務,公司對基建設施的投資金額上升;通脹高企,員工開支及其他成本驟增,銷售無法抵銷成本增加云云,故此於四月一日被迫加價創十六年新高的4.6%,並本覑菩薩心腸,承諾新價兩年不變。

賺錢與加價的永恆迷思

打開報紙,港聞版中眼見煤氣行政總裁皺眉無奈地忍痛加價;翻手一揭,經濟版的煤氣公司卻喜氣洋洋:受內地的強勁業務帶動,中華煤氣2012年純利增長達25.66%,共77.28億;主席四叔李兆基在今年3月發表業績報告時向股東穩派定心靈丹,預計煤氣今年的本港客戶數目將繼續穩中有長,全年約增加二萬五千戶。在去年中派發特別股息後,今年更會派發紅股,基準為每十送一;更預計2013全年每股股息將不少於2012年全年合共派發的35仙。事實上,近五十年來,煤氣公司在恒指成份股中的表現可說是一枝獨秀,屹立不倒,每年平均回報比電能(前港燈)、中電,甚至匯控、太古、和黃和九倉更高。

既然一直大賺,何以還是「無奈加價」?

做得好,只係因為你叻?

工黨議員張超雄批評煤氣加價時說,「我們明白公司做得好,賺錢是應該,但這是公共事業,加價是影響全港市民。」筆者頓感吾道不孤。在香港,說企業的道德要求,總是惹人見笑。承繼覑資本主義思考邏輯的港人,面對加價時總想到企業不是開善堂,要做生意不能只講良心,還要賺錢才能繼續經營。然而公共事業與普通企業的要求逕自不同,公共事業不應只追逐利潤的最大化,還要平衡公眾利益,不把小部分人的獲利建築在壓榨大眾的行為之上。

即使「做得好」是多賺錢的理由,筆者也要問,今時今日的中華煤氣何以能「做得好」?翻揭歷史,煤氣公司在1862年創立,剛過150周歲,一直是本地能源公司的三大龍頭之一。起業之初,旨在提供街燈服務,到大街小道被電燈取代,才轉戰住宅和工商用戶。隨覑社會經濟騰飛,人們飽暖思欲,追求生活細節的提升,對燃料的質素和安全要求更見重視。從五十年代前期的燒柴炙炭而生火,其後五六十年代的火水爐與石油氣,再到八十年代的煤氣明火,百年來燃料轉換汰弱留強,不知不覺間,煤氣由早期不敵傳統燃料火水和石油氣的窘態,蛻變成今天屹立本地家用燃氣市場的霸主。

在這些輝煌成績背後,一直有政策的手在撐持。自1982年開始,政府推行一系列的氣體安全政策,限制新落成樓宇使用氣瓶石油氣,又規定石油氣管道不能橫跨公路鋪設;房委會的氣體供應政策,也是以煤氣為先,以使煤氣能在八十年代擊敗石油氣在氣體市場獨佔鰲頭;政府又多次撥地予煤氣公司興建新廠房等等。一百五十年來,煤氣公司的成功,不單是企業本身的能耐,也是由政治與經濟的談判交易,公共資源與政策的推力,才能走到今日地位。

客觀形勢 競爭需要?

不少論者認為,煤氣跟兩電不同,前者沒有絕對優勢,面對的競爭比兩電更白熱;面對競爭,加價也屬合理。無可否認,煤氣在港的優勢比兩電相對不夠「絕對」,但其優勢亦是明顯的。在石油氣市場因政策影響而漸見萎縮的情下,煤氣公司積極擴張本地輸氣網絡,後更普及至各個大型屋苑預設煤氣喉管,截至2012年底客戶數目達177.64萬戶,市場佔有率已超過七成,並預計將只升不跌。根據煤氣公司所說,上年度雖有全球經濟不景氣及歐美市場需求疲弱等負面影響,2012年本港的經濟增長較上年放緩,但在自由行旺勢下,旅遊、飲食及酒店業生意持續興旺,也帶動利潤增長。羽翼豐滿的煤氣公司,早已從九十年代開始跳出煤氣喉,進佔地產、水務市場,更大舉進軍內地燃氣市場,成為全國性的跨行業集團,與其解釋加價時那種艱苦經營的模樣放置一起對比,實在無法令人體會那種加價的無奈和道理。

不受監管「市民應可接受」


中電和電能(前稱港燈)兩間電力公司與政府在1994年簽訂的《利潤管制協議》雖然屢受批判,甚至被指是對兩電利潤及壟斷的保障;然而在「管制」之名下,政府還會跟兩電交涉討價;然而煤氣公司卻不受政府的價格和利潤監管,享有主導市場的權力。雖在1997年與政府簽訂《資料及諮詢協議》,根據協議第五條規定,煤氣公司在加價前,必先向政府呈交多項支持調整收費的數據和資料,包括人工和生產成本、與煤氣有關的業務的收入開支和利潤、未計及調整收費建議的利潤和資產回報率與股本回報率的預測等;然而協議亦寫明政府若要得到公司的某些資料,也要「明確和合理地要求提供」,不可隨意公開;政府如何衡量這些資料,以什麼理據同意煤氣公司的加價要求,當中兩者有否討價還價等,喱民如我,根本翻牆難知。

黃錦星說,是次加價輕微,「市民負擔得來」。局長月入數十萬,自是能一夫當關;而蟻民若筆者,10元一個月的加價,到電影中心看一套法國電影或喝一杯咖啡,已經超數。然而中產如我(你)們不能否定,社會上有些人是一元一元算覑過生活。二十年前,筆者還是孩童,每個月跟父親到鄰居老婆婆的家幫她看電費煤氣費單,替目不識丁的婆婆處理生活雜務。老人住的公屋單位長期烏燈黑火,她不開燈,很少做飯,一個月電費煤氣費從不超過十元。筆者還記得那些年,當婆婆等待父親告訴她每月交費的時候,那張誠惶誠恐的臉。

二十年過去,長者燈滅,企業明火依然;老房易主,唯有財閥永存。

Source:  http://news.mingpao.com/20130324/uza3.htm

環境局長 黃錦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