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5

周融:李卓人和碼頭工人 到底誰幫誰、誰用誰? (158)

儘管心中同情碼頭工人,畢竟HIT此次是不折不扣的工業及社會行動。任何行動可贏也可輸,策略具決定性的重要。行動至今4周了,所發生的和引起的疑問值得一論。

最大的疑問是究竟李卓人幫工人爭取加工資還是工人幫李卓人在搞「打李嘉誠」運動?也可說是誰在「用」誰?

起先出發點一定是加工資和改善工作環境,但到了現在,似乎目標已改變,矛頭及目標變成李首富了。

似乎目標已改變

當然「牛唔飲水誰按得牛頭低」,工人相信也有份作出這個改變決定。但任何工運的負責人首要責任是確保運動成功,原來目標能達到。中途轉卦而令目標迷失,甚至功敗垂成,那應是工運領袖的責任。

目前還有人可以說這只是擒賊先擒王,目標冇變!李嘉誠針刺到肉,自然就會投降。迂迴曲折制敵又有何不可?

但事到如今,這種想法是否wishful thinking?自己講給自己聽的「好聽說話」?從客觀事實來看,目前雖未算是大勢已去,但形勢轉向逞弱是現實。

事件在傳媒及網上一面倒支持及同情聲浪下開展,聲勢浩大,雖未能馬上說勝算在握,但有誰能不同意形勢大好?

在一片叫好聲下,罷工行動竟然未能吸引更多員工加入,那成為第一個裂紋。400多人的罷工工人是最高點,人不算少但不能產生對HIT不能忍受的影響。

到真正僱主之一的外判商高寶宣布結業更是重大打擊。哀莫大於心死,香港人「唔做」大晒。加薪兩成,不讓步也不肯退造成「冇得做,執笠算數」。多多少少也令人覺得究竟工會是想加薪還是想什麼?

移師中環,炮打李嘉誠是罷工行動的升級轉捩點。結果是好是壞,太早作出定論。早前包圍長江中心引來只有數百人,集會前暴風雨趕客是事實,但電視鏡頭下看到除了工人,最大支持組群是黃之鋒及學民思潮的學生。

攻擊李嘉誠其實只是採用香港政界最喜愛處理對手的方法,那就是「愈侮辱,愈快樂」。大家有一個感覺,只要侮辱得夠毒夠傷夠深,對手就會舉手投降。

這種手法政界攻擊對手及政府官員屢試不爽。不過大家忽略了政界中人和官員對民意有所求,所以投鼠忌器,更是怒不敢言。但一般人是否同樣反應?

侮辱作為一種處理問題的手法

侮辱朋友,他和你絕交。侮辱親人,他和你翻面。侮辱陌生人,他打你一頓。侮辱愈深,結怨愈大。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說法是因為侯賽因侮辱老布殊,結果是小布殊借理由攻打伊位克,辱父仇人終於被殺。信不信由你。

侮辱作為一種處理問題的手法,通行於政界中人,其實只是「縱壞自己教壞人」而已。好學唔學的香港年輕人又怎會缺少?

工運不可能只是轟轟烈烈的打一場,但求「搞大搞寸個party」,過咗癮,輸咗罷就,這場完了,做下一場。多少工人的工作、收入和他們家人的生計都是放在工運領袖的手中。責任感是不可或缺。

罷工行動到哪一天才完結?結果是資方投降還是工人讓步,或是沒有完結的一天,只有「陰乾」及失望和不忿下的復工和離去?

工運或社會行動,總有蓋棺定論的一天。成與敗是決定大家提哪些問題!成功時,誰幫誰,誰用誰,甚至誰益誰都不需深究。

但失敗收場時,那就避免不到問一句到底誰害了誰!



原文連結