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5

林超英:致命病毒、家禽、野鳥、春天 (300)



最近幾天,長江三角地洲帶出現H7N9病毒,由於引致數人死亡,新聞界十分重視,不斷報導最新消息,香港以至全中國都提高警惕,嚴防疫情蔓延,政府為了保障人民生命而嚴陣以待是合理的,但是我們普通人卻應該對事情提高理解,適度應對,切忌過度恐慌,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煩惱。

我尤其想指出:不要歧視野鳥,不要對野鳥有錯誤的觀念,我們必須留意的反而是家禽方面的種種潛伏危機。

43傳媒有以下報導:「這次H7N9禽流感病毒是全新洗牌的病毒,之前從來未見過...病毒基因有八節,其中兩節是H7N9病毒,H7部分來自浙江野鳥N9部分來自韓國野鳥,至於其餘六節,則是H9N2的禽流感基因,相信來自長江以北的地方。...新病毒是不同野鳥的基因洗牌後出現,有機會是不同野鳥交叉感染病毒後,於野鳥體內基因洗牌,導致全新病毒具有傳染人類的能力。...禽鳥聚集容易交換身上病毒,而混合出新品種病毒,若農場及街市的生物安全措施做得不好,病毒很易傳染給人類。」

類似報導很多,不斷提及「野鳥」,給人一種印象:(1) 野外的鳥類是H7N9病毒出現的「原因」,(2) 野鳥是危險。我在野外觀鳥三十多年,對此有些感想,與人家分享。

鳥類是自然現象,在地球出現大概比人類的老祖宗如古猿和南猿等還早。我們人類是後來者,能夠生存和延續到今天,本身反映人類與鳥類之間有一種和諧關係,大家可以共存世上,互相之間並無矛盾,從這個角度看,鳥類,即是如今的所謂「野鳥」,幾百萬年來對人類是沒有危險的

人類甚麼時候開始惹上「禽流感」呢?相信是從人類馴養雞鴨等成為「家禽」開始 [1]。人類本來沒有流行性感冒這種病,但是自從把森林中游走的野雞和天上飛翔的野鴨圈養在自己身邊,與家雞和家鴨親蜜接觸,結果感染了牠們身上亘古以來就有的病毒,由於雙方從未見過面,出現互相抗拒,在人來說就成了病。後來加上城鎮裏人口密集,以致病毒在人與人之間輾轉流傳,才成為現在的禽流感。從這個角度看,「禽流感」起於人養家禽,再加上城市化而放大,因此我們不能視疫症為「野鳥流感」,而應該切實認識它是「禽流感」,而且「禽」是「家禽」的「禽」,不是廣義「禽鳥」的「禽」。

我又提醒大家留意上面引述的報導中的兩句說話:「這次H7N9禽流感病毒是全新洗牌的病毒」和「禽鳥聚集容易交換身上病毒,而混合出新品種病毒」。甚麼地方禽鳥最密集?不在野外,在飼養雞鴨的農場和城鎮裏的雞鴨市場。我在野外觀鳥,森林中的野雞(學名:原雞)往往單人匹馬,偶然會小群活動,一定不會大群擠在一起,至於野鴨,遷徙期間,會大群飛行,也會大群在沼澤著陸,但是相互之間始終保持頗遠距離,一定不會擠到一起,因此野生的雞鴨交換身上病毒的機會不大,最低限度大大低於在雞鴨飼養場和農貿市場,或在長途運輸的車輛上,由是推之,混合出新種病毒較大機會出於人類自己搞出來的飼養場和農貿市場。把責任推到在森林中自由走動的原雞和在天空中自由飛翔的鴨子,是十分不公平的,這種觀點反映住在城市裏的人們與自然界的隔膜,以及因此生出的莫名恐懼

遷徙鳥飛行時互相保持距離 (鳴謝:John & Jemi Holmes)

目前是春天,北半球遷徙鳥類大體自南向北飛行,如果說H7N9是由遷徙的野鳥帶來的,應該先在華南地區見到新種H7N9病毒,然後才輪到長江三角洲,但是實況是新病毒沒有在中國南方出現過,卻突然在長三角冒出來,由遷徙的野鳥傳播新種H7N9的假說,實在沒法成立啊!

我要代表鳥類向人類說:「不要為了自己的方便而諉過於我們。」

我個人則要向人類說:「要防止新病毒傳播,要聚焦在家禽飼養場和農貿市場,還要注意家禽長程運輸這個方面,這樣才是對症下藥。」

對於香港的家禽業人士,敬請他們小心,如果有事到內地尤其是長三角一帶,回港後千萬不要直接返回雞場或鴨場,先找一個地方潔淨自己和換掉衣服和鞋襪,盡量降低把新種病毒帶回飼養場的機會,既是為了自身飼養場的安全,也是為了香港人的福祉。

致命病毒H7N9是「流感」病毒,不是野鳥病毒,加上現在春天遷徙鳥自南向北飛,不會把長三角的病毒帶來華南,因此香港人不必過度驚慌。祇要在入口家禽和相關產品方面把好關,疫症離我們尚遠。

公園的鳥、山野的鳥、濕地的鳥、天上翱翔的鳥,大家都可以放心欣賞,禽流感不關牠們的事!

 [1] 賈德.戴蒙著  《槍炮、病菌與鋼鐵》  台灣時報出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